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开诚布公

只见兰若沉吟了一下,皱起眉头:“不错虽然不错……不过,下面怎地有地道?而且地道并不是四通八达,全是死地道,而且地道之中,还有床铺,看来只是临时避难之所?由此看来,那位楚阎王和中三天的顾公子,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他摇头,笑着:“而且,在地道之中还有茅坑?那位楚阎王住在这里的时候,难道上个茅厕都要去往地下不成?”
在他身后,两个蓝衣老者亦步亦趋的跟着,闻言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大公子应该只是随口一说,当成一个话题的引子,接口与否,无关紧要。
果然,下一刻,兰若已经改了话题:“通道还未打开?”
“没有。现在与家族根本联系不上。”两位老者沉重点头。
说来也倒霉,他们这些人,第一时间偷偷摸摸急如星火的下来了,来到这里之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九重天通道就彻底的封闭了。
这一来,大家都是有些焦躁。
通道封闭,一切行动就只能自己做主。但,这件事情却是关系到兰家的万年荣辱,生死存亡!纵然兰若乃是家主继承人,第一大公子,在一些重大事情上,也不敢做出过分决定。
兰若微微笑着,道:“这下三天,倒也是不错的……,起码,比上三天,要干净得多:也要平静得多。就算找不到剑主,在这下三天多住些日子,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笑了笑:“反正咱们带的紫晶足够多,不必担心灵气和修炼的问题。”
另外两人笑了起来。
兰若目光悠远喃喃道:“姑奶奶说,她这位弟子乃是冰心彻玉骨,就算是在上三天,团也是顶尖儿的绝色佳人,真的很想看看,这位绝色佳人,长得什么样子。”
说话间,竟然有些神往。
那老者吓了一跳,慌忙劝阻道:“大公子这件事,还是不要动念头的好。我们此番下来,就是要交好九劫剑主:而这位皇帝陛下,很有可能就是九劫剑主的女人:若是,…恐怕不仅仅不能为友反而成了夺妻之恨……那可就真的坏了。”
兰若洒然一笑,道:“我也只是说说…再说,她是不是九劫剑主的女人,还真是不一定的:若是有一天证明了不是…那么我是一定要看看的。”
身后两位老者同时有些无语。
但转念一想:若是铁补天真的不是九劫剑主的女人,那么……大公子看看或者纳入房中,似乎……也并无不可。
“毕竟一个皇帝陛下成为我的侍妾,任由我为所欲为…这种事情可是任何男人想一想都要热血沸腾啊。”
兰若开玩笑的说道。
两个老者苦笑一声;虽然兰若的口气一听就是开玩笑,但从兰若目光中的闪烁看来……这句话,可不仅仅是开玩笑那么简单啊。
便在这时,人影一闪,一个蓝衣人出现在面前。
兰若缓缓转身,看着来人,微笑着,并不说话。
这便是世家大公子的风度了!永远不会先出口。只等别人张口说完之后他才会做出总结。“大公子有新情况。”蓝衣人双脚刚落地,就急不可耐的说道。
兰若淡淡一笑,歪了歪头,依然不说话。
“皇帝陛下今天没有上早朝……而且我们在宫中的四个人手,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三个。如今只剩下七娘了……”蓝衣人急促的说道。
“哦?”兰若眼中闪过一丝懊恼:“宫中有陌生面孔出现?”
“是的。据七娘说,有一个年轻男人,出现在皇宫之中。然后,铁补天就休了早朝。”蓝*启航·-=·哟啶·0-=提供*衣人说道。
“年轻男人,…”兰若微笑着,脸皮有些发紧,轻轻的笑了笑,轻声说道:“看来是这贱婢的情郎来了,昨夜一夜颠鸾倒凤…,导致今天不能上早朝?”
他嘴唇抽了抽,眼中掠过一丝阴鸷,低声的喃喃自语:“看来,…真是枷…干坏了……”
一瞬间,兰若居然有一种‘被带了绿帽子,这样的感觉。
他是曾经见过铁补天的;而且,不可否认的,兰若对于这位帝王,乃是有着绝对的野心的。男装的铁补天英姿飒爽,他幻想过不止一次铁补天穿女装的样子。
对于兰若来说,铁补天长什么样子,是否花容月貌国色天香,这根本无关紧要,甚至就算是很丑…”也不打紧。他在意的,是铁补天的身份!
正如他前面所说:一个帝王,成了侍妾……那是什么样的成就感?
而兰若追求的,就是这一种感觉。
如今,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在兰大公子心中,不可否认的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
但他心机毕竟深沉,这种感觉刚刚升起就被压了下去,淡淡道:“你细细说和…”
随着蓝衣人的诉说,兰劳的脸色也越来越是凝重,喃喃道:“看来,我们必须要行动了。”他的眼神在一瞬间恢复了清明,他也是拿得起放的下的人,自然知道大局为重。一瞬间,就把心中原有的不舒服驱散得干干净净。
淡淡的下令:“命令所有人手,准备行动。”
“是。”
“嗯,展现我们的力量;不过,对于这种人,还是开诚布公的好。”兰若若有所思的笑了笑:“若是拐弯抹角的迂回,恐怕还会有反效果。”
身后,两位老者神色一紧,道:“大少,这事情,还是从长计议……”
“没时间了。九重天通道封闭,我们联系不上家族,在这里,那就是我说了算!”兰若一摆手。
他缓缓踱了两步,脸上露出一丝胸有成竹的笑意:“我们这一次来了十五人。四位君级,三位四品圣级,三位九品圣级:两个一品至尊,一个三品至尊,一位六品至尊……,加上我。这样的力量,在下三天,压服一位还未成气候的九劫剑主……,也足够了!”
已经下午,楚阳才在铁补天的百般催促之下,起了床。
铁补天满脸红潮慵懒的坐在将镜子前面梳妆:但,每当他要换上男装的时候,背后就会有一双咸猪手百般袭击:一个梳妆半个时辰居然还未完成。一直是娇喘吁吁,又是嗔怒又是无奈又是羞涩又是甜蜜……
霞久之后铁补天终于以‘你再胡闹以后休想上床,这样的霸道理由,止住了楚御座的骚扰,如愿以偿的换好了衣服。
但走了两步,依然觉得脚步虚浮,而且,下身还有隐隐的疼痛不由得狠狠的白了楚阳一眼:“这个样子,让我如何上朝?”
楚阳关切的问道:“怎么了?还疼?哪里疼?我摸扒…”
铁补天一拳就打了过来。
胡天胡地了几乎一天一夜楚阳体质强悍,还不觉得如何,但铁补天却已经是饥肠辘辘。
这一夜加上半天的累,简直是铁补天从所未有。
走一步,都要扶墙,偶尔浑身哆嗦*启航·-=·哟啶·0-=提供*一下,只觉得口干舌燥:居然连修为也提不起来的那种感觉。
楚阳只是坏笑,连忙从空间里取出来生灵泉水铁补天咕嘟咕嘟的喝了几口这才恢复了一下精神,急忙安排御厨上饭菜。
正在吃饭,小小身影鬼鬼祟祟的走了进来:“母后,爹爹……。”
小家伙来请安了。
楚阳哼一声道:“这半天干嘛了?”
“念书……。”小家伙怯生生的说道。
“你会念什么书!”楚御座一把抱了起来,道:“等会爹爹给你讲故事……。”
小家伙一张脸顿时有些扭曲。
谁给谁讲故事?莫要颠倒黑白好不办…
铁补天早在小家伙叫出一声‘爹爹,来的时候就满脸通红连忙将儿子抱了过来,嘘寒问暖。
下午,铁补天依然浑身慵懒,什么都不想做,处理不了政事。
楚阳‘给儿子讲了一会儿故事”就找了个理由,让铁补天哄着儿子,自己溜溜达达的走出来寝宫。
寝宫门前,远远的一个中年太监正在站着,似乎要进去,又不敢。
楚阳溜溜达达的走过去,和蔼可亲的微笑道:“你就是现在的大内总管?”
风总管点头哈腰:“是,奴婢正是。奴婢不敢。”他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什么来头,但看到这小子居然在皇帝寝宫里呆了一夜,就知道定然是了不起的人物,嗯,说不定…就是那话儿……
所以风其凉更加的小心翼翼,神色也更加的恭谨。
楚阳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叫……风其凉。”风其凉大总管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咳咳…因为奴婢的名字的谐音……,大家都开玩笑的叫我,七娘…”
“七娘”楚阳顿时呛了一下,连声道:“好名字!好名字!”
风其凉干笑。
“我说,七娘啊。”楚阳呵呵笑了笑,道:“那三个人,你都上报了吧?”
风其凉大吃一惊,猛然抬头,瞠目结舌:“啊?”
“啊什么啊?”楚阳斜着眼:“你在这里等候,也不是等候皇帝旨意吧?而是在等我?”
风其凉顿时乱了手脚:“这个……”
“什么都不必说,大家都是聪明人。”楚阳呵呵一笑,亲切地问道:“你们兰家这一次来的是谁?居然知道在这里等我……这份心思,深得很啊。”
面对这么一个妖孽一般的聪明人,风其凉无计可施,唯有开诚布公:“是,我家大公子有请尊驾,晚上在天运楼一聚!”
“果然是干大事的人!”楚阳赞道:“开诚布公我最喜欢,我很欣赏!你可以回禀,晚上,我一准的到!”
他叮嘱道:“告诉你家大公子,这酒席,可不能寒酸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