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死神的诺言

  温宝裕凑过去看,又发表了一大篇各种各样的意见,听得罗开目定口呆,而雷雪则把目光投在天神之盒上,看不到她脸上的神情,可是她整个身子,都表示出全神贯注,人人都可以感觉得出来!
  由于感到雷雪是那样的全神贯注,温宝裕也感到自己不该说话来打扰她,所以他居然停了口。
  四个人一点声音也不发出来,足有十分钟之久,雷雪才转过头来,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才道:“我肯定有讯息,就在这个死结上!”
  她指了指那个由神绳打出的,看来复杂无比的死结,结子约有栗子大小,可是重重叠叠,看来不知多少转,多少重!
  雷雪的手指在死结上轻轻抚过:“可是,讯息微弱之极……微弱到了若有若无的地步,我无法在一个死结上得到甚么,可是,如果在我面前的死结多些,我相信可以想到甚么的。”
  罗开十分兴奋:“而我们正可以得到许多天神之盒!”
  温宝裕又问了不少问题,接下来的时间中,罗开几乎给他问了个头昏脑胀,忍不住问:“卫斯理受不了你的时候他会怎样对付你?”
  温宝裕笑嘻嘻地回答:“他会老实不客气地把我赶出去,绝不留情!”
  罗开一声吼叫,双手向温宝裕双肩头上抓了下来。
  温宝裕也大叫一声,转身就逃,奔向门口,拉开门向外就走,一下子撞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身形高大,貌相威武,一蓬扎髦,看来十分神气,这个人是世界级的名人,照片早已传遍全世界,温宝裕一见就认得,伸手向他一指:“康维十七世,带来了多少个天神之盒?”
  康维见过的大阵仗不少,可是一个青年人这样肆无忌惮地对他说话,倒也不常见,所以不免征了一征。它的手上,提着一只形状十分怪的大箱子,望着温宝裕,现出询问的神情来。
  罗开则在温宝裕转身逃开去的时候,就喝了一声采:“好轻功!”
  这一切,几乎部是在同时发生的,温宝裕向罗开抱了抱拳:“有两个女孩子,堪称是天下第二轻功高手,行动犹如鬼魅,有幸得她们指点一二,倒叫行家见笑了!”
  他这一番又做作又老气横秋的话,逗得罗开又笑了起来,温宝裕却没有半分钟时间肯静下来的,他立时又去打量康维手中的那只大盒子。
  那只大盒子的形状,其实也不是很怪,是方形的,和康维一样高,竟约六十公分,可是它十分薄,大概只有十公分厚薄,看来像是装载画纸之用。
  温宝裕搔着头:“你应该带天神之盒来的,这篇盒子中,可放不下天神之盒,啊呀,不好:你把许多天神之盒都踏扁了?”
  康维对这个灵活之极的青年,人感兴趣,伸出大手来,在他的头上拍了拍,温宝裕也不以为件,望向康维:“盒子中是甚么东西?”
  康维一沉脸:“别得罪人,不是东西,是我约两个朋友!”
  康维不论说箱子中是甚么东西,温宝裕都可以接受,可是康维居然说那是.“两个朋友”,温宝裕的想像力再丰富,一时之问,也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他立时向康维作了一个鬼脸,意思是:“你在开玩笑?”
  康维立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是在开玩笑。而罗开在一旁,一听得康维那样说,立即就明白了那“两个朋友”是甚么人。
  当然就是那两个扁平人那两个宇宙考古学家,也只有他们这样形体的人,才能在这样扁薄的箱子中!
  温宝裕还在向康维挤眉弄眼,表示不相信。康维却呵呵笑了起来:“这两个朋友的身体形状有点怪,他们要是公然出现,只怕会引起暴动,所以只好把他们放在这箱子中带来带去。”
  温宝裕大惑兴趣:“外星朋友,不要紧,我不怕,再古怪的外星生物我都见过!”
  他一面说着,一面向安歌人和雷雪望夫,雷雪笑:“你都不怕,我们两个女性,不至于会害怕:请这两位朋友出来吧:在箱子里,只怕不十分好过!”
  康维已经打开了箱子他打开的方式十分特别,是从箱子的上端,揭开了一边,才一杨开,只听得两个人齐声道:“还好,并不难过!”
  按着,轨看到两个人,冉冉自那扁薄的箱子之中,升了起来。这两个人,照样有头有脸有手有脚,样子应该是普通之极,可是他们的身体是扁平的,看起来却又实在怪异莫名。
  他们的这种情形,任何人看到了,都会惊讶无比,目定口呆,可是温宝裕吃惊的方式,和常人大不相同,他一样目定,可是口却不果,在它的口中,发出各种各样的惊呼声来,哼哈啊呀,不绝于口。
  那两个扁平人完全升出了箱子,又缓缓落了下来,可是离地却还有一公分的距离,并不着地,就这样虚浮在地面之上。
  他们还没有完全落下来时,温宝裕已绕着他们,转了好几个圈,口中仍然不断有怪声发出来。两个扁平人神情怪异,望向康维,指着温宝裕:“这人使用的是甚么语言,怎么连我都听不懂?”
  温宝裕“哈哈”一笑:“我使用的是最原始的人类语言,只有在表示极度惊讶时才用,啧啧,当真是天下之大,不,宇宙之大,无奇不有!”
  他一面说,一面又绕着两个扁平人,转了三转,然后来到他们面前,伸出手来。
  扁平人也伸出手来,温宝裕和他们握了手,又发表意见:“手倒是柔软的,你们的样子,看了会叫人误认为是木板锯出来的!”
  罗开提高了声音:“小宝,地球上必然会有更多的外星人来到,不要嘲笑别人的外形,是起码的礼貌。”
  温宝裕忙分辨:“我绝没有嘲笑的意思,只是感到好奇,他们的身体,比我们的实用多了,而且他们竟然能克服地心吸力有一说,埃及的金字塔,用来建的石块,每一块重二十吨,古代根本没有工具运输,所以是在令得石块变成无重状态时造成的,那是不是你们的杰作?”
  它的思想,天马行空,前后相隔十分之一秒,轨可以不知道想到甚么地方去。
  两个扁平人却回答得十分正经:“地球上的金字塔,的确不是地球人的力量建造的。地球上有许多古建,都和宇宙星际的高级生物有关,但是金字塔是由谁设计,在甚么情形下建成的,我们未曾经过考证,不敢乱发表意见!”
  温宝裕感叹:“到底是专家,说话那么实在!”
  他忽然又发觉所有人都站着,又大声道:“大家站着干甚么?坐下来说话吧。”
  雷雪走向那两个扁平人:“两位才从月球背面回来?带来了多少天神之盒?”
  两个扁平人互望了一眼,视线又移向那只放在九上的天神之盒,迟疑了一下:“真要坐下来慢慢说!”
  他们说着,轨各自拣了一张沙发生了下来,温宝裕极好奇地观察他们的姿势,雷云的声音有点急促,它的声音极动听,带着点儿急促,叫人听了,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它的心愿,她在追问:“你们带来的天神之盒,在甚么地方?”
  两个扁平人又五望了一眼,一个道:“如果我说海关不准进口,你相信吗?”
  温宝裕干笑了一下,雷雪叹了一声:“对不起,我不觉得幽默!”
  扁平人的神情变得十分严肃:“在月球背面,我们看到了成千上万的干,这些干在生前,都会拥有天神之盒,可是从他们的神情看来,天神之盒带给他们的绝不是快乐,而是直到死亡的绝望和痛苦!”
  雷雪又叹了一声:“那是他们打不开死结的缘故。我已经知道,打开死结,并不是真正叫你去打开这个结,而是天神在这个结上,留下了讯息,只要能感应到这种讯息,并且了解了它的含义,那么,结就打开了!我对各种讯息的感应力特别强,我已经感到了有讯息,可是只有一个天神之盒,讯息太微弱,如果有多值,集中在一起,我想我可以解出讯息中的含义来!”
  雷雪说得十分详细,扁平人也听得特别留神。
  等雷雪说完了之后,扁平人才通:“我们带了许多到地球来,既然你们一致要求要它们,它们为你们带来任何苦痛的后果,我们都不负责!”
  雷云和安歌人两人立即齐声道:“当然!”
  温宝裕却有相反的意见:“东西是你们带来的,有甚么后果,当然要负责,不过,我们可以不怪你!”
  罗问的声音很低沉,也很坚定:“我自始至终,不赞成这种向天神之盒求愿望的事!”
  康维也表示了意见:“既然已答应了两位女士,只怕一定要做到!”
  扁平人的神情十分为难在他们扁平的脸上,现出了这种挤鼻子弄眼睛的神情,看来十分滑稽,可是个个望着他们,连温宝裕也没有笑。
  扁平人叹:“我们十分为难,用地球上的行为来说,我们……我们就像是把二乙酝吗啡交给使用者一样!”
  扁平人口中的“二乙酝吗啡”,是海洛英的正式名称,雷雪一听,轨道:“当病人十分痛苦的时候,海洛英也能止痛!”
  扁平人苦笑,可是她明亮的眼睛之中,明显地有泪花在闪耀,温宝裕叹了一声:“它的困扰是能够知道别人在想甚么!”
  雷雪勉力使自己的声音镇定,纠正温宝裕的话:“我能够知道的是地球人在想甚么,这两位外星朋友的思想,我就一点也接触不到这一点最可哀,地球人的心思,坏得不能再坏,我全然知道人家在想甚么,等如好好的一个人,成年累月在粪池中打滚一样,我真是受够了!”
  她说到后来,声音之中,充满了由于痛苦而产生的颤音,听得所有的人,同情心大生,两个扁平人身子陡然向上弹了起来,一起伸手指向康维。
  康维不等他们开口,轨举起双手,走到电话前,拿起了电话来吩咐:“把那四只大箱子,送到总统套房来,立刻!”
  扁平人吸了一口气:“我们顺手带来的天神之盒,一共是两百个:加上这一个,希望这位女士能够解出天神星人留在盒上的讯息!”
  安歌人望向雷雪,雷雪说道:“当我了解了之后,一定尽我所能告诉你!”
  安歌人的脸红了起来,罗开握住了它的手,安慰她:“封别人猜忌和不信任,是地球人生命历程中保护自己的必要手段。”
  雷雪的声音,听来十分疲乏:“我并没有责怪任何人!”
  想起了地球人的行为,许许多多不堪的行为做出来了的,都只不过是冰山露出水面的部分,地球人肮脏无比的思想,才是沉在水中的部分,因此比例更大。
  几个地球人的心情,都有点沉重,温宝裕忽然道:“最近,有人发现,有一种力量,早在地球人还处于原始人程度的时候,轨侵入了地球,深入地球人的脑际,使地球人产生邪恶的念头,这种暗算,一直在进行,地球人完全没防范的余地!”
  罗开闷哼了一声:“谁发现的?”
  温宝裕大声道:“年轻人和公主。”
  罗开“啊”地一声,立时向安歌人望去,安歌人明白它的意思,立时道:“他们寄了短函来,说不能参加。”
  罗开缓缓地摇了摇头,卫斯理、白素不来,年轻人、公主也不来,这当然令他失望。
  温宝裕作了一个鬼脸:“是不是说该来的全不来,不该来的全来了?”
  罗开给他逗了起来:“这种“暗算”的说法,像十分新鲜,但当然不是每一个人的脑部,都受了这种邪恶力量的暗算!”
  温宝裕“啊哈”一声:“关于这一点,年轻人和公主有更精辟的解释,他们的话,外星朋友可能不怎么听得懂!”
  他说到这里,向扁平人看了一眼,又迟迟疑疑地望了康维一下他不敢确定康维的身分,康维则向他作了一个鬼脸:“或甚至不是人!”
  康维是三晶星机械人,当然不能算是人,可是温宝裕再地无法想到这一点,他当然不会相信。
  罗开十分关注:“他们怎么说?”
  温宝裕的神情,变得少有的正经,他先声明:“听起来很赘牙,但是却一个字也不能少,很合文法。”
  安歌人笑了起来:“小朋友,你快说吧?”
  温宝裕瞪了他一眼,还是先作了一个“请用心听”的手势,然后才缓慢而清楚地道:“没有中暗算的人,都中了中暗算的人的暗算。”
  安歌人听了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笑,因为这句话转来像是急口令,但是她在迅速地想了一遍之后,却又笑不出来了。
  一时之问,沉默了起来,康维首先道:“这句话,倒很合乎地球上发生的许多事!”
  罗开感叹之极:“几乎是一切事!”
  雷雪吸了一口气,尽管它的声音动听之极,可是也充满了忧郁:“中了暗算的人,都是好邪之徒,没中暗算的,都是正直之士。”
  她说到这里,略顿了一顿,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奈:“在人类的历史上,似乎部是奸邪占看上风。”
  温宝裕激动起来:“不是“似乎”,简直就是奸邪、强权、欺诈、暴力,总是占看上风,这种情形,在可见的将来,也不会有改变!”
  他挥着手,又把刚才那句话,重复了一遍:“没有中暗算的人,都中了中了暗算的人的暗算!”
  扁平人的神情,充满了同情,可是他们却一起摇着头:“真有这样的暗算力量在地球活动?它们来自宇宙的哪一个角落?为甚么只向地球的高级生物进袭,而不向别的星球发动攻势?看来,地球人本身也有缺点。”
  温宝裕冲两个扁平人一瞪眼,看来,为了维护地球人的声誉,他准备和扁平人展开辩论,可是就在这时,门铃响起,康维明:“天神之盒到了!”
  温宝裕一听,顾不得再唇枪舌剑,冲到了门口,打开了门,酒店的职工,推着行李车,连进了四只极大的木箱子来。
  在酒店职工进来的时候,康维竖起了他带来的扁平盒子,两个扁平人也立时站到了盒子的后面,用盒子遮住了他们这样做的原因,自然是为了避免酒店职工着到他们两人。
  虽然说,现在大家都愿意承认除了地球人之外,宇宙之中,各星体上大有人在。大家也全知道,异星人的形状,可以和地球人一样,也可以十分古怪,甚么样的形状都有。但是在观念上认识是一件事,真正见到了,那又是另外一件事日进来的四个酒店职工,如果问他们:“相信不相信有外星人?”他们的回答一定是:“相信!”
  然而,若是真的让他们见到了那两个扁平人,只怕他们会吓疯过去曰(有过被外星人的怪形状吓得变成疯子的例子,温宝裕可以举出来的是卫斯理曾见过一种全身其红如火的红人,善良友好,可是他们的样子,就吓得见到他们的人,成了疯子。)这是如今地球人的普遍心态,也正由于这个原因,许多有关外星人来到地球的真实事件,都被列为极度的机密,以免引起公众的恐慌云云。
  然而这种心态造成的现象,相信很快就会改变,因为宇宙之中,各星体之问的高级生物来往,必然会发生,大家都应该对他人的形体,不那么大惊小怪。
  想想中国一直在闭关自守的情形下,忽然见到了金头发红眉毛绿眼睛遍体黄毛的西方人时候的骇然情形,现在自然也见惯了,绝不会大惊小怪。
  那四个酒店职工,放下了木箱,退了出去。温宝裕立时把门关上,背靠在门上,康维已经动手把四只木箱,一起打了开来。扁平人也走了过来,指着木箱:“一共是两百只,我想应该够了!”
  各人都向雷雪望夫,因为在这里的所有人,包括神通广大之极的康维十七世在内,都无法解开天神星人所打的死结。只有雷雪,她能“接收”死结上所发出的微弱讯息:天神星人留下的讯息。
  照它的假设,她要是能够了解天神星人留下的讯息的意义,那就是说解开了死结!
  如今有二百零一只天神之盒在,雷雪是不是可以解开死结呢?
  当各人都向雷雪望去之际,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打了一个突,因为雷雪的行动,十分怪异,她不知在甚么时候起,缩到了一角。
  这时,她正紧靠在一个墙角上,可是却目光灼灼,望走了那四只大木箱。
  大木箱打开,已经有十来只天神之盒,自木箱中跌了出来,每一只看来全部一样,和安歌人的那一只,一模一样,都有着栗子大小的“死结”。
  罗开和温宝裕立时向电雪走去,可是雷雪也立时伸出双手,作了一个阻挡的手势。
  人人都可以看得出,雷雪一定是感应到了甚么,才会有这种反应的,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她究竟感觉到了甚么,所以一时之问完全没有人出声,在寂静之中,听到的是雷雪的急促呼吸声。
  足足过了一分钟之久,雷雪才略为挪动了一下身子,若是说她刚才缩在墙角,是表示她心中的惊恐,那么这时,它的恐惧程度,一定已经大减。
  她只作了一个手势,然后才道:“对不起,突如其来,我接收了太多杂乱无章的讯号……形成了一种……极度的恐惧感!”
  罗开疾声问:“甚么样的讯息,会使你有极度的恐惧感?”
  雷雪回答得极快,而且极肯定:“死亡的讯息!”
  各人又大是愕然,在天神之盒上,天神星人留下的,竟然是死亡的讯息!
  可是天神星人在留下天神之盒的时候,却声言谁能解开死结,就可以得到天神的任何许诺曰两者之问,竟然是如此不胳合,难道一切全是天神星人在宇宙内问的一个大玩笑?
  安歌人首先问:“怎么会是死亡的讯息?应该是希望的讯息才是!”
  雷雪十分无意义地挥着手,看来它的心情十分烦躁,她突然一下子拉下了面幕来,现出她俏丽之极,可是也苍白之极的脸来。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有点发颤:“很乱……我感到十分乱,确然是死亡的讯息,但是还很乱,不单是死亡的讯息,还有许多别的,可是我暂时理不出一个头绪……”
  她在断断续续地说着,听的人,都不是很明白,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她究竟想表达甚么。
  温宝裕看到她双手挥动,说话的时候,情绪十分激动,想走过去安慰她一下,可是他一步跨出,罗开就想去阻止他,一下子没拉住他,温宝裕却向前跌出了一步,为了站稳身子,他双手扶向一只木箱子,却把那只大木箱推翻,箱中的许多天神之盒,一起滚跌了出来。
  这一切,都在一刻之间发生,看来只是一件小小的意外,可是就在几十只天神之盒滚跌出来的时候,雷雪徒然发出了一下尖叫声,双手紧紧捧住了它的头,身子剧烈发起料来。
  尽管它的声音好转之至,可是这一下尖叫声,却也刺耳之极,令人心悸。
  而且,它的那种行动,显然又陷入了极度恐惧,比刚才更甚!
  温宝裕不顾一切,同她走去,走得急了,把几个天神之盒踢倒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就在那时候,雷雪又发出了几下短促的叫声。
  温宝裕骇然停止,罗开失声道:“天神之盒直接在影响她!”
  罗问的观察力十分敏锐,他注意到了雷雪第一次尖叫,是由于木箱翻转,天神之盒倾跌了出来,后来,温宝裕踢中了几只天神之盒,雷雪又发出了短促的叫声,他就立即得出了这个结论,温宝裕吸了一口气:“别怕,我不是有意的!”
  雷雪喘了几口气,指着地上的那些盒子,好一会,才道:“真想不到……盒子多了,讯息会如此强烈……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有答案,不过……盒子的急促移动,会令我的接受能力,受到强烈的干扰……形成一种痛苦……”
  说到这里,她徒然一顿,抬起了头:“我想,盒子整齐排列,会使讯息变得有条理,更容易接收。”
  她在讲这几句话的时候,声音已煞完全回复了正常,变得动听之极。
  温宝裕首先把在地上的盒子排好,罗开、康维和那两个扁平人,也参加了这项工作,安歌人想去搬动盒子,可是雷雪却向她招了招手,安歌人来到雷云的面前,雷雪低声道:“讯息十分杂乱,而且强烈,你握紧我的手,我想你也应该可以直接感到些甚么!”
  安歌人迟疑了一下,伸出手来,和雷雪的手紧紧相握,只见刹那之间,她现出十分骇然的神情,急急缩手,像是雷雪的手中,有着甚么可怕之种的东西一样,可是雷雪却紧握着它的手,不让她缩回手去,同时,紧盯着她:“你感觉到了甚么?”
  安歌人的口唇颤动,发不出声音来,可是神情愈来愈是惊恐,雷雪一再追问,令得正在把许多天神之盒排列起来的各人,也都站定身子,同她望来。
  安歌人俏脸煞白,勉力挣扎,雷雪一松手,安歌人运退了好几步,才扶住了一个架子站定,大口喘着气,仍然讲不出话来。
  温宝裕在一旁看到了这种情形,不禁大奇,向雷雪伸出手去:“你也握紧我的手,看我能感应到甚么?”
  他这样做了之后,才发觉自己太冒失了,雷雪美艳无匹,年纪比他大不了多少,他竟忘了两人之问有性别上的差异,一时之问,他不禁脸红起来。可是就在他感到尴尬的时候,雷雪却像是没事人一样,也伸出了手来,道:“好,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有感觉!”
  温宝裕望了雷雪一眼,人是感激,雷雪只是微微一笑,柔软之极的手,已经和温宝裕紧握在一起,温宝裕除了想得到感应之外,自然而然,绝想不到别的事。
  各人注视着温宝裕,只看到刹那之间,它的俊脸上,也现出十分惊恐的神情来。
  事后,温宝裕对卫斯理说起他当时的感觉乱语的,所以,他所说的感觉,应该是可靠的。
  在卫斯理面前,他不是很敢胡言温宝裕说:“才一和雷雪的手相握,脑际就突然闪过了一个可怕之种的念头!
  我要死,我必须死亡:我已经握住了死神之手,死亡已经来临!任何人对自己突然之问产生了这种念头,一定会感到害怕的!”
  温宝裕说得很不错,任何人突然有了自己必须死亡的念头,自然不免吃惊值得注意的是:想到的念头,并不是自己会死亡,将会死亡等等,而是必须死亡!
  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有着无可逃避之感,所以,神情自然也惊恐莫名。
  温宝裕知道自己的脑部活动忽然会有这种念头产生,是雷雪接受了“死结”上的讯号,又转到自己的身上,刺激了自己脑部活动之故。当时,他比安歇人镇定得多,虽然无可遏止地害怕,但是还不至于讲不出话来,他大叫了一声:“这不是天神之盒,是死神之盒!”
  接下来,他大脑的视觉神经部分,也明显地受到了刺激,所以他看到了许多杂乱无章的线条和色彩,全然不知是甚么意思,忽然之问,又汇集成一片无边的黑暗,而突然,黑暗又爆散了开来,再变成杂乱、跳动的许多色彩,但不论如何变化,他都强烈地感到自己必须死亡,必须死亡,死亡的念头,竟愈来愈甚,令得他本能的求生意志,生出了强烈的反抗,他终于大声叫了起来:“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他一面叫着,一面双手挥舞,雷雪也松开了手,温宝裕一下子就恢复了镇定,只见各人都骇然望着他,罗开疾声问:“你要死?为甚么要死?”
  温宝裕苦笑,同雷雪指了一指:“她传递给我的讯息,使我产生我必须死亡的念头。那使人感到极度的害怕……叫人不寒而栗!”
  他说到这里,同安歌人望夫,安歌人直到这时,犹有余悸,连连点头。挣扎着讲出了一句话来,听了更令人骇然,她说的是:“像是……像是逼得人必须跌进死亡的深渊中去!”
  罗问的神情疑惑,雷雪苦笑:“他们的感受,不过是我的十分之一,我这种感受更强烈,强烈的死亡讯息……你们一定可以在我的神情上看出来。”罗开双眉略扬:“可否把这种死亡的讯息,传递给我,让我也感受一下?”
  雷雪缓缓点头,同罗开伸出了手,罗开一握住了它的手,两道浓眉,就紧磨在一起。
  温宝裕摆出了一副过来人的神态,望着罗开,开始时他还有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但是按着,他想到了那个念头的可怕,不禁脸上变色,机伶伶地打了一个寒颤。
  就在这时,罗开和电雪的手已经分开,罗开长长地叮了一口气,声音低沉:“真是怪极了!在月球背面的那些人,是不是由于确知自己必须死亡,所以才会如此绝望痛苦?”
  罗问的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康维十七世好奇心大发,伸出它的大手来:“让我也来试试!”
  雷雪握住了它的大手,可是只有一分钟之久,他却甚么感觉也没有,他只好自嘲地道:“可能是由于我根本没有生命的缘故,所以感觉不到死亡的可怕!”
  所有人之中,只有温宝裕一个人,不知道康维的真正身分,所以他听了之后,想问又不敢问。康维故意逗他,向他作了一个鬼脸,更加令温宝裕搔耳挠腮,心痒难熬,不知道康维这样说是甚么意思。
  而这时,两个扁平人,也一边一个,握住了雷雪的手,可是他们也没有感应,他们立即下了结论:“天神星人留在月球上天神之盒上的讯息,一定只是对地球人的脑部活动起作用。”
  这时,二百零一只天神之盒,排成了一个圆圈,雷雪迟疑了一下,跨进了圆圈之中,挺立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问上了眼睛。
  从那时候开始,约莫有十分钟左右,它的神情,变化多端,一下子惊恐,一下子欢喜,一下子皱着眉苦思,一下子又恍然大悟,可想而知,在这段时间中,她接受了各种各样的讯息。
  所有人都注视着它的神情变化,可是却无法猜出她究竟得到了一些甚么样的讯息。过了约莫十分钟,她才叮了极长的一口气,睁开眼来。这时,在它的鼻尖,有细小的汗珠渗出来,看起来,十分动人。
  安歌人最先问:“怎么样?”雷雪缓道:“天神星人留下了天神之盒,的确没有欺骗人,只要解开死结,轨可以得到天神的承诺!”
  安歌人一听,呼吸急促:“死结,真的……可以解停开?”
  地由于心情十分紧张,所以说起话来,竟然有点无法连贯。
  雷雪缓缓地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而她又没有对安歌人和温宝裕发问,轨作了一个手势:“由我来转述,不如由天神星人的讯息,直接对你们的脑部产生作用!”
  她说着,同安歌人伸出手来,又同罗开望了一眼。在安歌人握住了雷雪的手之后,罗开就握住了安歌人的手,温宝裕又握住了罗问的手。
  康维和两个扁平人,在一旁观看着。
  突然之问,安歌人、罗开和温宝裕,都脸色一变,接下来约三分钟,每个人的神情都十分苦涩。
  等他们各自分开手之后,又有相当长时问的沉默,直到康维一再催促,温宝裕才愤然道:“开玩笑。”
  罗开道:“不算是开玩笑,可是地球人根本无法做得到天神留下的讯息是:舍弃肉体,舍弃生命,然后就会得到一切!”
  康维和两个扁平人想笑,可是看到几个地球人的神色十分凝重,他们又不敢笑出来。
  安歌人苦笑:“生命都没有了,还有甚么可以要求的!”她一面说,一面向罗开望来。
  罗开道:“肉体生命结束,进入生命的一个新形式,到时根本没有要求,自然也不必有他人的甚么承诺!”
  雷雪的声音十分低沉:“我怎么办呢?”
  温宝裕又用力一挥手:“死结可以解停开,可是要用死来解开!用死亡解开死结,哈哈,早就应该想得到,数学也就有负负得正的定律。”
  他和罗开,都相当轻酌自在,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寄望天神之盒的甚么承诺。
  安歌人和雷雪两个美女,都神色凄惶,安歌人陡然一伸脚,踏扁了一只天神之盒,罗开忙道:“别再破坏了,我们请了那么多朋友,每人都可以有一只天神之盒,这是我们的礼物!”
  罗开在会议大厅上,同所有来参加聚会的人,详细地介绍了天神之盒,然后指着盒上的“死结”:“天神星人留下来的讯息是,如果愿意舍弃地球人肉体生命的形式,天神星人就必然愿承担他们的许诺,在座可有甚么人愿意试上一试?”
  罗问的话,引起了一阵纵笑声,看来没有一个人愿意试上一试。
  连雷雪也不愿意,只好继续做它的可以知道别人思想的痛苦人。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