七、面具背后

  罗开故意缓缓转过头去,心中却在迅速地思索:这冰冷的声音,发自甚么人?
  当他肯定,那是一个陌生声音之后,他也看到了那个女人。
  这时,那一双妙人见,发出了一下表示厌恶的低呼声,罗开也征了一征。那女人身形高桃,虽然穿着一件极宽大,很难看的宽袍子,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她有极好的身材,古怪的是它的脸,平板得一点表情都没有!
  那当然不是它的真的脸,那意思就是说,罗开是一个大行家,一看就看出,它的脸上,戴着一张制作极其精巧的面具!
  这种面具,有“第二层皮肤”之称,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的容貌,自然也可以使人看来美丽动人,这个女人的脸看来如此平板得令人讨厌,自然是她故意的选择。
  她要戴这样的面具,目的当然是掩饰它的本来面目,这就很耐人寻味:难道她的本来面目,让是人一看就可以认出它的身分来的吗?
  罗开几乎想问:“你为何能打开死结”,但他立即想到了高达刚才的话,所以便没有问出来。不过一双妙人儿就没有他的机警,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而碰了一个钉子,那女人冷冷地道:“浪子刚才说过了,我也不会再说。”
  浪子站了起来,在礼貌土来说,罗开也应该站起来,可是那女人戴着面具,本身已经不礼貌了,罗开也就坐着,只是盯着她看。
  高达介绍了罗开和妙人儿,那女人只是生硬地点了点头,连一声“你好”都没有。浪子却一点也不在乎:“这里的食物美妙极了“那女人打断了浪子的话题:“你知道我是来旁听罗先生讲述天神之盒的事的!”
  罗开呆了呆,同高达望了一眼。
  听高达说,那女人并没有进屋子来。她如果在屋外的话,怎知道自己要开始讲述有关天神之盒的一切?那只有两个可能,一是高达的身上有窃听器,二是高达早已把她带了进来,只不过不说而已曰高达立时知道了罗问的意思,他高举双手:“鹰,你误会了,我不知道它是甚么人,只知道她有许多古怪的本领,她在屋外,能听到屋子里的说话,那是它的“天耳通”的本领!”
  妙人见一声冷笑:“那就干脆在屋外听好了,何必进屋子来?”
  那女人仍然冷冷地道:“我不偷听!”
  罗开又望了那女人片刻,心想,自己不久之前,连扁平的人都见过,如果那女人不是地球人,有几项地球人所不能的能力,也平常之极,只是他不知道那女人和浪子的关系,究竟到了甚么地步,所以他向高达望夫。
  高达的神情相当迷惘,这表示他对那女人的了解,也不是人深,可是他还是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于是,罗开开始讲述他们一起来到一个十分舒服的小客厅中,那女人坐在高达的身边。浪子的手,很少时间离开过女人的胴体,可是罗开留意到,他一直没有去碰那女人,有一两次,他习惯成自然,把手放在那女人的大腿或是腰际,可是也都在未曾碰到那女人的身体之前,及时缩回手来。
  高达有这样的行动,已经够奇怪,一双妙人儿的行动却更古怪。
  一双妙人见回房间转了一转,才来到小客厅,一人手中拈着一只不知甚么质地的心袋子,只有大拇指大小,看得出袋子中盛载的是液体,两人坐下之后把小袋子放在各自的变乳之间,然后两人面对面紧紧相拥,用十分怪异的姿势坐着。
  高达和罗开大是骇异:“你们干甚么?”
  妙人儿笑魇如花:“用我们的体温,把酒的温度提高到最香醇的程度。”
  高达大是赞赏:“好:中国茶之中,碧萝春被称为“吓煞人香”,就是在采撷茶叶的时候,和少女的体香混和的结果。”
  妙人儿的身子挤得很紧:“这酒,有一个名称,叫男性之酒,只是男人喝的。
  女性如果要喝酒,我们另外有好酒招待。”
  她们两人这番话,显然是针对那个戴着面具的神秘女人所发的,而且,也以女主人的身分自居,罗开正好想多看看这个神秘女人处事的反应,以便可以在推测她究竟是甚么来历时,多一点资料。
  那神秘女人冷笑一声,声音冷得出奇,若不是都是久经世面的人,只怕会忍不住打一个寒颤,按着,她用同样冷冰冰的声音道:“左右不过是毒漆竹果酿的毒酒,又称生命之酒,我还不敢喝呢。”
  神秘女人这句话一出口,一直在巧笑倩兮,美目流盼的那一双妙人儿,徒然一征,刹那之间,竟然僵呆得有点不知所措!
  她们曾在蜂后王国中担任重要的脚色,连亚洲之鹰罗开,也曾着过她们的道儿,自然不是等闲人物,可是这时,却惊惶失措,显然是她们泡制的,那么罕有的酒,会给那神秘女人一下子就叫破了名字的缘故。
  而在她们征果的同时,高达和罗开两人,也同时发出一下低呼声,同她们望过来,妙人儿又是一征,声音居然有点干涩:“怎么,人人都知道有这酒?”
  罗开略扬了眉:“我只是听说过。”
  高达却摊开了双手:“我是浪子,这种奇妙的酒,正是我研究的课题,可是我也只是听说过,嗯,听说这种酒,在进入了血液之后,能使人变狼。”
  妙人儿这时,已经缓过气来,重新笑魇如花,声音更是娇甜得令人心荡:“那不是很好的形容词,应该说,男人在喝了这种酒之后,能使女人变成一团面粉!”
  罗开没有甚么特别的反应,高达则立刻发出了一下响亮的口哨声,同那神秘女人迅速看了一眼,然后立即抬头向天,打了一个“哈哈”:“那我还是喝普通酒好了,应有两国湿面粉,可以任意搓烘,我总不能把自己烤干。”
  那神秘女人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对高达的那番话,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时,其余的三个人,心中都不禁大是疑惑。
  经那神秘女人一说明,高达和罗开都立刻知道了那种毒漆竹莫酿的酒,是如何罕有珍贵,以浪子高达见识之广,享用过的一切珍贵物事之多,尚且只是听说,而没有品过,其珍罕程度,可想而知。
  这种酒,酿制的原料是毒漆竹的莫子。毒漆竹是一种极罕有的竹子,只生长在南美洲秘鲁的利马高原士,即使在它的原产地,也极少发现。
  这种竹子,在剖开之后,竹子的空心部分有一层黑色的粉末,如水之后,会像漆一样,有相当强的黏性,如果用水来调和这种粉末,一点特异也没有,只是一点如黑漆状的东西。
  但如果这种粉末,用人血来调和的话,就会显出极毒的毒性。一支涂上和血粉末的箭,射中一头犀牛的话,也可以使重达一千公斤的庞然大物,在十秒钟之内死亡。它的毒性,甚至对冷血动物也一样有效。
  南美洲森林中的巨麟,是真正的杀人魔王,生命力之强,没有别的生物可以比拟,但是在这种毒粉的袭击之下,一条身体直径有三十公分的巨麟,也在二十秒钟之内,成为牺牲品。
  所以,这种从竹子内部刮下的粉,一直是当地印第安土人的无价之宝,有了它们,等于拥有了最厉害的武器,一发现有一族这种毒漆竹,往往会形成两族之问的浴血争夺。而战胜的一族,自然也只有酋长和最优秀的战士,才能获得少量的粉末印第安人的传说是,他们多以自己的鲜血去调和它,成为秘密武器。
  文明世界知道有这种毒性猛烈无比的毒药存在,还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事,当然也有人从事研究。一来,这种毒漆竹,离开了原产地,根本无法生活,要获得可以栽种的原料,也大大不易,所以研究很难持续下去。二来,只不过是剧毒的粉末而已,通过化学工序可以制造出来的毒粉,也有很多能在几秒钟之内,就可以致人于死地的,何必那么大费周章?
  所以,关于毒粉的研究,有几个专家进行了一阵子,就完全停了下来。
  倒是有关毒漆竹的另一种用途,自土着部落传了出来之后,引起了相当程度的注意,那就是毒漆竹的叶子所酿的酒,男性如果饮用,对提高男性的性活动能力,有不可思议的功效。
  自古以来(中国的历史上,可以追溯到黄帝和素女的对话),人类(男性)就一直致力研究性活动能力的提高方法,至今,科学大是发达,可是在这方面,心态依旧,进展却不是很大,没有任何一种药物,可以真正肯定地使男性性活动能力增强的。
  所以,许多专家就强调心理因素,说甚么:“性交不是两腿之问的事,是两耳之问的事”,意思是心理因素,影响一切。
  可是那总有点说不过去,的论如何,性活动是一种生理活动,依靠生理变化而完成。既然一次圆满的性交,能使人在精神上和肉体上得到如此无可比拟的享受,那么自古以来,人类就追求达成圆满的性交,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这种酒的历史十分悠久,据说,当蒙古人建立横跨欧亚两洲的大帝国之际,对欧洲一些地区的原来君主,十分苛虐,蒙古汗国的人,把大批欧洲肤色如云,金发碧眼的美女虏人后宫,当作女奴。就曾重金徵求过这种生命之酒,结果是得到了“十颗葡萄”用上佳的白玉,雕成和真的葡萄一样大小的容器,把生命之酒注进去,十颗葡萄的容量,如起来只怕还不到十c.c.。
  也是传说,结果是蒙古皇帝为此,要远征南美洲,但当然未能成事,不然,人类历史可能因之改写。
  这种被称为“生命之酒”的酒,是用毒漆竹的莫子酿成的,这是它真正罕有的原因。
  毒漆竹本来就已罕有,莫子更稀罕十倍的原因,是所有竹类的植物,在正常的情形下,都不是靠开花结果来繁殖的。竹子的通常繁殖是由根部繁殖,食用的笋,就是竹子的根部分株所生出来的芽。
  所有的竹类植物,都依照同一遗传密码来决定生长过程,毒漆竹是竹子的一种,自然也不能例外。
  那么,竹子在甚么情形之下才开花结果呢?竹子只在生长环境极不理想的情形中,才会发挥它隐性的繁殖本能,例如久旱不两(竹子大都需要许多水分),例如反常的严寒,例如所需的基肥严重缺乏等等。
  总之,一定是生存的环境不理想,竹子才会开花。所以,看到竹子开花,就可以预测到农作物的灾荒季节也将来临。
  而且,竹子的花,是“死亡之花”,竹子在开花之后,就会枯死,前几年,中国西康四川一带,大熊猫的家乡,作为大熊猫唯一食物的一种竹子,蹴是在开花之后,大量枯死,几乎导致大熊猫绝种,世界各地都紧急展开救援行动,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
  多数情形之下,竹子到了开花后期,就会因为生活环境的变化而枯死,根本没有结莫子的机会,侥幸可以生活到结出很多很细小的莫子的,已经是极少数。
  试想一想,要搜集本来就珍罕之极的毒漆竹的莫子来酿酒,那得甚么样的天时地利人和去配合?难怪在蒙古皇帝的重赏之下,也只不过能得到十c.c.左右。如今,看那双妙人儿的两个小皮袋,每一袋之中,也只有不过两三c.c.而已,也真还不知道她们两人是怎么弄了来的!
  那么罕有的东西,却被那神秘女人一下子就叫出了名称来,当然也难免令她们吃惊。
  而高达接下来的那番话,令人感到疑惑的原因是,高达的话,一听就可以听出来,他和那个神秘女人,并没有亲热的关系,而更令人奇怪的是,他,浪子高达,对于自己是不是能和这神秘女人有亲密的关系,竟然一点把握也没有曰这简直也是不可能的事:居然有女人可以抵抗浪子高达的诱惑曰罗开直视着高达,高达的神情有点苦涩,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这个手势,罗开一看就明白:他非但没有和这个神秘女人亲热过,竟然连这女人的面具之下的脸是甚么样子的,也不知道!
  罗开不由自主吸了一口气,心知这其间,一定有一个曲折的故事,可以暂且不理,到了自己该知道的时候,高达自然会告诉自己的。
  在罗开和高达“眉来眼去”的时候,那神秘女人叉川她那种冰冷的声音道:“罗先生,如果你的内脏和血管,有任何破损,那么有这样的结果,你是知道的了。”
  神秘女人的语气很难令人接受,可是她那样说,总是好意,所以罗开也冰冷地回答:“知道,这种酒,比最毒的响尾蛇涎还毒,但毒性和蛇胆相仿,没有伤口,不直接接触血液,却并无害处的。”
  神秘女人“嗯”地一声她一直用令人如归冰库的语气冷笑和说话,可是这“嗯”的一声,却动听之极,令人在意外之余,不由自主,发出了“啊”的一声。
  按着,她又语音冰冷:“而且,亚洲之鹰,如果竟要依靠生命之酒才能获得男性应有的快乐,那未免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了!”
  她一面说,一面却向高达斜腕着,目光闪烁不定。它的话和行动都意思鲜明:“亚洲之鹰不必依靠生命之酒,可是浪子高达你,却难说得很。”
  高达只是闷哼一声,不说甚么。神秘女人又道:“我知道,每一c.c.的生命之酒,可以售得接近一百万美元的高价。”
  一双妙人儿一扇嘴:“我们要卖不少于五百万元美金!”
  那神秘女人冷笑了两下:“那就送给浪子。他自己,或者他认识的一些人,或许很需要这种酒!”
  妙人儿十分恼怒那神秘女人的这种态度,的确容易令人生气,她们也冷笑:“是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懂得怎样处理!”
  神秘女人目光如雷,同妙人儿望去,忽然向妙人儿招了招手。
  正在生气的妙人儿,本来是没有道理向她走过去的,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神秘女人的动作,像是有魔力一样,妙人儿动作一致,居然一起向她走过来。这时,那神秘女人也离开了高达的身边,走开了几步。
  妙人儿来到神秘女人的身前,高达和罗开都看到她口唇掀动,说了两句话,可是它的声音极低,高达和罗开一点也听不到它的声音。
  本来,高达和罗开都是唇语的专家只要看到口唇的动作,就可以知道说的是甚么话。可是那神秘女人的口唇动作快绝,幅度又小,而且,两人根本不知道她用甚么语言在说话,甚至没有机会去辨明,它的口唇已经停止了动作,她说的话,也发生了作用:那一双妙人儿陡然震动,在呆了一某之后,陡然后退一步,从她们的神情来看,望着那神秘女人,就像是望着甚么鬼怪一样!
  那神秘女人都若无其事,又回到了高达的身边,生了下来,由于她穿着十分宽大的长袍,行动之快就像是在飘来飘去,而不是在步行,益发增加她神秘的味道。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更令得高达和罗开惊讶莫名那一双妙人儿一起向高达走过来,把两只小皮袋,递给了高达,齐声道:“这位女士的建议十分好,这种酒,你或许有用。”
  高达的心中,虽然充满了疑惑,但是在表面上,他和罗开一样,一点也没有好奇的样子,他只是件了一个略有意外的表情,就把两个小皮袋,接了过来,在手上抛了抛,同妙人儿道谢,然后,又转过头去,对那神秘女人说:“谢谢你的建议!”
  神秘女人冷冷地回答:“不必客气。”
  在高达取出了一只十分精致的盒子,把那两只小皮袋放进去之际,他和罗开又交换了一个眼色,两人的眼神之中,都充满了疑惑,他们也都同意,两人需要私下乍一次详谈,以弄清楚事情究竟是处于怎样的一个局面之中最主要的自然是弄清楚那神秘女人究竟是甚么身分!
  妙人儿在回到她们原来的座位之前,给每一个人和她们自己,都斟了酒,她们自己也各自大大的喝了一口,看来神秘女人刚才迅速所说约两句话,很令得她们感到吃惊,所以需要用酒来镇定一下。
  罗开在喝了一口酒之后,挺了挺身子:“我可以说有关天神之盒的一切了?”
  妙人儿一边一个,又搂住了罗开,像是紧靠着罗开,她们才会感到安心,她们腻声道:“快说吧!”
  于是,罗开就开始讲述有关天神之盒的一切。他讲得十分详细,但是保留了几项细节,例如康维十七世的真正身分,例如扁平人也在寻找天神之盒。他对于月球背面大批干的可怖情形,说得十分详细,那神秘女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而那双妙人儿,却听得身子在微微发抖由于她们紧俱着罗开,所以罗开可以清楚地感觉这一点来。
  等到罗开说完了一切,各人都不出声,静寂之中,只有酒香在飘溢。
  最先打破沉默的还是罗开,他又道:“这位女士一进来,就说能解开死结,我认为不可能,所以,我的结论是,天神之盒,只能给人带来失望、绝望,只能始人带来痛苦,不会有别的收获!”
  他说到这里,伸出手抬起了妙人儿的下颊:“你们的生活可以过得很好,何必自寻烦恼?”
  妙人儿都獗着嘴,显然,罗开的话并未曾打动她们。罗开又叹了一声:“一个人的一生,想追求快乐,未必能达到目的,但如果自找烦恼,一定可以如愿以偿。”
  高达在这时候,忽然纵声大笑了起来:“鹰,怎么和女人说起这种有智慧的话来了?”
  罗开不禁苦笑他的苦笑,一大半是由于妙人见对高达的话,并无反感,反而道:“不管我们有没有智慧,我们要天神之盒。鹰,你曾答应了的。”
  她说得十分轻松,像是这件事很容易做得到一样,不算是它的甚么要求。
  那神秘女人在这时开了口:“反正在那里,遍地都是,请顺便给我带一个!”
  可是罗开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他指着妙人儿,也用冷冷的语调道:“她们给我弄了那么可口的食物,我才答应的。”
  神秘女人立时可答:“我也可以给你报酬!”
  罗开不出声,他在等神秘女人进一步问:“你想要甚么报酬?”
  罗开地想好了,他会要她除下面具来。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完全在罗问的意料之外,神秘女人在一顿之后,立即道:“我给你的报酬是:我不说出你刚才吃的是甚么东西。”
  她说得那么认真,罗开陡地一征,他感到那双妙人儿也震动了一下,他立时向她们望去,而她们不约而同,避开了它的目光。
  这一切,看在罗开的眼中,心中的疑惑,当真是难以形容!
  连高达也禁不住叫了起来:“天!她们弄了甚么给你吃?”
  罗开简直啼笑皆非之极。刚才他到的食物,那双妙人儿说是“一种肉类”,确然可口之极,也真的可以说,是个一生之中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可是为何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局面?那令得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像是堵在心口一样,感觉不舒服之极口罗开感到十分不舒服,伸手要去推开俱在他身边的那双妙人儿,她们却一起急叫了起来:“鹰,没有甚么,没有甚么特别,只是一种肉类!”
  罗开盯着她们,妙人儿神情极惶急,先恶狠狠向神秘女人瞪了一眼,才一起用哀求的神情,向罗开望来,眼中泪光盈盈:“鹰,真的没有甚么,只是有一点特别,进食的人,不能知道那是甚么,知道了,会有毒……中毒而死,那是……那是……”
  她们两人急着想分辨,说得急了,一口气缓不过来,胸脯急速起伏着,神情楚楚可人,按着又道:“那是由于巫术的缘故,鹰,相信我们,只要你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甚么,那种美味,会一直留在你的记忆之中!”
  罗开仍然盯着她们,直到她们终于因为焦急,而泪水长流为止。
  高达看出罗开已有不再追问之意,他就道:“想不到巫术的作用范围,竟然如此之广!”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