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六章 天机弱点

看到两人都耷拉着脑袋,禁阳心中就有些又好气又好笑又有些感觉亲切起来。
一直以来,莫天机给楚阳的印象就是算无遗策,胸有天机;万事在手,天下在心。从未见到过他狼狈的样子。
今天的莫天机可说是狼狈到了极处了。
而顾独行,给楚阳的印象一向是冷静,锐利,无情,孤独,杀伐决断,勇往直前。顾独行虽然并不是智慧型的人物,但楚阳却也同样很少见到顾独行犯错误。
但今日的顾独行却是一样的狼狈,一样的犯了错。
而且是致命错误。
看到顾独行有些惶恐、内疚、不安的那种表情,楚阳心中突然有些恍悟。
有些温暖。
这才是真实的,自己的兄弟。
莫天机是会犯错误的,顾独行也是。莫天机有想不到的地方,顾独行也同样会冲动的……”
这才是真实的人!
而不是自己记忆之中前世的传说。
“丹才的应对,发生的事情,以及”最后的结果。”楚阳沉吟着,说道:“你们两个有什么感受?”
莫天机嘴巴抽了抽,微笑道:“我就是感觉顾老二挺傻的。”
顾独行哼了一声,反唇相讥:“我也是,突然感觉这位神盘鬼算,貌似也跟我差不多的傻。”
楚阳笑了起来:“有时候,傻这一个字,只有咱们自己人,自己兄弟才会看到自己的傻。而外人看到的,或者我们看到的外人,却都是精明无比的。”
“所以,人世间这种‘傻”才是最值得珍贵!”
莫天机与顾独行两人对望一眼’都是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天机,在这一场事件里,暴露了你的最大弱点,你自已知道么?”楚阳说道。
“多少摸索出来了一些。”莫天机轻轻皱眉:“我有些自以为是。而且,太依赖自己的计算能力了。陷入这种困境,其实与独行关系不大。”
“错了。”楚阳道:“你的计算能力本是你的优势,这一点不必说什么。但是,你的筹谋能力却需要削减一些。”
“筹谋能力需要削减一些?”莫天机有些不明其意。
“是的。”楚阳说道:“独行这一次的不满,其实也是有原因的你若是再这样筹谋下去,事事都要关心,那么,这样的不满,在其他人身上还会出现的。”
莫天机沉思起来。
楚阳道:“你的好处,是想的全面;但坏处也是这一点:你想得太全面!事情,本是有人去做的,同样的一件事顾独行去做,与罗克敌去做,那么结果或者一样,但过程却一定是大不相同的。”
“这也就是说,每个人的思路与方法都是不一样的。”“而你,想到了任何的一个方面,将一切都纳入掌握之中,但后,就等于是所有人都没有了性格,只能按照你的意愿去行事,就像是一具一具的木偶,又像是一个一个的棋子……”
他说到这里莫天机已经全然领会,两眼猛地一张,头上冷汗就涔涔的直冒了出来。
但楚阳似乎并没有看到,还是继续说了下去,非要将这个道理阐述明白:“不要说独行纪墨他们都是少年成名的天才,就算是一个真正的傻子,被你连续这样指派之后,心中也会不耐烦的……”
楚阳沉沉的道。
这几句话,对于莫天机来说,乃是只出了一条明路,但也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楚阳知道莫天机巴经明白,但他依然要说,依然要将这种打击,实施到极致!
只有莫天机被深深的触痛了,做出改变的时候,才是真正地‘神盘鬼算’成熟之路的开始。
甚至楚阳有想过:若是现在的莫天机与第五轻柔对阵的话,莫天机必败无疑,绝对会被第五轻柔打击的体无完肤,甚至”。”将自信完全崩溃,废掉!
莫天机相比较第五轻柔来说,还是太年轻了。
所以楚阳要下猛药,让莫天机以最快的速度成长起来!
响鼓才用重锤敲!
莫天机额头上冷汗涔涔,低下了头,有些迷惘的说道:“若如此,岂非是”筹谋无用?只是安排他们自己去办什么事情?只看结果?可是那怎么可以?”
“你又走进了一个误区。”楚阳道:“天机,你雅擅丹青,当知绘画吧?”
莫天机点头:“是。”
“那你可知绘画最重要的是什么?”楚阳问道。
“笔力,布局!”莫天机道。
“嗯,你的筹谋,密密麻麻,若是将你的筹谋来绘画的话,就等于是一页纸,全被你画得满满当当!但那样的画,却没有任何价值。”
莫天机点头。
“绘画的布局,疏密相间,清淡相宜。”楚阳慢慢道:“在绘画中,有一种说法,叫做‘留白’;还有种说法,叫‘飞白’……”
莫天机眼睛一亮,他巴经明白了楚阳的意思。
“那样浓妆淡抹总相宜”。”才是最好的布局。”楚阳知道莫天机已经了解,对与莫天机来说,只需要一句话而已,所以,他不再长篇大论的解释,只是最后加了一句,道:“用于行军布阵,也是……最佳的筹谋!”
“我明白了!”莫天机深深吸了一口气,郑重道:“我回去之后,会向兄弟们道歉。然后,尽快的摸索出来我的路!”
“这才是你真正的路!”楚阳哈哈一笑。
莫天机重重点头,对顾独行说道:“独行,多谢你,多谢你的不满!”
顾独行顿时有些尴尬起来,张口结舌的连连摇手。甚至都有些迷蒙。
我正在深刻检讨自己的错误呢,怎么眨眼间居然会因为这个错误而得到了感谢?而且还是来自莫天机的感谢?
这……有些晕头转向。
看着顾独行有些摸不到头脑的样子,莫天机和楚阳忍不住有一种捧腹大笑的冲动。
要在顾独行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可说是极南。若不是今日他愧疚之下心神有些失守,两人是绝对不会看到的,最多,只能看到一张板板的棺材脸,听到冷冰冰的一句:“不客气!”
正在这时,谢丹凤远远走来。
那边黑烟一道,向着远方过去了。
“怎么回事?”楚阳问道:“谈昙怎么走了?”
谢丹凤叹了口气:“他引动三星**,导致魔性复朦,杀心大动,不可遏制,现在去兰家大院了,说是要将剩下的兰家至尊斩尽杀约,。”
楚阳顾独行和莫天机都是瞠目结舌。
谢丹凤说道:“其实”。”他是因为这一次魔功大幅度回卷,导致了他的本性复出巴经成了不可遏制的情况,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立即回到三星圣族的地方进行全力恢复……”但他又担心你们在这里有危险,所以”。”他也只能现在去做他能够做到的”。”
楚阳轻轻吸了口气,喃喃道:“谈昙他”。”真是用心良苦。”
“事不宜迟,咱们立即去看看!”
四人急忙拔身而起,迅速赶过去。
兰家大院中。额,其实已经不能说是兰家大院,应该说是一片废墟了。
三十来位至尊惊魂初定,正在等待。一股抑郁愤怒的气息在蔓延着。
毁家之仇,不共戴天!
此仇,一定要报!
只是老祖宗说过要自己等人暂且在这边等待。也只有暂时耐住性子,等待老祖宗的回话。
丹才听到那边惊天动地,难道是老祖宗与敌人干了起来?
正在惊疑不定的时候,突然远方天空一片乌黑,一片黑云,闪电般急速飞来,只是眨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头顶上空。
众人都很奇怪:怎么这片黑云飞的这么快?
然后就听到了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你们说,我他么的帅不帅……”
众人大脑瞬间短路:那个混蛋又来了!
众人还未想好怎么回答,一股狂飙就从黑雾之中猛的飞出来——道身影,周身笼罩着黑烟,虎入羊群一般冲了下来,大开杀戒!
这种情况,真是如突然有妖怪驾着妖云突然肆虐而来。
一时间惨叫声碰撞声叫骂声怪笑声连绵不绝的响起。
以九品至尊之能,屠杀一片惊魂初定浑身带伤的低阶至尊,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
长亭外,古道边。
“我走了。”谈昙似乎在极力的压抑着什么,但却仍然从眉宇之间显出来一些压抑不住的那种态势。
“我本想,先去出家看看师父,”但我现在的这种情况,撑不了多久。我必须立即回到圣族,然后全力将记忆灵魂全部融合。”
“不能与你们一起战斗,实在是遗憾得很。”
“见到师父,替我磕个头,我”。”很想他。”
“你们要保重!”
“等我情况一旦稳定下来,必然大举出兵,助你荡平九重天!”
谈昙用一种前所未有的郑重的口气说着。
这种口气,之前很少在谈昙口中出现,现在听起来,楚阳只感觉满心的不是滋味。
谈昙满脸沉重的与莫天机、顾独行告别,随后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楚阳面前,伸出手抱了抱他。
楚阳只感觉心中沉重,道:“你……”
只听谈昙压低了声音对自己说道:“痒痒昂……”快把你那酒再给我弄几斤,我路上喝,还有你那紫晶之魂,多给我几块”。”我好久不回去,这次回去总要带点东西,空手而回,丢死人哪……”
刹那间,楚阳就是瞠目结舌,随即就是满脸黑线的一声怒骂震撼苍天,。”
咳,回家了。上午还被那货纠缠了一顿,居然很光荣的告诉我:好多人在冒充哥”。我出名了,被尊称为‘石膏哥”’。”
我当时就感觉脸上强烈的抽搐了几下。
咳,闲话休提;说点正事:我是肌肉拉伤!!晓得不?谁他么再说扯了蛋……这几个字儿,休怪哥不客气!~
风凌一怒,天翻地覆!
哼……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