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真相【第七更!】

洪无量坐在那里,看着魏无颜头也不回的远去,张了张嘴,想要说句什么,但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楚阳与紫邪情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切。楚阳若有所思,看着魏无颜离去的方向,眼神有些复杂。
他在问自己,若是自己处在魏无颜的位置,今天,自己杀不杀?想了好久,也在杀与不杀之间衡量了好久,终究还是决定:不杀!
今天不杀!
今天杀,是忘恩负义,明天杀,才是讨个公道!人,毕竟是有感情的,从好到坏,也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今天这件事,对于魏无颜来说,太突兀了!
紫邪情脸上满是杀机。
“让他走吧。”楚阳淡淡的道:“不要杀他。现在魏无颜一生之中,也就只剩下以后亲手杀死洪无量这个目标了。若是你现在杀了洪无量,魏无颜也活不下去了。”
紫邪情咬牙道:“太便宜了这老狗!”
又恨恨的道:“魏无颜为何居然会放过他?简直是……简直是混蛋!”
楚阳默然良久,道:“魏无颜的心思,我明白。洪无量始终对他有大恩!魏无颜现在不杀他,放他一条生路,等于将他赐予的,又全部还给了他。以后动手,才是名正言顺心安理得的报仇!”
紫邪情冷笑一声:“你们人类的感情,当真是令人不解之至!”
楚阳豁然转头:“你们人类?”
紫邪情目光一闪,淡淡的道:“我是说,你们这些人类!”
楚阳哈哈一笑:“我们这些人类……你说的话很奇怪。”
心中却是想到:你们人类?你们这些人类?难道这个……紫邪情,竟然不是人类?
“虽然让他走,却也不能就放他这样走!”楚阳转过头,看着洪无量,突然大步走了过去。
洪无量惊慌地问:“你……你要做什么?”
楚阳扬手一个耳光拍上去,啪的一声,又响又重:“没被人打过耳光吧?”反手又是一掌:“自sī自利到猪狗不如的东西!”
伸出脚来,一脚踢到在地:“你只需要留着一条命就够了!”
狠狠一脚往他胯间碾了下去,楚阳冷冷道:“这一脚,就替你老婆踢得!那个可怜的女人,被你坑害了一辈子!”
洪无量声音惨烈的惨叫起来,浑身抽搐,眼神翻白。
他被封住了修为,此刻就如一个普通人一般,楚阳这一脚下去,将他的胯间踩得稀烂!而且是带了九劫剑的力量;纵然至尊修为有再生的力量,却也是对此无能为力了。
“你好……毒!”洪无量惨叫着,狠狠的看着楚阳。
“与你相比,我自愧不如!”楚阳冷冷一笑,将脚抬起来:“好好保重吧,在魏无颜找到你之前,千万不要死了。”
洪无量脸扭曲着,怨毒的看着他。
“再看我,我把你眼珠子挖了塞你**里你信不信?”楚阳冷冷问。
洪无量急忙闭上了眼睛,极度的羞辱感,让他的脸上眼角的肌肉都颤抖了起来。
“让他滚吧!”楚阳抬脚,叹息一声:“真不解气!”
“滚!”紫邪情狠狠一脚踢在洪无量身上,在将他身上的禁制解开的同时,也震断了他全身数十根骨头。
楚阳嘴角一抽:这女人比我凶残多了……
洪无量直飞出数十丈,才摔在山石上,艰难的爬了起来,忍受着全身断骨之痛,回头看了一眼,就踉踉跄跄的往前走去。
“这样的人,为何要收魏无颜为弟子,还对他悉心栽培?”楚阳纳闷的看着洪无量远去,有些不解的问道。
紫邪情诧异地看着他:“你看不出来?”
楚阳愕然:“什么?”
紫邪情淡淡道:“你看不出来,你身体里面的那家伙是肯定看得出来的。”
楚阳揉着鼻子苦笑:“还请指教。”
紫邪情道:“魏无颜体内有很少量的紫焰血脉。我原本很诧异,为何紫焰血脉会这么少还能看得出来;现在终于明白了。想必是被洪无量抽走了。”
“紫焰血脉?”楚阳在脑海中搜了一圈,终于明白:“原来是那种能够与寒冰真气相辅相成效果加倍的紫焰血脉!”
“不错,这也就是洪无量最拿手的是寒冰真气,但魏无颜作为他唯一的弟子,却始终没有学到的原因之所在。”紫邪情淡淡的道。
“真是王八蛋!”楚阳怒骂一声,恨不得追上去再揍他一顿。
紫焰血脉,乃是一种特殊血脉。
乃是修炼yīn寒属xìng功夫的最佳鼎炉!每隔一段时间,抽取一些紫焰血脉融进自己经脉,yīn寒属xìng功夫可以得到中和,从而绝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而洪无量收魏无颜为弟子,便是为此。
因为紫焰血脉,修为越高了,血脉jī发得越多,效果越好!
这也是洪无量着数百年里修为进步得这么快的重要原因。这也是洪无量悉心呵护魏无颜,全力教导他,让他修为突飞猛进的原因之所在。
“人……真的会有这么恶毒!”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如此说来,魏无颜这一生,可也真是悲剧到家了。
自始至终,活在一个yīn暗的环境里,活在一个yīn谋中,先是被当做鼎炉修炼邪功,然后又被人当成收集紫晶的工具,后来更加是被这样的人杀了妻子,杀了儿子……
而最悲剧的是……这么一千多年里,魏无颜一直活在对对方的感jī之中!!
这是何等的悲哀!
两人齐声叹息。
背起楚乐儿,紫邪情在前领路,三人一路寻迹而去。
一路血迹斑斑,魏无颜走的这一路,竟然没有止血。就这么淋淋漓漓的延伸往远方。
出去了数十里路,又拐了一个弯。
一直蔓延到一座山上,才看到了魏无颜的身影。
这个悲剧的人,正雕像一般的站在一座坟前。
爱妻娥儿、爱子小展之墓。
一块墓碑,孤孤零零凄凉的站立。
魏无颜长久的站立者,也不知道他已经站了多久。他一句话都没说,眼神执着深情的看着这块墓碑。
带着内疚,带着无地自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魏无颜大步上前,一把将墓碑抱在了怀里,用自己的脸轻轻磨蹭着。
一如当年,他出任务回来的时候,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一起揽入怀中。
泪水,顺着墓碑流落。
小小的坟头上,野草随风摇曳,轻轻抖动。似乎是自己回家了,孩子挣扎着要往自己怀中扑来,却被妻子温柔的抱住,温柔地看着自己。
“娥儿,我好傻。”魏无颜抱着墓碑,他解开自己衣服,将墓碑贴在自己赤luǒ的xiōng膛上,虽然是面对一块冰凉的墓碑,却是无限的爱怜。
似乎是在用自己的xiōng膛,温暖妻子冰凉的身体。
“我找到仇人了……是他。是我师傅……是洪无量……”魏无颜痛苦的道:“娥儿……小展,我是如此的无用,我是如此的纯苯,你们死在他手里,可我还依然为他卖命卖了六百多年……这六百年,你们看着我为他卖命,你们是否感觉到悲哀?无奈?”
“我没有面目来见你们,却又想你们。”
“现在才知道,我这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就是拥有你的那三年。”
“我好悔,我好恨啊……我好想你!我好想你们啊好想你们啊……”
魏无颜抱着墓碑,突然放声大哭!
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嘶哑的痛哭着,无声的嘶吼着,抱着冰凉的墓碑,却像是抱着自己在这人世间唯一的温暖……
秋风簌簌的刮了起来,刹那间漫山遍野的飘起了芦花一样的东西,漫空飞舞,摇曳飘零。
似乎是那在地下的爱妻,正在温柔的抚慰着自己的男人。
魏无颜疯狂的嚎哭,丝毫也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他仰天厉吼:“苍天啊!你为何要如此对我们?为何要如此对我们全家啊!!”
风声凄厉,如泣如诉。
良久,魏无颜终于停了下来,将自己的脸贴在墓碑上,轻声的呢喃着,说着什么……
天sè渐渐昏暗下来。
魏无颜终于站起。
他拔出了无颜剑,细心地看着剑身,脸上lù出凄楚的苦笑:“无颜剑,无颜见啊……我无颜见你们啊……”
他噗的跪倒:“让我与你们团聚吧!求你!”
无颜剑猛地闪亮。
“快出手!”楚阳大喝一声。
紫邪情扬手一拍,一截枯枝闪电般jī射,将魏无颜的无颜剑击偏了。
划过肩膀,划出一道深深的血槽。
魏无颜平静的转头,淡淡的摇头:“没用的,你阻得了我今天,阻不了我明天的。”
楚阳飞身赶来,怒道:“你不想报仇了?”
魏无颜苦笑:“报仇……我今天没有杀他,就不想杀他了。他毕竟是我师傅,对我也曾经恩重如山,情深似海……”
“恩重如山,情深似海?”楚阳冷笑:“你知道他为什么收你为徒么?”
“什么?”魏无颜皱眉。
“他是不是每过一段时间,就要从你身上放一碗血?”紫邪情问道。
魏无颜道:“不错,那是为了驱寒……你怎么知道?”
“呵呵……你身负紫焰血脉,他收你为徒,就是为了不断的喝你的血,将你当成鼎炉……恩重如山?”紫邪情道:“他才不舍得让你死呢……就算你负了伤流了血,他都要心痛至极的。”
…………
7270票加更!现在还没到,提前更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