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一战之约!

一次次的折磨,一次比一次更加的狠毒,一次比一次更加的残忍。
一次次的折磨,其狠毒、残忍程度连剑灵都为之胆寒,他不止一次的想要替楚阳出声认服,跪拜一下如斯强大的存在,并不是什么耻辱的事情。
如此强大的存在本就是应该臣服、膜拜的对象啊,可是,他刚要开口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不要说是说话,连张嘴都张不开。白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已经控制住了他。..
对于白影而言,毁灭一个生灵,也许就是吹口气的事情!
区区蝼蚁、殇之何伤?!
楚阳能如此不屈不挠,有相当程度的原因却是因为被白硬彻底地被激发了心中的凶戾之气,若说一点通俗的说法,就是赌气,就是不跪!
“你就跪了吧,你只要跪了,好处大大的。”
到了最后一次,那道白影似乎真的有些腻歪了这个周而复始的游戏,貌似有些无可奈何的劝道:“其实你早就清楚知道,大家就是在争一口气,只要你一跪,我赢了这口气,我就立即让你走上通天大道,开启大道之门;对你来说,有着说不尽道不完的莫大好处,绝对有百利加身。”
“何苦为了这心头的一口气,赌上自己的一生前途?难道凭我还不值得你跪一下吗?”..
楚阳冷笑:“折磨不行,该利诱了吗?难道你真的忽略了,我不跪你的真正理由吗?我从来没有否认过,你值得一跪,甚至值得我膜拜,但你开口让我跪,我就是不跪!”
白影略有几分哑然:“你这人怎么死脑筋了,这么简单的选择你都不会选,为了一时之气,放弃无限未来,你没长脑子吗?还是脑子长了霉?!”
楚阳嘿嘿冷笑:“前八任的九劫剑主都跪了么?”
白影点头:“当然跪了。”
楚阳讥诮道:“那他们现在在哪里?”
白影顿时语塞。
楚阳紧逼问道:“他们如今可走上了通天大道?开启了大道之门?”
白影目光闪烁。一时间竟没有继续说话。
楚阳狂笑一声。道:“我从来不否认阁下的能力,但只要跪了就能开启大道之门?这是什么说法?若是大道之门需要屈膝才能开启,那么这样大道又有印证的价值吗!?”
“若是需要为人做奴才才能踏上所谓的通天大道,那么,通天大道又有什么值得我珍惜重视?”
“人生天地间,无非一口气!这口气竟也不争,还能争个什么?”
楚阳狂笑连连。声声如雷。
这一刻,他的狂,他的傲,他的跋扈与嚣张,无尽的放肆,竟是全无丝毫保留的倾泻而出!
我是主宰!
只有我才是我自己的主宰!
任何人。都休想让我跪!便是你,创造了九劫剑的那个人,天地宇宙之间的超级大能,也不行!
白影沉吟半晌,缓缓说道:“看来你是绝不肯跪了?我最后确认一次!”
楚阳轻声笑道:“还要确认什么,你把我的**摧毁了六次,又将我的神魂摧毁了九次,而且。都是用一种极其特殊的手段摧毁、复原……在这十五次之后。我不是还站在这里吗?!我不会跪的,如此而已!”
楚阳的声音嘶哑低沉。任谁受了如斯折磨,声音也好听不了,但就是这个嘶哑声音中却夹杂着隐隐的骄狂,还有无尽的桀骜,裂开嘴,很整齐、白生生的牙齿露出来八颗,竟是很亲切的一笑:“你觉得,在经过这些之后,我会不会跪?若是你,会不会跪?”
他猖狂的大笑一声:“我连这些都不怕了,天下间还有谁值得我跪?!”
白影沉默了一下,道:“不错,有你这一身骨头,一身傲气……纵然是面对任何人,也是不需要跪的,我也不能例外;这世上,除了你的血脉亲人,任何人,也不值得你这样的傲骨一跪,任何人,也承受不起,就是是这片天、这片地,仍旧承受不起。”
楚阳哈哈大笑:“多谢,多谢夸奖,真心感谢!”
白影这一句话,等于是定下了基调,结束了这一次‘跪与不跪’的事件。
“很好很好,你不跪我,自然不会有好处给不尊敬我的人,所以由我开启的通天之路与你无缘了。”白影微微地笑了笑:“你可还有什么话说?会不会后悔!”
“有!”楚阳肯定的,大声说道。
白影嘿嘿一笑:“什么话?”
楚阳一字字说道:“今rì的恩赐,楚阳铭记在心,永不敢或忘;期盼他年有朝一rì能与阁下真身对面交手,一论上下。楚阳将以阁下为平生目标,绝不敢忘,永不懈怠!”
白影哈哈大笑:“我听你这话的意思,好象是在跟我叫板呢?你不是想有朝一rì将我也这么整治十五遍吧?”
楚阳露齿一笑:“你说呢?”
白影哈哈大笑,笑得几乎喘不上气来,良久良久之后,才蓦然的收住笑声,很郑重的说道:“好!我等着你!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他凝重的道:“若是有朝一rì你的修为能够达到我认可的层次,我一定会给你公平一战的机会!若你修为到了,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的!”
他深沉一笑:“只是……希望你莫要让我等得太久,希望有那一天吧!”
楚阳眼中突然冒起来一股璀璨的光芒,重重的道:“不会很久!一定会有那一天的,一定是我去找你,讨一个公道!”
他的心中,竟莫名升起来一阵感激。
眼前的白影的真实修为到了什么地步,楚阳不清楚,就眼前的白影的实力已然远远超出楚阳的认知,唯一能确定的一件事就是:就算是雪泪寒,在这白影面前,也未必能是一合之将!
这还只白影显示出来的实力,那白影真身的实力有到了什么地步呢?!
自己或者要万年,数十万年、数百万年……才有可能达到那个地步吧……
但这个白影却应承了要与自己一战。
他并不认为自己永远不能达到与其对等的高度。
这已经是一份莫大的尊重,难能的认可!
答应的时候,却已经将自己视为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这份尊重;才是楚阳从他这里得到的最珍贵的东西。
一个大罗金仙,会与一个凡人约战么?
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
如今,楚阳与这个白影之间的距离,或者比之大罗金仙与凡人之间的距离还要遥远,但这白影却答应了,很郑重的应承了。
这是一种胸怀,一种海纳百川的超人胸怀。
楚阳在这一瞬间,竟有想跪他一下的冲动,不为别的,就冲他对自己的这份尊重。这份尊重,现阶段的楚阳真的无以为报!
……
远方,一黑一白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又同告松了口气。对于这个结果,两人却是很有些满意的。
到了他们的层次,站在顶峰实在太久太久了,刻下出现一个可以超出他们预算的人,实在是一件非常非常难得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件非常非常有趣的事情!
白衣青年微微一笑:“老黑,现在你可以认输了。”
黑衣青年哼了一声:“咱们的赌约是你要出尽所有手段,难道你就只有这些手段吗?未尽全力的你,也敢说赢?我说是你输!”
白衣青年摊摊手,好似无所谓的说道:“你若是认为那里不公平,你大可以亲自出手。连神魂千裂都能承受九次的人,我倒是很有兴趣观摩一下你有什么手段能让他甘心跪下。”
黑衣青年咧咧嘴,道:“对付他这样的办法多的是,你可以以他爹娘、以他的红颜、兄弟来要挟他让他跪,不信他不跪,这么简单的方法你别告诉你想不到……”
“滚!”白衣青年眉梢一挑,一股煞气凛然而出:“这样卑鄙无耻下流下贱的下作手段,你居然要我用?你以为我是你啊?”
“放你丫的屁!这么卑鄙无耻下流下贱的下作手段我怎么会说,我是说让你用,你听不懂人话吗?!”黑衣青年起手一掌一拍桌子,那张桌子分毫无恙,但四周空气却隐隐有了几丝波动,随即,天空中最亮的三颗星突然猛地熄灭了。
下一刻,空中就出现了无数的流星雨,带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空。
貌似天上的流星雨正是刚才那一巴掌造成!
轻轻一巴掌,近乎全无痕迹的一巴掌,最终效果却是不知道距离多远的三颗星辰震得爆裂,化作陨星!而面前首当其冲的那张桌子却是安然无恙。
这是何等修为,貌似太夸张了一点,真正超出“人”的认知了!
“好大的威风!”白衣青年撇着嘴:“弄出这么一出,你是在恐吓我么?我好怕啊!”
黑衣青年哼了一声。
白衣青年淡淡一笑:“你弄出这手,还不是当rì那三个大陆的创始者在八千年前得罪了你,没想到八千年后你还是借题发挥的将他们作掉了……居然还是利用我给你的怒气!平白让我也沾染一点因果,好算计,佩服佩服。”
…………
(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