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若要登绝顶,需做度世筏

MM在下三天楚阳与铁补天离别的时候,在九重天阙之上,也正在上演一场送行。
看着紫邪情白衣白袍,在妖皇宫的侍卫的护送下,一路远去向南,妖后的目光凝重。
“想不到,如此残酷的脱胎换骨,她竟然撑了下来。”一边的白衣美妇目光中有着敬佩:“当年,我只在分魂台的八十一次分魂中,熬过了六次,就强行要求了终止……”
妖后森然的凤目看了看自己的妹妹,道:“这是你心中根本不坚定,谈什么褪妖成人?”
白衣美妇一阵惭愧,道:“不过,这也说明了这个紫邪情对她爱的人的心意之坚,惊天动地,如今,总算是完成了心愿,我现在也很安慰,很欣慰;只希望她能够与她所爱的人长相厮守,幸福快乐吧。”
“哈哈哈…“妖后竟然少见的大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戏谑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梦梦,你果然还在做梦…”和你年轻时候一样的单纯口真是笑死我了,你真以为,这个紫邪情是为了男人,才经受这样的痛苦的?”
白衣美妇顿时大大的一怔:“此言何意?难道她不是为了她的男人?”
“或者有一部分原因,但…却绝不是主要原因!”妖后目光深沉:“本后也只能说,这个女子,将来会是一个很可怕的人。”
“分魂台九九八十一次分魂;碎心泉九九八十一次心脏破裂:锻妖窟九九八十一次灭妖雷锻持…,川”
妖后淡淡的一笑:“不简单啊不简单。”
白衣美妇大惑不解的问道:“大姐,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天机不成?”
“当然有!”妖后深沉的道:“你也修炼过天妖秘典,应该还记得天妖秘典的第一句话。”
“第一句话,我当然记得。”白衣美妇不假思索:“天妖本无法,乾坤便是家:若要登绝顶,需做度世筏!”
“对的,就是度世筏这三个字!”妖后目光闪烁了一下。
“不明白;而且我也一直认为这几句话没什么用处。”白衣美妇皱着秀美的眉毛:“而且,筏,乃是用于水中的东西,登绝顶,却是往高处走,根本不通,或者是前人为了押韵胡乱写上去的!”
“胡说八道!”妖后怒斥一声:“先贤经过了数千代的探索积累,才创出了天妖秘典。里面没有一个字是没有意义的!”
“若要登绝顶,需做度世筏!”妖后沉声道:“曾经有一位大能说过:红尘人世,本是一轮苦海。每个人,都在其中浮浮沉沉。无有例外。”
“你明白了吧?”妖后淡淡道:“度世筏,便是人身!”
“你我妖族为何在修炼之初需要化形成人?而且这化形还是最为紧要的一关?”妖后道:“所有人都在这苦海中挣扎,但也唯有在苦海中挣扎的人,才能到达苦海的彼岸!”
“这便是度世筏的来历!”
“就算是我们天妖一族,想要达到最后那成为至高无上的存在,也要先化身为人!才能冲击最高层次。”妖后眼睑下垂,漠然的说道。
“若要登绝顶,需做度世筏。就是这个意思!”
白衣美妇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可是,这是天妖秘典之中的,天妖秘典在九重天阙,也只有我们一家才能修炼,若是紫邪情真的是这样的……,那么她是如何得知?”
妖后沉思着:“我也奇怪;不过,紫邪情跟我们是不同的。我们是到了最后一步,才能够去做这度世筏;而且要经历无边的凶险,但她却是在中途,甚至还未到,就已经开始……,”
妖后转头看着自己妹妹,道:“梦梦,你若是没有事情,与紫邪情又是这么投缘,如今她刚刚经历了灭妖成人,正是虚弱期间,不如你去保护她一段时间。如何?”
白衣美妇点点头,道:“好!”
姐妹二人会意一笑。
“母后,不如,我去保护紫姑娘吧。”随着声音,身后一个白衣青年突然现身而出,丰神俊朗,玉树临风。
“你去?不行!”妖后皱了皱眉:“紫邪情虽然不完全是为了男人,但其中也定然有这样的原因。你若去,定然会引起反感。反而会将事情变得无法收拾。”
那少年眼中的光芒一闪,微笑道:“我若是将她变成了您的儿媳妇,岂不是一切更加方便吗?”
妖后怒道:“放屁!你七万年前纠缠了人家那么久,人家那时候还没有男人,却也没有接受你;现在心有所属,你以为,你会成功?”
少年颓然道:“可是,试试总是好的。”
妖后怒道:“你试了多少次了?被女人打都不知道还手,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
“美人打乃是一种享受……”少年弱弱的解释:“最后再试一次。”
妖后转头不理:“梦梦,这事儿,就交给你了。
少年转头恳求:“姑姑多为我说几句好话,有空我就过去。”
白衣美妇苦笑一声。
中三天。
那神秘的洞窟中。
兄弟们闭关已经很久,久到了连莫天机也无法计算天数的地步。
不得不说这样的日子是枯燥的,也是难以忍受的。
天家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人,一开始还好,现在看到那天地元气化成的巨龙慢慢的缩小,慢慢的接近没有,大家的心也开始浮躁了起来。
这一天,也终于出了事情。
练功的时间当然要练功,但闲暇下来,大家也是无所不谈。
冷面冷脸的顾独行与顾妙龄的罗曼史,已经在众兄弟的逼迫下,翻来覆去的讲了七遍;纪墨的罗曼史,更是已经翻来覆去的讲了几十遍。
尤其是对于呼延傲波虐待纪墨的事情,大家更是百听不厌。
至于傲邪云和谢丹琼,大家更是将他们两个包括从小时候就开始上树掏鸟窝开始之后的也一切事情……都套了出来。
说到后来,话题也逐渐的越来越是沉重。
说到了世家纷争,兄弟反目,大家同声叹息。
唯有纪墨很是快活,道:“这有啥,不就打一场么,…本人表示毫无压力。”
这句话一出来,大家同时鄙视。
纪墨与纪铸两人也是为了家主位子打架,不过这两个懒货都是在为了自己不当家主而打,却不是为了争权夺利。
兄弟两人个顶个的懒骨头…。
相对于其他几家,简直是天上地下。
顾独行感受稍差一些,而现在,也真正地感受到了楚阳出手杀死顾家兄弟二人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心中不是那样的纠结。
傲邪云更是跟堂兄弟们竞争,而且,天部分被现在这些兄弟们杀了,还有些被父亲处决。
罗克敌跟洛克无根本没发展到那一地步。
谢丹琼则是从小钦定,也没人跟他竞争什么,反而是最轻松的。
这其中,最难受的一个,就是莫天机。
莫天机,曾经与莫天云你死我活的斗争很长时间。
这里空间封闭,远离红尘繁华,莫天机的心神,也逐渐的变得沉静,沉静中,思考着一生的事情,思考着一切的…”令自己悲愁欢喜的事情。
想起当年年幼时,莫天云对自己的照顾川
自己吃了亏,幼年的莫天云总是挺身而出:谁敢欺负我二弟?!
那时候…自己是多么的安全,多么的依赖,但,从什么时候开始,兄弟两人就那么变得你死我活……
虽然到最后,莫天云被证实只是一个野种,不是嫡系血脉,但,…
莫天机心中想起来,念兹在兹的,还是当年的那个大哥。
他终究是死了,在与自己斗争之中死了。自己曾经很高兴,曾经因为他的死很轻松:但是现在,往事历历而来,心中那一股怅惘为何居然是挥之不去?
若是当年,他没有产生变化,自己根本不舍与他抢的!但他为何变了!
越是聪明人,有时候就越容易钻牛角尖。
莫天机的掌握天下神功要求的是冰雪心胸,亘古恒定。最忌心乱。
心一乱,竟然不可遏制!
这一天……
众兄弟正在练功时,突然听见一声嘶声大叫:“大哥!你为何变成这样子?”
众人悚然惊醒,就见莫天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紧接着连连吐血,身子也轰的倒了下去。
众兄弟大惊失色。
现在大家已经是超越了圣级。那庞大的固体的天地元气,已经尽数被众人吸收:在这样的紧要关口,如此高深修为的时候,莫天机竟然会走火入魔,这真是众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顾独行第一个反应过来,闪身到了莫天机身体后面,用手抵住他的背心,源源不断的舍力输入元气;却觉得莫天机的体内经脉乱成一团,顾独行的力量竟然不能遏制住。
“都过来!”顾独行一声吼。
纪墨罗克敌谢丹琼立即过来支援。
“他体内乱掉了神龙之气。”只是一瞬间,顾独行脸上已经冒出了汗:“这种情命……真是糟糕!”
早在刚刚闭关的时刻,莫天机就曾经告诫顾独行:这么多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闷在这里闭关,时间久了,一定会出问题。
所以两人为了这个可能还准备了许久,商议了不少对策。
一直没有出现问题,顾独行已经有些放心,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如今出现问题的,居然是最不应该出现问题的莫天机!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