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水荭点头:“我想是的!我被组织派出来,做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我想来找你商量,在门口,遇到了六神无主的阿尼密大师,这才知道毛病出在何处!”
  原振侠还是有一些不明白之处,所以他又向“六神无主的阿尼密大师”望去,感到水荭这样形容,再确当也没有。阿尼密叹了一声:“那神秘力量,在鬼魂投向他之后,曾向我示威,讥嘲我和鬼魂沟通力量的薄弱。并且告诉我,陈庆国的鬼魂,是多么渴望和组织联络,以达到做鬼也效忠组织之目的!”
  原振侠又连喝了几口酒,这才缓过一口气来──阿尼密的那番话,有一股重大的压力,压得人几乎无法作出正常的呼吸
  水荭的声音,满是无奈:“在柳絮的身上装上核装置,联接到植入脑部的讯号发射体,这一切,康维早已说过,不是地球人的力量所能做得到。可知这个神秘人或神秘力量,早已存在!只不过我一直不知道……真好笑,我还以为自己是得到组织信任的!”
  原振侠恨恨地道:“像这样性质的一个组织,不会信任任何人,只会利用人!”
  阿尼密大师骇然:“那……神秘力量不属于地球?那是来自外星的力量?那我心中会好过些。因为我从来不知道地球上,有谁在和鬼魂沟通方面,会比我还有办法!如果来自外星,我自然无法和他相比!”
  原振侠没好气:“说不定那神秘力量来自地狱,就是一切鬼魂的主宰!”
  阿尼密全然不在乎原振侠的讽刺,神情比起刚才来,也不那么六神无主了。显然,在水荭的分析下,他恢复了不少自信心。
  原振侠一挥手:“如果假设那力量,或者是一个神秘人,是来自外星,那么事情反倒没有那么糟。”
  水荭睁大了眼,显然不知道原振侠根据什么来分析,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原振侠立刻补充:“如果力量完全来自组织本身,那就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如果组织也必须依仗外来的力量,外来力量不会完全听命组织,希望这种力量,会更容易沟通。”
  水荭苦笑:“只好这样想!可是那力量和组织合作,已经很久了!”
  原振侠十分肯定:“必然是组织依仗那力量,而不是那力量必须服从组织!”
  水荭团团转了几个圈,她刚才形容阿尼密六神无主,这时,她自己看来也差不多。突然,她站定了身子,伸手在左腕上的手表,轻按了一下。原振侠留意到了她那“手表”上有液晶表面,正在闪动着一些讯号,而水荭也现出了惊喜的神情。
  原振侠问:“来自组织的消息?”
  水荭连连点头:“是,组织召我立刻去报到!”
  原振侠扬眉,用一种明显的,十分不屑的声音问:“这表示组织重新信任你了?”
  水荭垂下头来,好一会不出声。原振侠也感到自己的话,说得太重了些,可是还不等他表示歉意,水荭已抬起头来:“你要我怎么样做?我自己承认,我没有力量和组织正面对抗,但我也决不会连做鬼也要忠于组织。我只好照现在这样的方式生活、行动。如果你有更好的方法,请告诉我,或帮助我!”
  水荭的这一番话,说得严肃之极。原振侠听到一半,就大为感动,他握住了水荭的手,感到水荭的手十分冷。他等水荭讲完,才用十分诚恳的语声响应:“是我不对……我只是出于对组织的厌恶,并不是针对你。目前,你的方式十分好,等我有了更好的方法时,我一定会尽我一切力量帮助你!”
  水荭的眼睛中有点红,她提起原振侠的手来,按在自己的脸上好一会。
  他们互相之间,这样衷心地交换意见,情景本来十分动人。可是在一旁的阿尼密,却全然没有欣赏的表示,而是急不及待地表示要和水荭说话。当水荭终于向他望去时,他立时提出:“我是不是可以和你一起到总部去?”
  水荭连百分之一秒都没有考虑:“当然不能!”
  阿尼密神情沮丧,水荭知道他的心意:“你是想和那力量,或者那神秘人取得联络?”
  阿尼密连连点头:“他对于鬼魂的了解,必然在我之上,我想向他讨教!”
  水荭爽快地答应:“如果我能和他接触,我必然传达你的意见。”
  阿尼密连声道谢,原振侠忍不住道:“你谢得太早了吧,那个‘他’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
  阿尼密却不理会,他向水荭说了一个号码,又道:“我会二十四小时守在这个电话旁,等候你的消息!”
  他说完,随便向原振侠挥了挥手,就向门口走去。原振侠大叫一声:“喂!你本来找我,有什么事?”
  阿尼密并不转身:“我本来就是想告诉你,陈庆国的鬼魂逃走了……或者是被一种比我更强的力量抢走了。想请你帮助,和那种力量联络。”
  原振侠苦笑:“我哪有这个能力?”
  阿尼密叹了一声:“你有你自己所不知的潜力,在康维那里,就是你首先接触到陈庆国的鬼魂!”
  原振侠摇着头:“我不能帮助你,希望水荭可以见到那个神秘的‘他’!”
  阿尼密耸了耸肩,打开门,瘦长的身影晃了出去,随即把门关上。
  水荭低声道:“也别太怪他,如果组织之中,有一个神通广大的人在,发生在柳絮身上的变化,没有鬼魂通风报讯,组织一样可以知道的。”
  原振侠也十分同情阿尼密:“他一生和鬼魂打交道,忽然发现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竟然远不如人,这打击也够大的了!”
  水荭深吸了一口气,向原振侠靠了一靠。原振侠忽然担心起
  水荭想了一想:“利或不利,我都必须尽快地去报到,没有选择的余地!”
  她说了之后,顿了一顿,又道:“也没有什么人,可以给我任何帮助!”
  原振侠深吸了一口气:“未必!”
  水荭睁大了眼,望着原振侠,原振侠一字一顿:“我和你一起去!”
  水荭吃惊:“不可能,根本不可能!”
  原振侠神态镇定,显得他胸有成竹。他道:“有可能!事情根本是在我身上起的──你和柳絮,奉命在我的身上寻找线索,找出消失了的海棠。现在柳絮和组织敌对,任务并没有完成,你可以报告组织,我愿意就海棠消失事件,向组织提供资料,组织必然接纳,你就可以带着我一起到总部去!”
  原振侠在说出他的计画之际,水荭一直凝视着他。原振侠说完了之后又问:“怎么样,是不是行得通?”
  水荭长叹一声:“可以行得通。但是……那样一来,你就必然卷入我们的是非之中,和组织的关系,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中,纠缠不清。我知道,那是你最不愿意发生的事!”
  原振侠作了一个手势:“人在很多时候,必须做些自己不愿做的事!”
  水荭大是感叹:“这叫什么?大概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原振侠半昂着头:“可以算是──你立刻和组织联络!”
  水荭想了一回,才伸手取过一只皮袋来。那种袋子,和许多少女喜欢使用的一样,在袋上还贴着一些颜色鲜艳的标贴。但是原振侠知道,这袋子既然是水荭所使用的,袋中对象内容之丰富,只怕想象力再丰富的人,也难以想象齐全
  水荭伸手入袋,取出了一只扁平的方形盒子来,打开,分成了两部分。竖起的一部分,是一个液晶屏幕,看来一如普通的小型计算机。而且,水荭也拉出一条线来,联结了原振侠住所的电话。
  这种通讯方法,已经十分普通,可以藉此通话,传达讯息,以及图文传真。所以原振侠笑着道:“我以为你们使用的,应该特殊一些。”
  水荭只是撇了撇嘴,没有直接回答,而手指已迅速地在按钮上移动。
  原振侠知道她是在使用密码通讯,自己看了也不会懂,但他还是转过身去,望向窗外。
  经过了将近十分钟不断地操作,原振侠才听到了一阵“滋滋”声。他转过身来,看见一张纸,正在渐渐“吐”出来,上面只有几个字,原振侠根本看不懂。
  水荭念道:“建议正在研究,尽快通知结果!”
  原振侠的第一个反应是:“那得等多久?那里是办事最慢的地方!”
  水荭摇头:“其它的机构办事慢,我们的组织,办事效率却最快。就算要决定一下子处决上万人,也在几秒钟之间可以有决定!”
  原振侠感到了一股寒意,没有再说什么。想到他要和这样的一个组织打交道,那是前所未有的新的冒险经历,原振侠心中也不免十分紧张──他和水荭之间的沉默,只不过维持了三分钟,已令他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正当他想说些什么时,随着“滋滋”的声响,又有一张纸出来,上面还是只有几个原振侠看不懂的字。水荭立时道:“建议批准,立即前来!”
  水荭在关上那具通讯仪的时候,压低了声音:“你现在想改变主意,还来得及。”
  原振侠只用了一下笑声,来表示他的回答
  原振侠回到住所,连休息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就又离开了住所。
  原振侠进入组织总部的经过,简单之极──他相信水荭的话,如果不是组织最高领导要见他,那么,他根本无法进入总部。
  而这时,他进入了总部,却全然无法知道,组织总部是怎样的一个建筑。因为在一个城市的机场降落之后,他和水荭,就上了另一架小型飞机。他们处身的机舱,完全密封,看不到舱外的情形。
  小型飞机飞了将近七小时。原振侠禁不住问水荭:“如果是你一个人,要进入总部,难道也是这样子?”
  水荭的回答,更令原振侠吃惊:“我从来也未曾到过总部!”
  原振侠没有再问什么,等到小型飞机停下,他们又被送上一架密封的汽车。车子又行驶了三小时左右,一出车,已经在建筑物的内部了。
  那是一个相当宽的走廊,两旁全是门,走廊十分长,光线柔和,空气清新,温度适中。
  他们曾被吩咐,在任何情形之下,都不能回头望,所以他们一直没有见到任何人。这时,有人声在他们身后响起:“左首第七扇门,自己推门进去。”
  水荭自然而然,握住了原振侠的手,两人一起向前走去。到了那扇指定的门前,推门进去,里面是一间布置得极其幽雅,也十分现代感的会客室,但是并没有人。
  原振侠先坐了下来,水荭的神情很紧张,她不住地四面打量。两人都知道,自己在房间中的一举一动,不知有多少双眼睛,通过监视装置在看着他们
  房间之内极静,他们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不一会,有一下轻微的声音,自天花板传出。他们抬头看去,只见有一样东西,自天花板上向下伸来,那是一根细细的金属棒,尾端是一只约有三十公分长的“眼睛”,眼珠部分正在灵活地转动,看来十分诡异。
  那当然不是真正的眼睛,而是一种装置,可是设计成眼睛的样子。原振侠首先闷哼了一声:“想不到你们居然这样有幽默感!”
  这装置一出现,原振侠就知道,他们并不能和组织的首脑直接见面,首脑会通过这个装置和他们交谈。自然,首脑可以通过这只眼睛看到他们,所以他才说,这是一种幽默
  一个听来十分愤怒的苍老声音自“眼睛”中传出来:“我是最高领导,和我说话,不要用一个字的废话来浪费我的时间!”
  那声音苍老而微微发颤,作为一个医生,原振侠一听就知道,这个终生未能改变乡音土腔的老人,已经快到了生命的尽头。而且,在这样的晚年,无论如何维持和保养,也难以有健康的身体了
  他正想讽刺对方几句,水荭已叫了起来:“你不是最高领导!我认得出最高领导的声音!”
  老人的声音“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十分欢畅,听得出他真的因为水荭的话,而感到十分可笑。他的回答是:“获得组织授权,以最高领导人姿态出现在你们面前的,都是我的部下,受我的领导!”
  水荭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她也是第一次来到总部,自然层次和地位更低。
  老人显得不耐烦:“用最简单的方法使我明白,海棠是怎么一回事!”
  原振侠沉声道:“她成功地逃出了组织,要不是有她的塑像留下来,组织再也不会有她的任何资料!”
  老人的声音又笑了起来:“你错了,塑像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线索。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朋友记得她,而且,想和她见面!”
  原振侠和水荭互望了一眼,原振侠心中,陡然一动:最高领导口中的“我们的朋友”,是不是就是他们推测中的“神秘力量或神秘人”?
  原振侠一想到这一点,就试探着道:“要再见海棠,已没有可能。她已脱出了地球的范围,除非想见她的人也同样如此!”
  水荭明白原振侠这样说的意思。她十分紧张,抿着嘴,双手握着拳。
  老人的声音沉寂了半分钟,才道:“那么,和你会面,也是一样!”
  在原振侠还没有明白,最高领导这样说是什么意思时,老人已直呼其名:“原振侠,你以为批准你到总部来的原因是什么?就是我们的朋友想见你,你们是老相识了!”
  这两句话,更是令得原振侠-时间,感到莫名其妙──组织的好朋友,怎么会是他的老相识?看来,他们的推测没有错,确然有神秘人在替组织办事。但自己竟会和神秘人是老相识,这就有点难以想象了
  他伸手在自己的头上,轻拍了两下:“是哪一位旧相识?怎么记不起来了!”
  这时,在“眼睛”中传出了另一个声音:“缺口的天哨!我们曾在‘鬼界’之中沟通过!”
  原振侠“啊”地一声,直弹了起来
  叭笨诘奶焐凇薄-肮斫纭保∷当然不会忘记
  用最简单的方法来叙述:若干年前,一批来自外星的宇宙探索者,到了地球,由于他们不能适应光亮和磁力,所以悲剧发生。他们只好躲在新几内亚蛮荒之地,一个人迹不到的山腹之中。那地方,称为“鬼界”。
  海棠利用了原振侠,和他一起到达了“鬼界”,和那一批自称“孤魂野鬼”的外星人在黑暗之中,有过沟通。后来,他们利用外星人提供的飞行囊离开,飞行囊落入了海棠的手中
  原振侠挥着手:“你……是躲在飞行囊之中,避过了光芒和磁力,来到这里的?”
  那声音道:“是,我替这里的人做了不少事。当然不是由我亲自动手,而是在我的指导下完成的,我成为他们最尊重的人。是不是,最高领导人?”
  那老人的声音一反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腔调,十分恭敬地道:“是,外星朋友。”
  那声音又道:“当我想到要和海棠会晤的时候,他们居然回答我说,根本没有这个人,我就知道一定有事发生了,这才下令彻查!”
  原振侠和水荭都发出了一下低吟声──事情的起因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
  就算没有塑像,组织也一样会上天下地,要把海棠找出来!因为来自“鬼界”的外星人,清楚地知道,曾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原振侠心头狂跳,但是他立时想起,和外星人打交道,要比和组织交涉好得多。所以他立时问:“你要见海棠,有什么目的?我最近才见过她!”
  那声音大是讶异:“怎么可能?”
  原振侠很快地,把他最近在“观察地带”中的经历,讲了一遍。
  那老人的声音责斥:“在说什么荒唐故事?”另外的声音却发出了好几声欢呼声
  两个反应截然不同,这倒并不令原振侠感到意外。因为这一段经历,本来就不是普通人所能理解的──最高领导人虽然权倾天下,但那并不代表他有足够的想象力,可以接受这一切
  那外星人在欢呼之后,急急地问:“那你可以帮助我,可以帮助我们!”
  原振侠想起在“鬼界”之中,和那批外星人沟通交流的情形。他对于那些被困在山腹之中,自称是“孤魂野鬼”的外星人,也十分同情。
  所以原振侠道:“自从那次之后,我又经历了不少奇事,确然可以找到帮助你的方法。连我现在的身体,都是换过了的,你可以想象么?”
  这时,原振侠心中已想好了行动的步骤,那几句话,是他行动的第一步。他特地在最后两句,提高了声音,加强语气。
  他得到的反应,是最高领导人的一下闷哼声,和外星人的回答:“更换身体,对地球人来说是一种奇迹,但对我们来说,那不算什么。”
  原振侠又道:“真正能帮助你的人,我相信如今正在受组织的留难。先让我和他见面,我们才能一起商量如何行动!”
  那声音显得十分急促:“是吗?那个人是谁?”
  原振侠一字一顿:“康维十七世,男性;柳絮,女性。你可以向最高领导人,询问他们如今的处境!”
  原振侠这两句话一出口,就听得最高领导人,发出了一下愤怒的吼叫声
  这一下吼叫声,在原振侠听来,并不怎么样,只不过是一个老人的怒吼而已。可是对水荭来说,却不一样,因为她深知那老人所掌握的权力之大,也知道这老人发怒的结果。
  所以,水荭自然而然,抓住了原振侠的手臂,神情惊怖。原振侠向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不必害怕,他已然胸有成竹
  在老人的一下怒吼之后,至少有五分钟之久,再没有声音传出来。原振侠低声道:“他们之间,正在发生争执。我肯定,老人一定会听从外星人!他的权力再大,外星人也不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
  声音再传出来时,是外星人的声音,他在问:“柳絮?就是那个在我的指导之下,在她身体中装配核装置,并且联接到她脑部植入体的那个地球女性?”
  原振侠虽然胸有成竹,但也不免有点紧张,他立时道:“是,相信她如今的处境不是十分好!”
  老人的怒吼声再度发出:“她是叛徒!她威胁要和组织同归于尽,要组织拆除她体内的核装置!对付这种叛徒,唯一的方法是──”
  原振侠极快地接口:“唯一的方法,是接受她的意见,不然,她的威胁,会变成事实!”
  外星人的声音参加进来:“康维十七世,啊,他不是人,不是人……他是……什么?”
  原振侠的回答,显得十分平静:“他是宇宙之中的一种新形式的生命,你可能还不是很能理解,但是他必然能帮助你们,使你们全体,都脱离鬼界!”
  原振侠在这样说了之后,略顿了一顿,又补充道:“你快和最高领导人说,我要他们立刻来和我相会!”
  最高领导人第三度发出怒吼:“在这世上,只有我向别人发命令,没有任何人可以命令我!我不会怕任何人的威胁,尤其是来自叛徒的威胁!”
  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发颤的语调,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有这样的气概。这是十分难得的情景,也由此可见这老人的意志是何等坚决
  水荭平时虽然能说会道,可是这时,不但哑口无言,而且,还在微微发抖。
  原振侠吸了一口气,他在逐步按照他的计画展开行动。这时,已到了最重要的一环,他要这个权力极高的老人屈服
  他先发出了一声冷笑,然后道:“我也是一个医生,从你发出的声音之中,我可以清楚知道,你的身体,是何等衰老!”
  老人也冷笑:“我已经八十多岁,我是这个年龄最健康的人!”
  原振侠“啧啧”连声:“八十多岁了,还能有多少年?你必然会由于身体的衰老而死亡。虽然你头脑清醒,可是身体却不能再用了,你会变成一个鬼,和所有人一样,变成一个鬼!至于做鬼的滋味如何,相信陈庆国烈士的鬼魂,会向你详细汇报!”
  在这番话之后,听到的是老人一阵急促的喘息声,和外星人的声音:“你激怒他了!激怒他对你并没有好处,你激怒他了!”
  原振侠索性大笑起来:“你的外星朋友能给你许多东西,可是并不能使你不衰老,并不能使你不死亡。哈哈!他们聚集的地方,叫作‘鬼界’,你变成了鬼魂之后,倒可以和他们住到一块去!只可惜他们迟早会脱出困境,回他们自己的星球去,那时,你就真正变成孤魂野鬼了!”
  对一个八十多岁,风烛残年的老人来说,原振侠的这番话,不留余地之极了
  老人发出了一阵极难听的声音,显然那是他想第四次怒吼,但气力不继的结果。可是他的话,却仍然强硬无比:“我不怕和敌人、叛徒同归于尽!我变鬼魂,你们也和我一样!”
  原振侠的语调,和老人相反,极其轻松:“你是一个出色的军事家,应该明白,在对自己十分有利的情形下,不妨也和敌人展开谈判!”
  老人继续冷笑:“谈判?你有什么谈判的本钱?”
  原振侠的响应极快:“有!我可以给你一个年轻的身体──完全是你,可是年轻!”
  接下来是一段短暂时间的沉默。原振侠以为,那是老人根本无法接受他的提议(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可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老人竟然这样问:“你和勒曼医院……的那些人相熟?”
  原振侠在-那之间,心头一阵狂跳
  老人知道勒曼医院,那固然可以使他少费许多唇舌,去解释如何可以给他一个年轻的身体。但也有可能,他早已有了年轻的身体,那么自己的计画就落空了
  原振侠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是!”
  老人喘息着:“这班人真可恶!我知道他们有能力替人换身体,可是我派人去接洽,却根本无法找到他们。他们竟然不愿替我服务!”
  原侠振大喜:“我可以说服他们,使你年轻二十年!”
  老人用十分坚定的声音回答:“四十年!”
  原振侠笑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不!如果你忽然变成了四、五十岁的模样,人家会把你当怪物。六、七十岁和八十几岁,看起来差别不是太大,何况,十年八年之后,又可以再换!”
  老人深深吸着气:“你的要求是什么?”
  原振侠先向水荭作了一个鬼脸,然后才道:“简单之至!仍然是在外星朋友的指导之下,替柳絮拆除体内的核装置,并让柳絮和水荭脱离组织,再不追究!”
  老人有着十分果断的判断力,他连一秒钟都没有考虑,就疾声道:“好!”
  随着他那个“好”字,水荭陡然伸手,搂住了原振侠的脖子,张大了口,想叫──可是由于实在太兴奋了,她竟然发不出任何声音来
  接下来的一些细节,自然进行顺利,不必赘言。至于康维和原振侠如何帮助那批外星人脱离“鬼界”,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对了,还有陈庆国的鬼魂,怎么样了?
  谁会关心一个“忠于组织”的鬼魂呢?由得他去吧
  (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