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绑票!

院子里一片乱哄哄的。
楚乐儿不在房中。
楚阳冲到门口,强迫自己瞬间冷静了下来。
这一刻,紫邪情有一种感觉,楚阳从先前的一团烈火,突然间就变成了一团冰雪!
强烈对比的情绪变化,让楚阳的脸色,一片苍白。
他缓步进入房内,缓缓的四处看去,只见楚乐儿的房门已经碎了,但,房内,却没有任何乱动的痕迹。
“乐儿是个聪明的孩子,她没有挣扎,就乖乖的跟着对方走了。她知道,挣扎无用。”楚阳看着房内的摆设,轻轻的道。
紫邪情微微蹙眉,再微微蹙眉,然后紧紧的皱起了眉毛。
这一刻,一股清晰的杀气,实质一般从她身上发出去,只是在一瞬间,就弥漫了整座天机城!
“乐儿若是有事,整个天机城,现在城内的人,将无一人能活命!”紫邪情眼中紫光大盛,淡淡道:“我将屠城!”
“乐儿有一半的把握,可能会出事,有一半的把握,不会出事。”楚阳拧着眉毛:“应该是九大家族的人干的,他们是来找我的,来找我算账。”
“我不在,他们就掳走了乐儿。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迫我过去。所以,乐儿……只是受了我的牵累。”
楚阳冷冷的笑了笑:“不过我还是高估了九大家族的人。以他们的身份地位,居然对一个弱小女孩做出绑票这种事,这让我对他们一下子就是印象到了冰点。”
“他们既然抓走了乐儿,那么,就一定会留下线索让我找过去。要不然,抓走无用。”
楚阳看着乐儿的房间里,空空荡荡,连每一寸细微之处也都看了一遍之后,就走了出去,去了自己的房间里。
自己的房间里,简直是连地皮也被翻了过来,一片狼藉。
“他们是在找那些贿赂我的财宝。”楚阳静静的说道。
桌上,静静的放着一张纸。
楚阳目光一闪,走了进去。
一把拿了起来。
“日出东方之时,来见楚君不在,甚憾。令妹现在我处,楚君可来潇潇堂带回。”
很平淡的几句话,甚至没有表现什么意思,没有目的,甚至很礼貌,只是说,你妹妹在我这里,你来,就能带回去。
但楚阳知道,远远没有这样简单。
纸条上甚至没有表露身份。
紫邪情皱着眉,喃喃道:“潇潇堂?”突然一转身,就要往外走。
“慢。”楚阳冷静地止住她:“这样就过去,太冒失。万一人不在那里,你杀光所有人都没用!”
“那怎么办?”紫邪情怒道:“乐儿现在只是个普通的小女孩,一点修为都没有,她能受得了?”
“受不了也要受。我想要一个活生生的乐儿。我决不允许因为我们的冒失,导致这些人狗急跳墙,让乐儿出事。”
楚阳淡淡的道:“这些人不同于一般的绑票党,他们是九大家族,万年底蕴,不容轻辱,轻易也不会接受威胁。万一我们把他们逼急了,一拍两散不是不可能。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那你说,怎么办?”紫邪情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
“我先过去看看情况。”楚阳沉稳的说道:“他们找我,想必是要知道昨晚事情的真相,我去了,他们会问我的话,但却暂时不会伤害我。”
“你随后跟着。只要确定了乐儿的方位,就立即动手。若是无法确定,就等着我与他们周旋。”楚阳轻声说道。
“万一若是你……”紫邪情担心的道。
“你就在我身后,发现异常立即出手,有什么不放心的。”楚阳淡淡的道。
“好!”紫邪情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潇潇堂!
潇潇堂之中,有九位老者,渊渟岳峙的坐着。
此外,就连外面,也是空无一人。
宛如一块死地。
九大家族的二祖齐聚,都到了这里,连兰暮雪,也脸色苍白,浑身虚弱地坐在了这里。
夜帝原本打算六堂会审;但,这件事情穿出去之后,各大家族都有关系,都有参与,于是不约而同的居然都来了。
就连厉家和陈家,也想知道,自己为何就稀里糊涂的吃了暗亏,至于主办方的诸葛家族,更加是要搞明白事情原由。
所以大家无一例外的都来了。
“声势有些大了。”夜帝清癯的脸上露出来一丝苦笑,道:“只是审问一个君级的小家伙,居然出动了我们这一群老骨头,这事儿真是……”
萧瑟淡淡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九大世家,已经因为这件事,变的家家有仇;若是让别人转述,谁会放心?转述的人只要有半点私心,那就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对于各大家族的影响,不可估计。所以,不要说是一个君级,就算是个普通人,在们这些人也必须在场。”
众人纷纷点头。
“不过那个小姑娘,不该抓!”夜帝叹气不已:“咱们办事情,居然也需要绑票?派去办事的那几个人,被我狠狠的打断了两条腿!什么东西,听到这件事,老夫的脸都臊红了!”
众人哈哈一笑,这件事情,办的实在是不地道。
“那小姑娘在哪里?交出来我们见见,人家一小女孩,被你们这般惊吓,委实是太过分了些。”凌风云呵呵笑道。
夜帝苦笑:“我已经吩咐他们将人带过来,我也没见过……听说可怜生生的,哈哈……”
众人大笑。
这些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而且,一个个都是江湖横行多少年的惊天动地的人物,真要对付某一个人,怎么会采用绑票这种下作手段?
所以,对这件事反而颇为抵触。认为有损他们的威名。
“一会儿人来了,无论如何,先把人交了。”厉相思也是说道:“跟一个小女孩子为难,你们夜家也真是出息了。”
夜帝哼了一声。
便在这时,外面风声起。
“法尊大人来了。”夜帝一下子站了起来。众人随之站起。
黑衣飘飘。
法尊带着两个人,御风一般飘来。
“法尊大人。”众人一起行礼。然后向法尊身后那两人看了一眼,道:“护法长老好。”
法尊身后这两人,正是执法者两大杀神!乃是一对孪生兄弟。
这两人只要出手,手下必无活口!最近几千年里,已经很少出现。没想到今日法尊居然将这两人带了出来。
“嗯,昨夜与布留情动手,受了点轻伤。”法尊淡淡的微笑:“他们俩不放心,非要跟着我,呵呵。”
“法尊大人圣体要紧。”众人才醒悟过来,原来如此。
不过,法尊大人受伤了,布留情有没有受伤?对这个问题,大家都很好奇,却又都不敢问。
法尊施施然走了进去,道:“到底什么事?我战斗都没完的时候居然就将消息送了过去?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夜帝苦笑一声,道:“奶是九大家族昨夜大战的事情,大家心中都不舒服,所以今日找了证人,了解一下事情原委,麻烦法尊大人做个见证。”
他笑了笑:“若是一般时候,大家打几场死几个人也没什么,但现在正是万药大典期间,即将九尊补天,若是哪一个人因此心中有疙瘩,耽误了大事,影响了九尊补天,等于是帮助了九劫剑主,将九大家族的命运,彻底葬送!”
法尊颔首道:“这个节骨眼上,的确不能出任何差错。”
随即看着兰暮雪,眉头皱了皱,道:“暮雪,你的伤,是怎么回事?”
兰暮雪惨笑一声,道:“法尊大人,我是自讨苦吃,被人揍了。”
“可也揍得过于严重了些。”法尊皱眉:“是风月二人干的?”
“不是。”兰暮雪一听到风月的名字,就连连叹气。本想着一次使些心计手段,让双方的关系更加牢固,没有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还将人彻底得罪了。
这真是何苦来哉。
“不是风月?那是谁?”这一来,众人也都奇怪起来。兰暮雪今日乃是被人背来的,能将一位至尊八品巅峰打成这般摸样,举世之间,能做到的可不多。
“是一个神秘的女人。”兰暮雪眼中露出恐惧之色:“我根本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还手之力,据猜测,这个神秘女人的修为,就算比起宁天涯和布留情联手……也要强出不止一筹!”
“啊?!”众人大惊失色。
世间竟有这样的一个人?这怎么可能?
兰暮雪苦笑着,将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法尊目光闪动,沉思了起来。
瞬间,数万年间的高手都在脑中过了一遍,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暮雪,若你说的乃是实话……恐怕,你是撞见鬼了!因为,六万年间的高手,并无一人能够符合你说的这个人!”
兰暮雪瞠然道:“可我的确是遇到了!”
众人纷纷思索。
便在这时,外面有人禀报道:“老祖宗,那个小女孩带到了。”
夜帝哼了一声,道:“将人送进来,你们赶紧滚蛋!”
外面的人似乎哆嗦了一下,随即两个黑衣人就带着一个冰雪可爱的小女孩走了进来,跪下磕了两个头,就把女孩儿留在这里,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一时间,潇潇堂中,十二位至尊的眼睛,都看在了楚乐儿身上。
楚乐儿楚楚可怜的站着在中间,眼神有些闪躲,就像一个受到了惊吓的小兔,惶恐不安,惹人怜爱。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