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水淹死狗剑!

楚阳一直以为自己虽然有些时候很正气凛然,很是光风霁月,但他自己也承认,自己无耻的时候,恐怕时间无出其右!
但听到兰庆天这每话之后,楚阳突然间佩服的五体投地!
什么叫做无耻?
这才是啊!
妈的,老子跟兰庆天一比,简直就是恭良谦让,大公无私正大光明的凛凛君子啊!
根本没法比啊。
如果我的脸只是砖石城墙拐弯处;那么兰庆天的脸,那就是铜墙铁壁的万里长城啊。
先来拜见,恭敬的很,确定了对方受伤,立即翻脸!而且,拿自己孙女儿说事,要讨个说法
楚阳想起了舞绝城见到楚乐儿时候的反应,不由以手扶额,叹道:“哦,我的天哪……”
月聆雪闭了闭眼睛,道:“梅仙死了?怎么死的?”
兰庆天勃然大怒,痛心疾首的道:“月前辈!做人不能像你这般无耻吧?你将她先打成内伤,又用剑将她前后贯通的杀害,最后还唯恐不死,给她下了毒!”
兰庆天泪水隐隐:“她只是一个弱女子,而且对你一往情深!你竟然狠心下如此毒手之后,竟然又翻脸不认帐!”
他怒气填膺的大吼:“今日我兰庆天纵然修为远远不是威震天下的月尊者的对手,也要为我的孙女讨一个公道!苍天啊!您睁开眼睛看看吧,这个世界,竟然有如此无耻的人啊!”
风雨柔和月聆雪的修为涵养,居然也被气的速速颤抖起来。
这混蛋的颠倒黑白,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
“苍天啊!您睁开眼睛看看吧!这个世界,竟然有如此无耻的人啊!”突然间,有人悲愤的仰天疾呼,声音语调,与兰庆天一模一样。
连声音,都几乎惟妙惟肖。
众人一阵愕然。转头看去,只见楚阳捶胸顿足,悲愤至极的说道:“苍天呐太无耻了……实在是太无耻了”
兰庆天脸色阴沉下来:“楚阳,你什么意思?”
楚阳悲愤交加的说道:“苍天啊川川,想我家族,多少年前利用美人计才交好了月尊者,让他对我们心怀歉疚,加以利用但我们家族,岂能是任人摆布之辈?简直是笑话!是!他帮了我们,又怎样?是!他照顾我们,又怎样?是!他容忍我们,又怎样?”
他奋力的大呼:“他比我们强!帮我们是应该的!看不透我们的用心,那是他傻逼!被我们利用,那是他二百五!干我鸟事?如今,他受了伤,如此大好机会,我怎么能不出出气?他帮了我们我却很生气!谁让他帮我们的?简直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今日杀了他之后,昭告天下人,他不是我的对手,被我杀了!所以我们比他强!”
“所以我们家族的崛起,都是自己的力量!跟他并没有任何关系!他活着我会内疚,但他死了我只会快意!死吧死吧死吧我们家族才是第一位的啊啊啊啊”
楚阳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你们可知道我们家族这么多年一直被别人说:你们家族不就一直仗着风月吗?我心里有多难受?虽然我们的确是仗着,但你们也不能明说啊!我们太委屈了!太憋屈了!太郁闷了!如今,这个时刻终于到来!风月,付出你的代价吧!”
楚阳正气凛然的大喝一声:“我要为我的孙女讨回公道!虽然她不需要这个公道;但这却是我的理由!有这个理由,我就是堂堂正正!我就是正气凛然!虽然我骨子里是一头卑鄙无耻的豺狼,但我脸上,却挂着圣人的脸皮!月聆雪!你认命吧!哇哈哈”
一阵猖狂的长笑。
众人呆若木鸡!
兰庆天嘴唇抽搐。
一点都没有说错,楚阳说的这些,正是他内心里正在想的,不能言之于口的;如今,被人**裸的揭了出来!
而且,还是模仿着自己的口音。
惟妙惟肖!
“哈哈哈爽!真是爽极了!”董无伤和芮不通拍着大腿哈哈大笑,太过瘾了!老大刚才这一番表演,真真是大快人心!
不得不说,对付兰庆天这种人,一拳打死太便宜他了。他如此恶心人,难道别人就不能恶心他?
风月的身份不能恶心他,但楚阳却是无所顾忌!
丫就恶心你了!咋地?
连舞绝城和孟超然,也笑了起来,楚阳这番话,将小人的心态揭露的淋漓尽致。真是痛快得很。
风月本来满心气愤和纠结,听了这番话也不禁微笑起来。
远方,在众人后面的诸葛家族中人,也有人在微微笑着,觉得这番话,简直是真他妈的说到了心里去。
对付恶心的人,就应该用这种恶心的办法!
“你?!!”兰庆天终于回过神,勃然大怒。
“我咋了?我在恶心你啊,你听不出来么?我说的这个禽兽不如的家族,就是你们兰家啊,你没听出来?怎么样,你爽不爽?你痛快不痛快?”
楚阳唯恐对方不懂的好心的解释着。
兰庆天怒不可遏,一挥手:“将这小子拿下!”他大吼一声:“莫要伤了他性命,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小子,天下间三千七百九十八种极限刑罚,我让你漏掉一种’我算是你养的!”
楚阳勃然大怒:“放你娘的屁!什么叫做你是我养的?我怎么会生出来你这种混账?若你是我儿子,我他妈早就将你还是液体的时候就甩到了茅坑里!你你你……,你这简直是污蔑!简直是造谣!你你你……。”
楚阳如欲吐血一般的做出一副冤屈的样子:“你你你……,你赶紧回去问问你妈……,问问她,你爹到底是不是我!我靠……,真没见过这么给人扣屎盆子的…,你他娘也真是九重天独一份了……。”
“哇哈哈”董无伤和芮不通几乎趴在了地上,浑身痉挛的大笑;芮不通叫道:“老大,不会是你很多年之前留下的孽种吧?”
董无伤怒斥:“住口!纵然真的是,也还未滴血认亲呢……现在就说,不负责任!”
兰庆天浑身都哆嗦起来方正的脸庞直接扯扁了;声音都变了:“拿下!拿下!赶紧拿下!”
两位青衣人仗剑而出,楚阳大怒道:“你们明知道风月两位前辈受伤了,前来占便宜是吧?”
那两人不言不语,揉身而上。
楚阳连连后退:“我是兰庆天的爹!你敢杀我!你敢杀我……,你这欺爹逆祖的混帐……你他妈真的敢杀我啊……”
那两人的长剑连成了一片光幕,脸色铁青,充耳不闻的连连攻击。
楚阳一个倒退拔出长剑:“我还手了啊,我真的还手了啊……”
那两人冷笑。
楚阳长剑一抖,突然嗤的一声,喝道:“水淹死狗剑,第一剑:大水东来!”呼的一声,众人面前突然间似乎就出现了连天的波涛,汹涌澎湃而来浪花泛着白,一层层一**无休无止。
那两人想不到楚阻的剑如此了得两人本是圣级八品,联手对付楚阳,竟然被他一剑反压!
两人一退。
楚阳喝道:“水淹死狗剑法,第二剑,水淹群狗!”
长剑一抖,波涛汹涌,将面人罩住。
“水淹死狗剑,第三剑;深水刺狗!狗命呜呼!”
一片波涛汹涌中,长剑刷刷刷连连六道剑气发出,两人肩膀大腿同时中剑。咽喉中剑鲜血标出。
“水淹死狗剑,第四剑,冰封死狗!”楚阳一剑刺出,突然寒风呼啸,天寒地冻周围气温,猛地下降了数十度!
在楚阳长剑所指的方向,两个人已经冻成了冰雕,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冰冻在那里。
伸着脖子,伸着舌头,两眼怒突,身子侧着,一脚抬起一一如狗撒尿。
最牛的是,两人屁股上居然还被冻上了一条白雪凝成的狗尾巴,头上也多了两个白雪凝冻的长长的狗耳朵。
居然就这样被冻住了!
“水淹死狗剑施展完毕!”楚阳收剑,施施然还鞘:“请诸位指正!”
兰庆天脸色阴沉:“还有几分本事,不过,今日你纵然有天大本事,也难逃一死。”
这时,诸葛家族的人在一个麻衣老者的率领下,也围了上来。
“大家一起动手,尽快将这几个人杀了!免得夜长梦多!”兰庆天狠狠的道:“不过,这个楚阳交给我,我要活的!”
三四十人一声喊,同时飞身而来。
便在此刻,月聆雪突然振臂而起,凌空一闪,幻化出数十个月聆雪的虚影,迎上了冲上来的三四十位高手,两手伸出,啪啪啪几声响,三十多人同时脑浆迸裂的翻滚回去!
地面上,一片血迹狼藉!
月聆雪白衣如雪,漂浮空中,淡淡的看着兰庆天,冷漠的道:“兰家,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啊?!”兰庆天大吃一惊,目瞪口呆,连连往后退了好几步:“你你你……,你不是受了重伤……,你……。”
月聆雪在空中一个飘浮,将一个正准备逃走的高手凌空一掌隔着十几丈打成了碎粉,喝道:“谁敢走?”
随即才淡淡道:“这,是一个陷阱!”
兰庆天浑身冰凉。
楚阳在一边幸灾乐祸,道:“九大家族,又要除名一家,这事儿,真他妈的爽!”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