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惊喜!重逢!

九大家族的人一个个哭丧着脸:这他娘也叫占便宜的话……大家都来占我的便宜好了!
这纯粹是犯贱啊!
紫邪情毫不客气,有人送过紫晶来,她便指使着楚阳都收了起来。
董无伤万人杰等人都是目瞪口呆!
我晕了啊…
这位紫大姐,居然是如此威猛的人物!一个人,一句话,力压九重天啊!
随后的拍卖,就热闹了起来。
九大家族想要得到一株药物,必须要竞价!而且竞价很疯狂!
绝对没有流拍:万一流拍,这位强者再来一句:你们九家怎么让这东西流拍了啊?我认为很值钱的,你们认为不值么?
然后每一家再赔个双倍……
那可就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九大家族人人都是叫苦不迭。有多少紫晶能这样消耗啊?不由得一个个都是看向四大惹不起的包厢,心中祈祷:你们快出价吧,出价吧。我们快撑不住了……
终于,在叫到黑血朱果的时候,布留情出价了:“紫晶十万!”
这个价格,的确不高。
黑血朱果的起拍价,都十万了。这货居然一个字儿也没加。
九大家族松了口气,我的个亲娘,这一会儿工夫,每一家都拍了三十多株灵药,带来的库存紫晶基本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布留情出价了,正好,先让这家伙顶一阵子。嗯,俺们不是不给捧场,乃是这货我们也惹不起……
布留情一张口,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在幸灾乐祸,布留情若是与这位强大存在冲突起来,想必定然是一场好戏啊。但诡异的是,那强大的女人居然没做声。
于是,布留情以十万紫晶的底价,拍下来一枚黑血朱果。
接下来,一株炫音藤:布留情再次出价,十万。
依然无人竞争。
僵尸脸拍卖师口齿敏捷,连数一二三,乓的一声落锤。又归了布留情。依然是底价拿下。
这些字,众人纳闷起来。
怎么了?难道那女人也顾忌布留情不成?
楚阳在包间里笑的见眉不见眼。这几件,他这里还有存货,就算是布留情不买,他还要想办法给轻舞送过去。
现在布留情既然肯花钱……那再好不过!谁知道这老货这些年里搜刮了多少的好东西?吐一点出来,也是非常应该的!
看到紫晶如同长江大河一般流进自己的口袋,楚阳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拍卖了这一次,就算九劫剑要吞噬一部分,但兄弟们修炼需要的紫晶,也是最起码二十年之内,那是根本不用发愁了!
一次就是全部搞定!
紫晶,可就是天地灵气啊!
布留情连拍了三件,貌似是没钱了,没再出声。紧接着,风月夫妇一口气拍走了十株灵药。不过相比较与布留情来说,风月出价就公道的多了。基本是按照市价买下来的。
比布留情这等没脸没皮的,要显得有品许多。
而且,月聆雪与风雨柔心中很是兴奋。
这位神秘的前辈,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这么多药,都是她的!
梢后拍卖结束,一定要过去拜访一下……
然后法尊也拍了二十株。法尊的价格比较中庸,既不得罪紫邪情,又不多花钱。拿捏得恰到好处!
接下来的黑血神药拍卖,各大家族不再动用紫晶,而是用珍惜的药材或者资源,矿物来换取。一批一批的换出来”楚阳看得心里痒痒的,恨不得将自己九劫空间里再揪出七八百株来拍卖!
这财发的,忒爽了!
等于是从一个一文不名的乞丐,一下子变成了世界首富,那样的感觉!紫晶,海海的来啊:珍惜矿物,海海的来啊,珍奇药物,海海的来啊…
甚至,剑灵都没有闭关,一脸贪婪的看着外面那一块一块的珍奇物资经过拍卖,交换,折价,进入后堂。那种眼神,恨不得将那些东西一口吃进肚子里去。
大补啊!
各大世家的老祖至尊们一个个拍卖的面如土色。
虽说是灵药很值钱,功效也很大。但,也不是这样的值钱!
各位老祖清晰地感觉到,这直接不是拍卖会,而是一个屠宰场。自己等人,就是已经放在架子上的待宰羔羊,面前磨刀霍霍,一柄闪亮的大刀,在对着自己等人任意开宰!
看着哪里肥腴,就来一刀。
而且,这种宰割,还是自己等人主动送上门去,任由人挑肥拣瘦!
被人宰,还生恐人家不高兴!
这种感觉,甭提有多憋屈了。
一共这些药物,除了药谷留下的,四大惹不起拍走的,还有一开始一些小家族拍走的那些低档货色,其他的,都被八大世家瓜分完毕!
而且……
基本是双倍的价钱!
到最后那珍惜矿藏,各种珍稀灵材的时候,更加是没数了。
人字三号房那女人有病似的,一遇到自己看不上的价钱或者不满意的价钱,就咳嗽。活像是有痨病。
但她咳嗽一声,就能令即将落锤定音的价格再翻一倍!
这种财发的,简直是不要这么太爽!
终于,僵尸脸捧出一个紫晶盒子,道:“接下来,拍卖的乃是乃是我们药谷和此次万药大典中,特意挑选出来参加拍卖的药物。请大家注意。
第一件,乃是一株毒药,名为,九九血兰。”
说着,他念了一遍九九血兰的特性,最后报出底价:三万紫晶!
话音未落,楚阳本来翘着二郎腿在房间里坐着,此刻突然非常装逼的咳嗽了两声,淡淡的道:“我出三万……零一块紫晶!”
这句话出来,顿时众人都是一阵哑然,随即就是一股子窒闷的感觉升了上来。
要么你就不加,要么你就多加一点。
三万起拍,你只加价一块紫晶!这叫什么事?
顿时就有人想要鼓噪起来,但下面的人等了一会,却惊讶的发现,这家伙出价之后,各大家族的包房中一片寂静!
没有争的,没有抢的,也没有骂的,更没有斥责的。
似乎这件事平常之极!
太诡异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少年比九大家族更强势不成?没听说过这个上三天有这么牛逼的人物啊。
虽然想不通,但九大家族都没敢说话,别人自然更加的不敢反对!
天字二号房中,莫轻舞突然猛地站了起来:“这是楚阳哥哥的声音!”就要往外冲。
布留情心中暗暗叫苦,这小子真是无孔不入,怎么居然混到了这里来?
一把拉住莫轻舞,道:“不一定,天下间声音相似的人太多了。小舞,你先确定一下再说,这里这么多人,不要闹了笑话!”
莫轻舞坚定的道:“我不会听错的!楚阳哥哥的声音,我一辈子都不会听错!”
布留情一阵无力。
莫轻舞冲出包房,站在外面,四处巡视。目光焦急,神情急迫。
一团红影,在栏杆边上转来转去,焦急的看着。等待着楚阳下一次说话,不知不觉中,泪水居然已经灌满了眼眶。只觉的一颗心跳动的剧烈之极,随时都有可能从喉咙里跳了出来
一股忧伤的思念情绪,在心中积蓄,奔腾,翻涌,在等着倾泻出来……
下方不少人在看着,不知道这个天下化人一般的红衣服小姑娘,在寻找什么,在……思念什么?
拍卖师大声道:“三万另一块紫晶,有加价的吗?有加价的吗?有加价的吗?一,二,三,成交!”
砰!
定音锤落。
九大家族中人都是有些不舒服,在他们看来,楚阳这样做,绝对是那位强大存在故意指使,特意的来恶心他们的。
但他们却不敢做声。
楚阳以底价拿下九九血兰。
但他的心中,突然间有些激动,有些躁动起来,一时间,竟然有些焦虑,似乎有人在呼唤自己一般。
楚阳拧着眉头,突然间变得心烦意乱,控制不住的想要发泄一般的那种情绪,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心怎么这么乱?小舞来了?难道是小舞来了么?”
“下面拍卖的,乃是一株天下至毒,九色莲花!底价,三万五千紫晶!”拍卖师这句话一出来,楚阳腾地站了起来。
神情激动!
紫邪情也是一脸振奋,楚乐儿两眼一亮,小脸都发了红!
楚乐儿的病,需要的最后一味灵药,竟然就在这拍卖会上,毫无预兆的出现了!
楚阳万万想不到。
他拍这九九血兰,就是准备着万一的打算:万一若是九色莲不能到手,就用九九血兰替换。虽然稍有欠缺,但却勉强能用。只不过不就能达到最好的效果而已。
自己带着楚乐儿出来,巳经接近!年了。
楚乐儿的病,时间不多了。
所以楚阳不得不提前准备好一个备胎。
此刻九色莲一出现,现在本来就已经有些心烦意乱的楚阳,顿时按耐不住,腾地站起来,大踏步的走出去,大声道:“九色莲花,我出四万紫晶!”
正在苦苦寻找的莫轻舞一声呻吟,不可置信的看着远方对面出现的那道挺拔的身影,一颗心顿时酸酸甜甜,泪水夺眶而出。
她拼命地擦着眼中疯狂涌出的眼泪,喃喃的哭道:“楚阳哥哥……”声音微小而含糊,几乎连自己也听不清楚,但这一声,却让小丫头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
莫轻舞猛地站了起来,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叫道:“楚阳哥哥!”
眼中脸上,泪水肆意流淌,但这一声大叫,却是欢呼而出!充满了久别重逢的惊喜,和,刻骨的思念!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