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成与不成?

黑影越来越近,已经从一个小点,慢慢的看的出来这是一个五短身材,稍稍有些臃肿的胖子。
这样的人,在夜家此次前来的队伍之中,不算多,可也绝不算少!
突然,黑影的身形猛然一个踉跄,落在地,随即拼命地又弹起。夜弑风脱口而出:“不好!”
众人顿时看出来,这人已经受了伤。
就是这一个踉跄,后面的人影迅速追近了他,遥遥一掌!
黑影身形刚刚弹了起来,背后的绝命一掌顿时临身,脱口而出:“救……”话还没有说完,身子已经被强横掌力击中。
只见他在空中诡异的停了一下,然后就猛地一仰头,喷出一口鲜血,随即整个身体突然就在虚空中四分五裂,化为漫天血雾!
消失得干干净净!
一掌,竟然把一个人直接打的烟消云散,没了!
夜家五个人都是清清楚楚的看到,这个人影突然一个停顿,然后身体猛然分裂,在空中支离破碎,随即四肢和头颅砰然爆开的这个恐怖的过程!
五人脸色沉重的看着这一幕,眼中都是至极的愤怒!
居中老者脸色也变得冷硬,淡淡道:“一掌化虚空!这是至尊才有的手段。看来这凌家,决心不”
夜弑风夜弑雨嘴唇紧闭,不言不语。另外两位至尊双目如欲喷火,看着那边,双手紧紧握起。
若是寻常,倒也不会如此恼怒,但,刚刚看到自己家族的两位高手惨不忍睹的尸体,而且是被人引来看的。分明是在示威!
接着又看到自己家族的一位高手就在自己面前被打的粉身碎骨!
这简直是火浇油!
连那位定力高超的老祖宗,脸也是一片的恼怒。更不要说是别人。
这里有一个思维定式:对方一片白影。引自己等人到来。这里两具尸体,在这里等着。尸体,是夜家的人。而刚才粉身碎骨的这个黑衣人,似乎也是夜家的人。而他身后追着的那片白影。则……与先前的白影差不多。
先死了两个,又在自己面前死了一个……
麻痹的!你们示威还没完没了了?
不知不觉的。就把这三笔血债,算在了这群白衣人身。
“过去看看!”五个人不约而同的飘了出去。
五个人到达的时候,正好凌家四位至尊。也到了。见到对方。都是猛然停住,然后相隔五丈,遥遥对视。
众人的脸,都是一片严肃。眼神深处,具有一丝隐隐的恼怒。都是在极力的克制。
“我道是谁如此霸道,原来是你们。”
这句话从两个人的口中不约而同地说了出来。居然是一字不差。夜家的这位老祖宗,凌家的那位至尊六品。
就像是被排练好了的台词。
“呵呵呵呵……”夜家的这位老祖宗眼眸一闪。冷笑起来,率先出口,道:“凌兄,果然是好手段!好功夫!一巴掌,就把一个人在空中打得烟消云散,佩服啊佩服。”
这位凌姓至尊脸的阴沉又多了一层。
天知道,自己刚才根本没下杀手!
那人一路引着自己到来,自己根本没有奈何得了人家。其修为,绝对不会在自己之下,刚才那一掌,也只是想要将人打伤,或者阻止一下他的逃遁,仅此而已。
谁知道一掌打出去,居然会直接将人打得烟消云散了!
这他娘的……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
心中正有些愕然,有些恼怒,却见夜家的人居然早就等在这里,居然还恶人先开口,兴师问罪起来,顿时一股子火气也就冒了来。
“呵呵……夜兄,当真是好大的兴致,大清早的,就来欣赏湖光水色,好雅兴啊好雅兴。”凌姓至尊冷笑一声,颇为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夜家这位老祖宗一听这句话,险些按耐不住。
好雅兴?雅兴你麻痹!若不是被你们这帮混蛋引出来,老子岂会这么早跑到这里?
闻言皮笑肉不笑的动了动面皮,说道:“呵呵呵……凌兄果然是高人啊;居然一眼就看得出来,在下等人乃是在这里欣赏湖光水色……嘿嘿嘿,嘿嘿,这份眼力,这份心智,这份智慧,果然是天仙在放他娘的屁,不同凡响啊!”
凌家那位至尊沉下脸来,淡淡道:“夜长醉!你们夜家,这是什么意思?”
夜家这位老祖宗,正是四祖夜长醉。
一听对方这句话,再好的涵养也顿时忍不住了:“凌远山,我是什么意思?嘿嘿,我倒要问问你!你们凌家,这是什么意思?”
凌远山淡淡冷笑,冰雪般寒冷的目光看着夜长醉,一字一字的道:“我们凌家,从来未曾招惹夜家!你们……不应该的。”
夜长醉眼眸一凝:“我们夜家,也从不想与凌家为敌,但你凌远山却在我的面前,杀了我的人!”
“果然是你的人!”凌远山眼如刀锋。
“可是被你杀了!”夜长醉抬头,眼中露出夜色一般的黑光。
“杀得好。”凌远山道。
夜长醉冷笑起来,淡淡的道:“这是血啊!这是人命!凌远山,呵呵……你可晓得这便是仇恨?”
凌远山嘿嘿冷笑,道:“老夫也晓得,这便是尊严,这便是名声!”
夜长醉哈哈大笑,笑得打跌的道:“可笑!可笑!什么尊严!狗屁的名声!”
凌远山瞳孔深缩,淡淡道:“夜长醉,看来你我之间,要有一战了。”
“难道你不想与我战?”夜长醉有些挑衅的看着他:“你若不战!你所做的这一切,便是笑话!”
凌远山负手而立,淡淡道:“与天战,与地战,与人战;凌某三千年来,未曾退过!”
他冷笑一声。眼眸转为深寒:“可是,你们夜家太也小人。为了一个圣族的长老。居然想要将我们凌家也拉进这趟浑水里……呵呵……夜长醉,你们打得好算盘!”
夜长醉悚然动容,眼中的夜色突然射出眼外,深深地看着凌远山:“凌远山。此事……你如何知道?”
凌远山摇头失笑:“我本不知道,是你告诉我的。”
“我告诉你的?”夜长醉拦住身后的四人的躁动。皱紧了眉头,他眼神有意无意的瞥过身后一眼,突然轻轻问道:“凌远山……你们凌家。昨夜不在这里?”
凌远山一怔。道:“你是说……我们被人挑拨?”
两人都是六品至尊,已经超越了仙凡之隔,虽然心中愤怒,但心智却绝不会因此而受影响。
就在两人越说越僵,即将动手的时候,凌远山一句话。却让夜长醉突然惊醒了过来。
你告诉我的!
你告诉我的!
但是这种事,我怎么可能告诉别人?
难道那黑衣人?
夜长醉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里。
“弑风。你回去查看人手……看看少了谁。”夜长醉眉毛一皱,突然又改口:“不行!你……独庭你去!弑风一个人,不行。”
他身后一位二品至尊答应一声,拔起身子,便如一股青烟,刷的消失。
夜长醉转过头,看着凌远山,两人四目相对,突然同时苦笑。
凌远山摇头失笑,道:“我说你若是真的要与我一战,也不会用这般幼稚的手段……”现在夜长醉派去的人才刚离开,凌远山已经相信了夜长醉。
到了他们这种层次,有些事情已经不用说。
大家,没有一个是傻子。
夜长醉苦笑,道:“不错……先前我们被一道白影引出来,来到这里,却发现了两个夜家圣级的尸体……接着你们就出现了……”
凌远山眼眸一凝:“夜家圣级的尸体?”
两人对望一眼,都是隐隐地感觉到,自己等人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夜长醉也不多说,当先领路,来到湖边。
看到这两具尸体,就算是以凌远山的修为,也是抽了一口气,身后的三人更是眼眸中闪出一片震惊,喉头发痒,几乎吐出来。
众人默默不语。
事到如今,几乎已经等于澄清了事实:的确是被人挑拨!
但……就算是被人挑拨,刚才说的话,也已经收不回来。不管是凌远山说的话,还是夜长醉说的话,都势将在对方心中埋下一个钉子!
夜家不容轻辱!凌家又何尝可以轻易挑衅?
两大家族,各自有各自的尊严和底线。
两人说的话,虽然并不算太难听;但身为六品至尊,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比一般人破口骂娘更加严重一万倍!
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圣族长老的事情横亘其中。
这个秘密一旦揭露,夜家不自在,凌家自然也不自在。
纵然凌家说没有企图,但夜家谁会相信?再说,这其中有多少的利益?那真是说也说不清的,连九大家族之中雄踞第一的夜家还如此谋划,更何况凌家?
夜长醉与凌远山对望一眼,都是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两人都清楚明白的的知道,虽然没有真正打起来,但从这一刻开始,九大家族之中的凌家和夜家,关系却是不会再回到从前。
夜长醉心中想道:凌家会不会在这件事从中作梗?
凌远山却是在寻思:圣族长老?这里面存在着什么利益?为何诸葛家如此宝贝,连夜家也如此觊觎?这件事……嗯,有些费思量啊,若是凌家……
凌远山立即制止自己继续想这件事,但,这份思想,却是已经生了根一般,在脑海中徘徊不去。
…………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