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最后的美好时光

我们飞奔到教学楼,迎面却遇见一个行色匆匆的学生。我们和他檫肩而过,那染却突然停了下来。
“等等!”他突然转头对那个学生说。
那个学生犹豫了一下,突然,有加速向前跑起来。
“站住!”那染愤怒地朝他伸出手。
“别伤害他!”我连忙抓住他的手。开玩笑,如果真的让那染出手,那个学生就会没命了。即使是坏人也好,我也不想看见那染杀人。
那染不解地看我时,我已经朝那个学生飞奔过去。很快,我就赶上他了,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上。
“我让你跑!说,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鬼鬼祟祟的!”我踩在他的背上厉声问道。
“我,我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做啊。”那个学生有点害怕地抱着头。
这是那染也赶上来了:“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我们叫你也不停下?”
“我,我不知道。是,是主任要我这样做的。他要我寄一封信,并叮嘱我如果路上遇到兰斯老师和苔微,一一定要避开。”那个学生吓得全身发抖。
“寄信还要避开人?主任要你做的一看就不是好事,你居然答应他?你知不知道,你已经成为了罪犯的共犯了。”我忍不住大声呵斥他。
学生愣了一下,随机带着哭腔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主任说我只能把信寄出去,他就帮申请奖学金,我下个学期的学费就有着落了。”
我和那染对视了一眼。
“主任给你的心呢?拿出来给我们。”我挪开踩在他背上的脚,那个学生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
结果他手中的信,那染连忙拆开,看了一眼后就皱起了眉。
“这是什么文字?苔微你知道吗?”
我接过信纸一看,发现上面不是普通的文字,而是一些很奇怪的符号,类似原始的甲骨文。
“这不是文字,是密码。我以前看见老爸用过这种符号,他应该能看懂。”
“看来只能去问主任本人了。他居然匆忙让一个学生帮他送信,一定是遇到了紧急事件。不好,我们快去找他!”
“嗯。”我点了点头,扔下仍然摸不着头脑的学生,跟着那染往主任办公室走去。
可是,当我们冲进办公室的时候,里面没有人。不仅人不见了,就连办公室里的东西也一并消失了。看来大伯早就有了准备,只要我们发现他的身份,他就会立刻撤离。
“可恶啊,居然让他跑掉了。”我不甘心地捶了捶桌子。整个办公室被大伯都清空了,什么证据都没有留下。
“别冲动。苔微,你现在马上组织学校的猎人寻找主任,我去联系院长。”那染镇定地看着我说。
“我?那些人会相信吗?我只是一个学生……”我有些忐忑地看着他。
那染叹了一口气:“苔微,总有一天你会成为猎人同盟的领袖,你必须学会面对那些比你强大的人。况且我们手上还有布鲁克,听了他的供词,大家会相信你的。”
“那,那好吧。”
我还是有点不安,但有了那染的鼓励,似乎没有那么害怕了。
我用老爸的名义,把所有留守学校的猎人精英都**起来。我把布鲁克的阴谋跟大家说了,大家都义愤填膺地出去找主人,说要把他大卸八块。
可是那封信的密码还是没有人能破译。据长老们说,老爸真的是去国外研修了,而且还是去南太平洋的某个小岛,暂时无法联络上。
不用像这次研修活动一定是大伯提议的,他在这个时候让老爸出国,一定有什么机密的动作。这么说,想知道那封信的内容,非要找到本人不可了,因为老爸根本联系不上。
“那染,你说主任会躲在哪里?我觉得格里格森林的可能性最大。但森林太大了,我们人手不够。”我和那染也在校园里寻找他。
“放心,会有人带我们去找他。”那染胸有成竹地走在我身边,似乎并不担心。
“谁啊?”我纳闷,有谁会知道大伯在哪里吗?
就在我跟着他到处走的时候,突然,我们的前方出现了几个黑色的身影。
“血族!”我大喊一声,身边的那染已经全速朝他们飞奔过去。
我连忙跟上他,虽然很吃力,但还是隐隐发现他们是朝森林的方向跑去,因为熟悉地形,我勉强跟上了前面的人。
跑到森林里,那些黑衣的血族突然不动了,那染的身影也停在了前方。我穿过前方遮挡着我视线的树丛,来到那染身边,眼前的一切豁然开朗。
可是,我却很惊奇地发现,那染的前方,那些黑衣的血族中间竟然站着一个我以为看错了的人——塞巴斯蒂安。
夜色中,他还是那么华丽而高雅,黑色风衣裹住他修长的曲线,黑色的长卷发将白皙的脸衬托得更加精致,嘴角洋溢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塞巴斯蒂安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华丽血族的公爵吗?为什么他会和低等的血族站在一起呢?
“塞米,真的是你。”那染的眼神中流露出痛苦的的神色,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那染认识塞巴斯蒂安?而且,他叫他塞米?这么亲切的叫法,这两个人很熟吗?我的视线忍不住两个人之间梭巡。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难道说塞巴斯蒂安就是华丽血族里的叛徒?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塞巴斯蒂安笑了一下,似乎并不是很期待那染地回答,只是随口问出来。
“那天我在温妮的房间发现了曼珠沙华的刻痕。”那染的声音隐隐压抑着什么。
“哦,刻痕能说明什么问题吗?”塞巴斯蒂安似乎无意识地旋转了一下手指上的银戒。
天哪,他真的是那个叛徒!我还清晰地记得上次和塞巴斯蒂安见面的情景,对他还很有好感!
“你的银戒!我从没告诉过你,我在你的银戒上看见过曼珠沙华的图案。”那染有些痛苦地别过眼,语气却很冷漠,“塞米,你从不离身的东西出卖了你。”
“原来是这只戒指。我真是太不小心了,居然忘了除了自己外,还有一个人能碰我贴身的东西。”
那个人就是那染……我的目光在这两个绝美的人之间梭巡,他们站在一起的画面,就像一幅赏心悦目的油画,可是这幅画上的两个如天神般俊美的男子,却在这一刻,变成了敌人。
我突然理解了总是出现在那染脸上的忧伤。他曾经对我说过的那个很厉害的朋友,就是塞巴斯蒂安吧。我和布鲁克,那染和塞巴斯蒂安,呵呵,真的很像。
“曾经有人对我说,那染是我唯一的弱点,我不相信,或许我以为我能够容忍这个弱点的存在。可是……”塞巴斯蒂安突然意味深长地说。
塞巴斯蒂安,打算杀了那染吗?我连忙紧紧拉住那染的手腕。
塞巴斯蒂安顿时皱起了眉。
“苔微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他的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脸上。
“你们认识?”那染似乎很惊讶,把我拉到他身后。
“我们曾经见过一面,苔微小姐给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塞巴斯蒂安对我笑了,笑容却很残酷。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这个人,和上次见面时完全不一样了!我可以感受到他身上强烈的杀气,似乎仅仅用眼神就能把我撕碎。
“塞米,你是不是应该先对我解释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那染的话让塞巴斯蒂安收回安放在我身上的狠毒目光,他偏了偏头,面对着那染时眼神变得温柔无比:“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整个计划都是我设定的。只差一步了,只差一步我就能成功。那染,把那封信交出来,回到我身边,我会跟你解释的。”
“塞米,我不会把信交给你的。你这么重视这封信,甚至不惜把我引到森林里来,这封信上一定有你背叛华丽血族的证据。”那染厉声地说。
塞巴斯蒂安的眼神陡然阴沉下来:“那染,什么叫背叛?我从来没有效忠过华丽血族,也就无所谓背叛!你忘了我们的过去吗?忘了我们过去是如何被那个腐朽的种族侮辱的吗?”
那染的目光陡然变得清明:“你做这些就是为了报仇?为了报仇就要伤害更多无辜的人类吗?塞米,你太残忍了。”
“我一直都是这样。那染,你不会到今天才了解我吧?你想想,是谁让你拥有今天的一切,你真的要为了哪些卑贱的人类背叛我吗?”那让的话让塞巴斯蒂安的目光更加危险。
“今天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茉莉王朝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我绝对不允许你毁坏它。”那染的语气师从所为有的愤怒。
“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只有你才会把它们当作宝贝一样。你想要一个王朝吗?可以,只要我成功了,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只属于我们俩的。我没骗你,那染,你知道我从来不会骗你,我的计划里一直都有你的存在,我一直都想与你分享这世界。所以,把信交给我,马上。”
塞巴斯蒂安的话就像甜美的毒药,明知危险,却让你难以拒绝。他居然想跟那染分享这个世界,在他的心里,那染一定也是最好的朋友吧。换了别人,或许会很高兴的应允,可是我知道,那然不会……
我有些同情的看着那染的背影,似乎能看见他哀伤的眼眸。
“塞米,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信,我是不会给你的,你的王朝,我也不想要。”
强烈的杀气从塞巴斯达的身上散发出来:“你想要的是什么?就是那个腐朽的王朝吗?”
“你说的那个腐朽的王朝,是我这一生最想要保护的东西。我这么努力,不断变得强大,只是想要和你站在一起,你为什么要毁掉我的梦想?”那染的声音充满了控诉和无奈。
“那染,我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我们的将来。你说我毁掉你的梦想,难道你不是在毁掉我的梦想吗?”塞巴斯蒂安的怒火也熊熊燃烧起来。
“不,你所拥有的不是梦想,是野心!为了你的野心、你的仇恨,你伤害了多少人?”面对塞巴斯蒂安的怒火,那染丝毫没有退缩。
“呵呵,那染,你到现在还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吗?你是什么,你只是我塞巴斯蒂安的宠物,凭什么教训我!”
当塞巴斯蒂安说出“宠物”这个词时,我可以想象那染的瞳孔霎时收缩,愤怒的火焰从他身体里隐隐流泻出来。
剑拔弩张中,我有些害怕,我怕那染会失去理智,我不想让他变成那个样子。他这样痛苦和愤怒,让我觉得心痛。
我悄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掌。这一瞬间,那染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回头看了我一眼,目光渐渐柔和起来:“苔微……”
“别这样,你不是孤单的,至少我理解你。”我对他笑了一下,笑容哀戚却坚定。
“那染,你是我的,我要你离开那个女人!”塞巴斯蒂安突然愤怒的大喊。
我惊讶得看向他,这个人真的是把那染当成他的所有物,而不是地位对等的朋友。这样的人,永远无法真正理解那染。
“卑贱的人类,放开那染的手,否则我杀了你。”塞巴斯蒂安的目光就像要把我吃掉一样凶狠。
我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这个人为什么这么讨厌我,那目光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嫉妒!
这时,那染却选择挡在我面前,用听不清音调的平静声音说:“我不会让你伤害苔微的。塞米,你已经忘记了,可是我从来没有忘记,曾经的我,也是人类,是在你眼里最卑贱的人类。这么多年以来,我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变得强大,就能得到你的尊重。可是我错了,就算我得到全世界的尊重,在你眼里。我仍然是一个卑贱的人类,只能依附你的奴隶。”
塞巴斯蒂安冷酷的笑了笑:“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原因吗?你以为,跟我作对,破坏我的计划,就能跟我站在同一个高度了?那染,你实在是太幼稚了。”
“不!我只是明白了自己该保护的东西是什么!塞米,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你绝对拿不到那封信!”那染发出困兽般的嘶叫,我看不见那染的表情,可是我却哭了,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代替那染流下眼泪。我好难过啊!难过得快要死掉了。
就在我打算靠近她的时候,那然却小声对我说:“苔微,赶快走!我挡不住塞米的,你一定要趁她没追上来之前跑掉。如果找不到院长,就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不破冥,快走!”
不破冥?就是那个最强大的血族猎人吗?
我放下心头的疑惑,担忧地问:“那你呢?你怎么办?”
“不用担心我,塞米没那么容易杀死我的,你快走。”那然没有回头,命令的语气让我无法拒绝。
“你确定你能保护那个女人吗?那染,你想保护的东西太多了,我会让你知道你所谓的保护是多么不堪一击。”塞巴斯蒂安深色冷峻的说。
“快走!”那染突然回头冲我吼一句,然后整个人豁出去一般朝塞巴斯蒂安冲了过去。
我忍住所有的担忧,回头飞奔过去。我知道,只有冲出包围才有可能找救兵过来,留在这里只会拖累那染。
可是,我才刚跑出去几步就被人拦下了,而这个人正是我们苦寻不着的主任。
“大伯,你快点收手吧,你逃不掉的。”我厉声对他说。
“哈哈,执迷不悟的人是你们!放着统治世界的事不做,偏偏选择当无名英雄,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才不会做。”主任大声地嘲讽我,他的手上突兀地拿着一个鞋盒。
鞋盒?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手里拿的的确是鞋盒,而且这个鞋盒我还很熟悉。那不是当初我和那染一起去买的限量版匡威吗?主任是不是疯了,竟然把我的鞋子偷了出来。
就在这时,主任从我的身边跑过去,打开鞋盒冲到那染和塞巴斯蒂安正在打斗的地方。刚刚还旗鼓相当的那染突然身体一滞,倒在了地上。
他回过头,用不甘的目光看着主任手中的鞋子。
怎……怎么回事?为什么那染会突然倒下的?那双鞋子又是怎么回事?
我带着一脑袋的问号跑到那染身边,把他的头扶到自己的怀里,一脸警戒地盯着主任和塞巴斯蒂安。
“愚蠢的女人,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吗?那染的弱点就是匡威鞋!”塞巴斯蒂安满脸嘲讽地看着我,“看来你在那染心目中的地位也不怎么样,他连这件事都没告诉你。”
匡威?那染的弱点?
看着倒在地上,脸色苍白如纸的那染,我的心像是要碎裂开来。他为什么不早说呢?不,他说过了,他告诉过我,他会生病时因为匡威的关系。而我是怎么做的?我竟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那染,兰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的眼泪滴在那染的脸上,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虚弱地看着我。
“别哭,苔微,别哭。我不会怪你的。”
“你明知道匡威是你的弱点,为什么还要陪我去买鞋子?如果不是我任性,你根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的,都是我的错!”我大声哭号着。
“不,不是你的错,是我自愿的。我想看见苔微的笑容,想要陪在苔微的身边。我不后悔,真的。”那染的眼睛像是蒙着一层化不开的浓雾,从浓雾里流泻出的是满满的深情。
我的眼泪再次沾湿了脸庞,我好后悔,好内疚,我总是给他带来噩运,可他却总是包容着我,还反过来安慰我。我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
“卑微的人类,即使他只是我的玩具,你也没有权利触碰。”塞巴斯蒂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压抑着的愤怒从他的语言里散发出来。
我抬起头,毫不畏惧地看着他,即使他的手心已经浮现出一朵白色的光球,那束光芒正在不断壮大,就像他身上散发出的源源不断的怒气。
“我不会放开那染的,你想杀死他的话,先过我这一关。”我小心地把那染放在地上,他的眼睛又紧闭了起来,整个人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破碎。
“人类,你将为你的冲动付出代价。”塞巴斯蒂安似乎真的被我激怒了,他伸出手,五指张开对着我,接着,他手中的白色光球以极快的速度朝我扑过来。
我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自己的身体被击中的感觉。我曾经看见过那染的魔法,轻易就把布鲁克打倒。塞巴斯蒂安肯定比那染更厉害吧,或许我的身体会碎裂成无数片,承受剧烈的痛苦后死亡。
可是我不怕,如果是跟那染一起死的话,我不害怕!
可是,预想中的痛苦没有出现,就在我放弃一切的时候,一双冰凉的手臂抱住了我。我惊讶地睁大眼睛,白色的光芒吞噬了我眼前的一切。我什么都看不见了。看不见黑色的天空,看不摇曳的树影,看不见所有人,只能感受到那个用尽力气抱住我的身影,为我承受了所有的攻击。
我的眼睛被深深地刺伤了,绝望的泪水如雨般涌出。鲜红的血液源源不断地染上白色的世界,那是那染的生命。
抱住我的双臂逐渐失去力气,往地面坠下,我连忙反手抱住他,和他一起缓缓坐在地上。他的脸离我的脸极近,苍白的脸颊上,鲜血从他的嘴角涌出,而他的嘴角却还在为我绽放着哀伤的笑容。
“那染,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你会死的!”我用力抱住他,不知所措地为他擦拭嘴角的血液,心里像是突然破了个洞,怎么努力都无法把它堵住。
“别伤心,苔微,我不想看见你流眼泪。”他虚弱地抬起手,将我眼角的泪轻轻拭去。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像是要燃烧掉他所有的生命。
我连忙握住他的手,紧紧地握住,仿佛这样做就能留下他,就能阻挡死神的步伐。
“那染,你不能有事。都是我不好,应该死掉的人是我才对。”我用力摇头,泪水还是止不住地往下落,很快模糊了我的眼睛。
“不,不是你的错。或许,对我而言,死才是一种解脱。”那染气若游丝地说,“苔微,能够认识你,我很高兴……”
我的喉咙里发不出声音,只有紧紧相握的手能穿打我的悲伤和愤怒。一束阳光穿透浓密的树荫照在那染的脸上,天……亮了。
他的蓝色眼眸在阳光中绽放着希望的光芒。他缓缓地转过头,用我看不懂的复杂眼神朝塞巴斯蒂安望去,朦胧的视线让我看不见塞巴斯蒂安的表情,只觉得那随时都在放光的人矗立在黑暗中,看起来无比孤独。
就在这时,那染眼眸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缓缓地,他闭上了眼睛。玉山板卷翘的睫毛不再颤抖,被我紧握的手掌也失去了力量。
“那染,那染,你怎么了?你睁开眼睛!睁开眼睛啊!那染!”我发疯似的握着他的身体,绝望的泪水滴落在他白玉般的脸庞上,他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他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吗?不会用像天空一样包容的眼神看我了吗?不会温柔地为我拭泪,对我说“苔微,别哭”了吗?我的世界崩塌了,巨大的痛苦向我袭来,我紧紧咬住嘴唇,尝到了自己血的味道。
身体里那个破掉的洞再也无法填补,他将成为我生命中永远的伤口,一辈子都无法愈合。我终于忍受不住这仿佛天灭地的悲伤,痛苦地大哭起来。
“他竟然愿意为你死……”塞巴斯蒂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冷酷的声音再次响起,颤抖的声音似乎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刚才我在朦胧中感受到的那个孤独的他已经消失不见了。我抬头,满含泪水的双眸控诉地瞪着他:“为什么要杀死他,他是你的朋友啊!你可以收手的,他扑过来救我的时候,你是可以收手的!”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塞巴斯蒂安的声音再次变得冰冷,“我给过他机会了,为什么还要挣扎呢?为什么要挑战我的权威呢?他原本可以很幸福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用管,乖乖呆在我身边做我的宠物就好了。”
“所以你就杀死他?因为他不想做你的宠物了,因为他不再是你心目中的他了,你就要毁灭他吗?”我的心已经痛得麻木。
“是!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背叛我。既然得不到他的心,也要得到他的身体。死了也好,死了,他就永远不会反抗我了。”
塞巴斯蒂安转头看了看我,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轻轻一用力,我就痛得不得不放开那染。
接着,我被他狠狠地扔了出去。
“你想干什么?”我扶着剧烈疼痛的肩膀,眼看着塞巴斯蒂安把那染的身体抱在怀里,像是抱着易碎的珍宝。冷峻的脸上,眼神却有着让我看不懂的挣扎。
塞巴斯蒂安转头看了看我,目光立刻变得轻蔑:“你以为呢?他是属于我的,就算死了也是我的,他的尸体我要带走。”
“不行!你不能这样做。那染不会想跟你走的。”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扑过去抓他的手臂。
“卑微的人类,你有什么资格阻止我?”塞巴斯蒂安的红色眼瞳里闪耀着危险的光芒,我毫不怀疑下一秒他会用强有力的手掐死我。
可是我没有退缩,依然狠狠地盯着他。
“就凭我喜欢那染,而你却杀死了他!那染把你当做他最重要的朋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却杀死了他,直到他死你都只把他当做你的玩具!”
塞巴斯蒂安的瞳孔剧烈收缩,眼中闪过一抹杀机。他放下那染,手臂一挥,就把我整个人摔了出去。
再次摔落在地上,我觉得自己的内脏都快震得错位了。支撑着我站起来的信念只有一个,就是绝对不能让塞巴斯蒂安带走那染!
“你知道什么?我和那染的关系岂是你这样的人类能够了解的!”塞巴斯蒂安似乎生气了,他的眼神恨不得立刻将我生吞活剥。
我强忍着害怕和他对视,嘴里不断说着刺激他的话:“塞巴斯蒂安,你根本不配得到那染的友情。他总是和我说起你,在他的心里,你就像一个永远无法企及的目标,他想跟你站在一起,也是为了维护你们的友情。他一直想要相信你,直到最后都是相信你的,你却让他彻底失望了!”
明知道这样的话只会更加激怒他,但我就是忍不住说出来,难道这个人真的没有心吗?他看不到那染为他付出的一切的吗?为什么他会残忍的毫不犹豫地杀死那染,甚至连一句话都不留下。
“你给我住口!”塞巴斯蒂安终于无法忍耐,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大喊了一声,就有一阵狂风朝我席卷过来,仿佛可以把我整个人吹到天上去。
“我不会让你带走他的,你不配!”我大喊着举起手中的剑,猛烈地朝塞巴斯蒂安砍过去。
我知道自己的剑甚至无法碰到他,但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要拼死反抗。果然,我还没有跑到他身边,就被一阵更为狂烈的风刮了出去。可是这一次,我竟然没有摔在地面上,无数道蓝色的光芒掠过我的身体,将清晨的森林照耀得宛如白昼。塞巴斯蒂安身后的黑袍血族都不安地抱起头狂叫起来。
我的身体缓缓落入一双坚实的手臂中,那个人环绕着我,冰冷的脸颊贴近我的侧脸。
“塞米,你真的以为一击就能杀死我吗?”熟悉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令我的心狂跳起来,巨大的喜悦占据了我身体的每一根神经。
是他吗?那染没有死吗?
对面的塞巴斯蒂安眼中夹杂着惊喜、困惑、愤怒、狂热等种种复杂的感情,只有一个人可以让他泄露自己的情感。
我缓缓地回头,生怕自己会看见一张陌生的脸庞。可是没有,抱住我的人是那染,真的是那染!虽然他棕色的长发变成了耀眼的银色,水蓝的演童话为了浓郁的红色,红的透彻,红的发冷,红得让人心疼,但这个人真的是那染。
我仿佛在绝望的谷底看见了希望之光,那束光芒照亮了我的整个世界。
“那染,你没事了?你没有死?”我忽视他外表的变化,忍不住紧紧抱住他。虽然那冰冷的触觉让我的身体不住地颤抖,但我很开心,至少这份冰冷让我知道,他还是活着的,他没有死,他还伴随在我身边。
我知道,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放开他的手了!
“放开我。”就在我激动得无法自拔时,他冰冷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的心里“咯噔”跳了一下,缓慢地松开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个突然变得冰冷的人。银色的头发让他原本柔和的面庞显得有些阴冷,红色眼瞳中发出幽深的光芒,仿佛他整个人都被那股红色的妖艳之气蔓延。
不对,这个人是那染。我认识的那染应该像春天的阳光一样温暖,有着温柔的眼神和宝石般的笑容。这个人却陌生的让我颤抖,让我不敢靠近。
他伸手把我推到一边,整个过程都没有看我一眼,妖艳的红瞳一直注视着塞巴斯蒂安。他的眼神不再悲伤,只有怒火化成的光芒在红瞳中闪耀。
“那染,你终于成长了,我该不该恭喜你呢?”塞巴斯蒂安的嘴角扬起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热切的眼神就像在观察一件顶级艺术品。
“不准用那种看我!塞巴斯蒂安,我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宠物。以前不是,以后更加不会!”那染冷冷地开口,语气里没有一丝感情。
塞巴斯蒂安没有回应,只是微微跳动的眉头泄露了他不满的情绪,火药味瞬间弥漫了整座森林,就连树梢上的鸟儿也被惊起,掠过浓密的树林往远处飞去。
“长大了,就连称呼都变了吗?好啊,那就让我看看你成长了多少吧!”许久,塞巴斯蒂安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战斗瞬间展开,我几乎看不见塞巴斯蒂安的动作,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跳到了那染的身边,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把长剑,朝那染刺过去。那染伸出一只手,轻松地不出一个结界,挡住了塞巴斯蒂安的攻击。
让我惊讶的是,那染竟然不只是防守,在挡开塞巴斯蒂安的攻击后,立刻朝塞巴斯蒂安冲过去,手中也无端地出现一把长剑,和塞巴斯蒂安的剑很像。两把剑相接的时候,发出的碰撞声低沉而绵长,听起来就像人类的叹息和悲鸣。
那染的心也在悲鸣吧,当悲伤化成怨恨,他整个人都被极端的情绪控制。双剑相接之后,那染更是疯狂地攻击着塞巴斯蒂安。即使他仍然不是塞巴斯蒂安的对手,即使他的身体被塞巴斯蒂安的利剑刻下无数伤痕,仍然没有停止。
“那染,不要再打了!”我痛心的大喊,双手遮住脸庞,不忍再看如飞蛾扑火的他。
塞巴斯蒂安刚才说的话让我突然想起,红色的眼瞳是最高级的华丽血族才具有的特征,他说那染成长了,是因为那染的眼睛变成了红色吗?可是,即使那染成长了,也不是比他厉害的塞巴斯蒂安的对手!
就在这时,空气中突然传出一股异动,我放下捂着眼睛的手,警觉地朝四周看了看,只见不远处的树丛里有几个若隐若现的黑影朝这里快速移动。
借着微弱的晨光,我终于看清了其中那个熟悉的身影,太好了,是不破冥!不破冥,最强大的吸血鬼猎人,他回来了,我们有救了!
“我们在这里!”我连忙朝他们挥手。
与此同时,那群站在旁边的黑袍血族,都在大伯的指挥下朝我冲过来。我只能奋力抵挡。
幸好,救援的人很快就过来了,帮我挡开攻击的是不破冥的搭档克劳。
在大家的援助下,那几位照射了阳光的血族很快就被制服了,大伯也很不甘心的被抓住了。我喜极而泣,太好了,那染有救了!
可是当我转头看到那染时,笑容却凝固在脸上。那染身上的伤口又增多了,鲜血染红了他洁白的衬衫,在一次次攻击中更多鲜血涌出伤口。那染是不要命了吗?为什么他完全不保护自己,就像疯了一样不停的攻击。
“那染,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了!”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滑落,流进我的嘴里,我尝到了世界上最苦涩的味道。
“住手!那染你冷静一点。”就在这时,不破冥的长剑挑开了塞巴斯蒂安的剑,他伸手拉住那染,将他拉到自己身边。
那然的眼中像是蒙上一层阴影,除了塞巴斯蒂安什么都看不到。他甩开不破冥的手,再次朝塞巴斯蒂安冲了过去。
“那染!”我急得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想拉住他,克劳却挡在我的面前。
“别过去,那染已经陷入狂躁的状态,现在过去只会被他误伤。
“难道要我眼看着他被杀死吗?”我用力推开克劳,不顾她的阻挡,朝那染狂奔过去。我相信他不会伤害我的,绝对不会。
前方,不破冥已经和塞巴斯蒂安开始了战斗,那染正忍着痛,继续奔赴战场。
就在他挥剑的一刹那,我伸开手臂挡在他面前,看着他苍白的脸庞,痛心的流下眼泪。
“滚开!”他的剑指向我。
“不!我绝对不会让你去送死的!”
“再不让开我就杀了你!”那染的红瞳里甚至映不出我的身影。
“那你就杀了我吧,至少我不用看见你死在我面前。”眼泪模湖了我的眼睛,面对他染血的长剑,我有着献祭般的觉悟。
我已经不能再忍受失去他的痛苦,那种同比面对我自己的死亡还要痛千万倍!
我和他的眼神对峙着,时间对我已经没有了意义。我只想看着他,永远看着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轻轻挥动了手中的长剑,却没有杀我,而是从旁边绕过。
我一愣,随即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扑到他的面前用力抱住他,主动献上自己的唇。冰冷的唇碰上更冷的唇,我的脸却想要燃烧了一样火热。我颤抖的指尖揪进他的衣服,心想他要是推开我,我就化身八爪鱼,死也要粘着他不放开。
可是他没有,在嘴唇相贴的一刹那,他就凝固成了化石,全身僵硬起来。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忍住内心海啸般的震撼,我缓缓地退开距离却看见他双眼失神的看着远方。
我心疼的摸着他额头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划开的伤口:“那染,你醒来吧,不要让愤怒蒙蔽了你的眼睛。不管是多么痛苦的事,我都会陪你一起面对,求求你,醒来吧。只要你醒来,我不会再介意我们的身份,即使被命运之神诅咒,我也会告诉你,我爱你。”
眼泪滑落,我终于压抑不住悲伤,扑进那染的怀中。然后,我感到一双强健的手臂环抱住了我。
“苔微……”那染的声音在我头顶上响起。
我惊喜的抬头,只见他正低头看着我,虽然是红色的眼眸,却不再让我感到残忍和冰冷,宛如高贵的宝石,嵌在泛着晶莹水光的眼眶中,闪耀着迷离的神采。
“对不起。”温柔如水的声音泌入我的心脾。我的那染回来了,温柔的、亲切的、爱笑的那染,终于回来了。我忍不住再次扑进他的怀里抱住她,仿佛这样就能把它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我不管了,不管他是华丽血族还是人类,我都已经无法自拔的爱上他了!我要和他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那染,你不想要我的命了吗?”突然,塞巴斯蒂安嘲讽的声音撕裂了我的美梦。
那染的神情一凛,转头朝塞巴斯蒂安看过去,即使被猎人同盟围攻,即使身上的衣物稍显凌乱,塞巴斯蒂安仍然没有丝毫慌乱,不可一世的目光扫视过所有人,最后定格在那染的脸上。
“那染……”我很怕他又会变成那个让我害怕的那染,用力抓紧了他的手臂。
“放心吧,我不会在失控了。”那染轻轻握住我的手,转头看向塞巴斯蒂安,“塞米,我不想变成另外一个你。放弃你的计划吧,塞米,你逃不掉了。”
“我的人生没有放弃两个字!”塞巴斯蒂安的怒火再次被点燃,箭一般凌厉的眼神投射在我和那染的身上,“那染,你这个背叛者,没有权力命令我。”
“我没有!是你背叛了我!塞米。”那染忧伤的承受塞巴斯蒂安的怒火,“你选择了黑暗,抛弃了我们。”
我紧紧回握住那染的手,奇迹般地,我竟然在塞巴斯蒂安的脸上看见一抹转瞬而逝的悲伤。我会是那让,他的目光仍然和塞巴斯蒂安胶着着。
究竟是谁背叛了谁?谁抛弃了谁?这对他们而言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们已经站在了不同的阵营里,选择成为敌人。我的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涌出眼眶。
这是,越来越多的人从森林外涌进来,其中还有很多陌生的面孔。
“塞巴斯蒂安,你这个叛徒,今天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大喊着从人群中冲了过来。
伤感的气氛陡然被他的喊声撕裂,塞巴斯蒂安望向他的眼神再次变得残忍:“璃音,你以为凭你们就能打倒我吗?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塞巴斯蒂安举起手中的长剑,所有人立刻进入备战状态。可是他没有攻过来,而是在虚空中劈下一刀,原本无误的天空居然被他劈开了一道裂口,裂口中有黑色的气流在盘旋。
“任何人都不可能阻止我的计划。从今天开始,我是没有任何弱点的塞巴斯蒂安!”塞巴斯蒂安无比狂傲的声音响彻在森林的上空,我感受到那染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塞巴斯蒂安的身体慢慢浮上半空,嘴角扯出嘲讽的笑容:“那染,我们很快会在见面的。到时候我会亲手杀了你,让你成为我最完美的收藏。”说完,他的目光变得无比残忍而决绝,转身走进了那道空中的裂口。
“别让他跑了!”金发碧眼的少年飞奔过去,却只能看着裂口发出一道金光,消失在空中。一切回复原状,就像拿到裂口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该死,居然让他跑了。”少年狠狠地让下手中的剑,一连气急败坏的表情,却无损她绝美的外貌。
一场危机就这样被化解了,那染脱力地靠在我身上,随时可能倒下。我连忙扶住他:“那染,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没有力气了。苔微,让我靠一下。”那染抱住我,脑袋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却能感受到他全身散发的悲伤。
森林里乱糟糟的,我和那染却好像待在了另一个空间,任何喧闹都无法破坏我们之间的安静。
“璃音,你怎么带人闯进猎人同盟来了?万一引起人类不满怎么办?”一个人对气急败坏的金发少年说。
“我才不管那么多!我要亲手杀了那个该死的叛徒!”金发少年气得呲牙咧嘴。
“那染,这些人都从哪里来的?”我有点疑惑地问那染。
“别怕,他们都是我的朋友。璃音只是用愤怒掩盖他的痛苦。每次她伤心的时候就会发脾气,却痛就气得越厉害。”那染虚弱地说,“苔微,被人背叛真的很痛。”
“嗯,我知道。”我也被人背叛了。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在自己的身上划了一刀再往伤口上撒盐,痛得我无法呼吸。
“那染,不管有多痛,我都会陪在你身边。我们一起疗伤,总有一天,伤口一定会愈合。”我双手环住他,心疼的呢喃。
“苔微,我很高兴,你能在我身边。”那染更用力的抱紧我,我们的身体贴合得没有一丝缝隙,互相支撑着对方。
这样的姿势看起来似乎太亲昵了,不过我们都没有改变姿势的打算,也没有人过来打扰我们。全世界都在等待我们的心一点点平静下来。
“苔微,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那染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松开手,拉开我们的距离,看着我的眼睛说。
“什么事?”
“咳咳,就是刚刚,你抱着我的时候好像说了什么话。”那染困扰地皱着眉。
我的脸瞬间浮上一抹红晕,刚刚我抱着那染的时候说的话……
“那个,哈哈哈,我刚刚说了很多,我都忘记了。哎呀,这个不重要。”我连忙左顾右盼,期望有谁能来解救我,不过很显然,大家都很自觉的站在离我们好远的地方。
“谁说的,对我而言那是最重要的,你明明说了,只要我清醒过来就要跟我说那句话的,不能反悔啊!”那染立刻不满的抗议。
呃,他怎么会知道啊?
“啊!你明明就听到了!我恍然大悟,埋怨的等着他,却看到她笑的温柔的样子。
一时间,这样的笑容让我失神。我还不太习惯他的红色眼眸,太张扬了,可是那温柔的眼神却让我觉得无比熟悉。华丽血族又怎么样呢?我爱上的是那染,无关他是否人类。它有着比人类更温柔的心,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我的人,只要有爱,就够了。
“那时候我还没清醒,我想在清醒的状态下再听一次嘛。”那染一副很遗憾的表情看着我,我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像小白兔一样的兰斯。
说什么没清醒,其实他全部都知道。哎呀,该不会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主动吻他的事他也记得吧。天哪,那可是战斗的时刻,我居然无视所有正在拼杀的人,跟那染躲在一边接吻。
完了,完全没有力气回想。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他恶作剧一般笑着看我。金色的阳光从树荫中透射下来,将我们包裹在一片温暖的秋日气息里。
天亮了啊……
一片金色的叶子盘旋着下坠,落在那染的肩膀上。我突然觉得这个画面熟悉无比。抬起头,猛然发现自己竟然站在梦中的那棵银杏树下。跟随了我10年的梦境突然在我脑中回放。
“啊!那个梦!”我忍不住惊呼出声。
“梦?什么梦?”那染有点不爽的看着我,好像对我岔开话题的举动很不满。
“我以前总是会做一个梦。在梦中,你也是这样站在银杏树下抱着我。奇怪,为什么我会做这样的梦啊?”我疑惑他,越来越搞不懂那个奇怪的梦了。
那染的眼睛立刻笑得弯弯的:“这么说,我是你的梦中情人啦!”
“我在很严肃的问你。”我的脸又“刷”的染上一层粉红。
“我记得很多年以前,我曾有一次到学校找校长。莫非,那时候你就见过我,而且对我一见钟情,所以才会每天在梦里见到我?”那染越说眼睛就越亮,像占了很大的便宜一样。
“我才没对你一见钟情呢,你别胡说了!”我气得鼓起脸颊。早知道就不告诉他梦里的事了,看他得意的样子!
“呵呵,谁让你每天都梦到我呢?!好吧,你觉得不是就不是,就当作是命运的安排吧!命运安排我出现在你的生命中,你也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我们会幸福的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那染微笑的脸庞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水蓝的双瞳里闪烁着柔和而忧伤的复杂光芒。
我的心不由一阵刺痛。我们真的能幸福的在一起吗?
即使明知道华丽血族和人类的爱情会受到禁忌的诅咒,我也不想放弃。也正是因此,我的梦境才会那么矛盾而苦涩。
此时,我宁愿相信那染的话,很多很多年前,我已经见过他,对他一见钟情。命运安排我遇到他,爱上他,也一定会安排我们最终得到的幸福,我坚信!
迷离的梦境中,黑夜的银杏树下,黑发红眸的华丽血族朝我伸出双手,我感受着那绝望的爱意扑进他的怀中。冰冷而苦涩的吻,宛如一场禁忌的献祭。那个梦,原来是真的,可又不是真的。
眼前的那染,即使刚刚经历过痛彻心扉的背叛,仍然对我笑的无比温柔。我的心第一次和梦中重合,清晰的感受到那强烈到悲伤的爱意。不过,我不害怕,我不后悔,我只想不顾一切的抓住他,抓住这份来之不易的爱情。
我轻轻地踮起脚尖。主动献上自己火热的唇。那染的手臂紧紧搂住了我的身体,似乎在给我力量。
我们沐浴在阳光下,风吹过,满树的银杏叶如雨般飞舞,宛如一道最温柔的屏障,将那即将到来的所有阴谋和杀戮隔绝,这一刹那,便是永恒。
(——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