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共赴黄泉吧【第一更!】

“剑主大人,你这样去,就算能赶上,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剑灵焦急的道:“为今之计,就是赶紧向君上求援,只有君上……”
“来不及的,就算我现在想向你的君上求援,却又到哪里去找寻的,那里还来得及!元殊途此人就是一个色中恶鬼,之前又与我有了那么重大的过节,甜甜此次落在他手里,怎么可能幸免?以甜甜的脾气,一旦被人侮辱,那就是终生憾事,就算不会轻生,也是断断不肯再留在我身边的……”
“此事刻不容缓!能快一分就是一分!”楚阳大怒道:“只想想在这等时候,雪泪寒的官府大军仍是全无动静,连一个人都没有出现,哪里还靠得住?求人不如求己!”
“但,你现在的实力……”剑灵欲言又止。
“实力不是问题!但,身为一个男人,自己的女人因为自己出了事还不挺身而出的话,我算是个什么东西!”
楚阳的眼中几乎已经看不到眼白,完全的黑色,疯狂的黑色:“就算是我现在根本没有能力与他们正面对阵,但我最起码还有能力与他们同归于尽,拖他们一道上路!”
“别人拼命凭的是一条命,我拼命拼的,却是天地!老子并非没有底牌!”楚阳冷冷的说道。
剑灵骇然道:“难道你想要……”
楚阳一句话也不说,身子如飞,突然下落。他的心中。如同油锅滚开;焦灼的到了极点!
补天,我来了!
无论如何,我也要将你救出来!
不惜一切代价!
在他不要命一般的全速奔驰之下。片刻光景已经到了城外!
前面,就是墨云天的营地!
墨云天此次乃是三个超级门派联袂而来,当然有三个营寨作为老营根基。
而楚阳并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就向着中间的最大的营寨走了过去,一步步越走越快,全无半点犹豫、停顿!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而对方也没有承认。但这件事已经不需要推敲!就是元殊途干的!
除了鬼蜮,除了元殊途,再也不会有别人做这件事!
九劫剑此时已握在手中。剑光闪亮耀目,杀机四溢!
“谁?给我停下!来人止步!”一个声音骤然响起。
楚阳并不理睬,直直往前走。
几个黑衣人鬼魅一般闪现,堵住了楚阳的去路。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当先一个黑衣人冷冷看着楚阳。
“让元殊途出来见我!”面前的黑衣人。每一个都要比楚阳的修为高得太多太多。但楚阳声音之中并无半点起伏,只是平平静静的说出来自己的要求。
声音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全无半点生气。
“你?见我们少主?”那黑衣人哈哈笑了起来:“凭你也想见我们少主?你算是什么东西?”
“你不让我进去?那我自己进去了!”楚阳的眼珠轻轻转动了一下。
现在他的眼中,满目尽是灰白,看到的任何东西,一切的人事物,全都是灰白的!
全然没有任何的生命痕迹。
一向的冷静与睿智。在此刻,已经全然看不到了!
对方每一个人。都要比现在的楚阳实力强大!但楚阳只能硬闯!只能死战!
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出铁补天!
这个办法,就是最后一招,就是楚阳的生命!
楚阳没有任何犹豫!
楚阳缓缓往前走去,口中轻声说话。
“轻舞是我的女人,为了她,我可以做任何牺牲!”
“倩倩是我的女人,为了她,我同样可以做任何牺牲!”
“甜甜是我的女人,还是我儿子的母亲,为了她,我也不惜豁命一拼!”
“非是我要辜负你们今生,但现在有些事我却是不得不做的!”
“换做你们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我为了救你们也不惜一切代价,即使是我的生命!”
“我身为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那还叫什么男人?!”
“我连自己孩子的母亲都保护不好,那么将来见了儿子,我还有何面对!”
“既然命运已经将我逼到这份上,我楚阳……何惜一死!”
“何惜一死!”
……
楚阳的脚步越来越快,面前的六个黑衣人只听到他在喃喃自语的说着什么,但还真没有听清楚,楚阳就已经冲了过来。
声音也是越来越快。
“若是甜甜注定要有此劫,那么,我楚阳在此担了!”
“若补天注定要死,那么,我楚阳陪着她便是。无论如何,遗憾我不想有!悔恨我更不想有!”
“轻舞,倩倩,对不起了!”
楚阳仰天一声厉吼:“元殊途,把人交出来!”
突然,原本清亮的九劫剑上突兀地散发出来异常耀眼的极度光芒,威武辉煌不可直视,就像是天空的太阳,突然莅临人间!
“以我心血,崩毁万劫!”
楚阳哈哈狂笑,瞬时将九重天神功尽数逆转运行,所有九个丹田同时爆破,破碎,全部威能百川汇海一般,极限倒灌入死之丹田,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当然这一切除了楚阳之外,再无其他人得知,因为这一切都发生在楚阳的身体内部,即便是剑灵,虽然已经事前得知了楚阳将要做什么,却也没想到楚阳竟动作的这么快,这么毅然决然!
天空中突然间电闪雷轰,彷如天地雷劫将来,一道飘逸身影远远而来。却还只是一个黑点,似乎在大声叫喊着什么。
但楚阳并没有听到,就算听到了。也不会停止下一步的动作。
他坚决的,稳定的,将闪烁着刺目光华的长剑剑尖,毫不犹豫的刺入了自己的左胸!
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这一刻,他的脸色甚至很平静:“九劫剑主,颠倒乾坤!”
然后他突然神经质的笑了起来:“九劫剑主,九劫剑主。嘿嘿嘿,哈哈哈哈……”
心脏之中,殷红的血液即时喷溅了出来。
剑尖的刺目光华接触到鲜血狂涌。瞬时消失了,只有鲜血咕嘟嘟的涌出,染红了整个剑身,楚阳挺身而立。面无表情。
四周的黑衣人茫然不知所以:这家伙。来到我们这里。说了一通不知头尾的话,最终只是为了在这自杀的么?
不得不说,这情形确实是太诡异了,太过超乎常理了!
难道你以为你自杀了,我们就害怕了?
便在这时,一股前所未有的暴虐力量突然从楚阳身上散发出来,楚阳猛地抬头,眼中射出来实质一般的凶光!
数千道、数万道、有或者更多的剑气凭空浮现。无方剑气瞬时充斥了整片天地!
以我心血,崩毁万劫!
这一招乃是九劫剑法的终极招数。这一招出来,不管面前有多少敌人,一概会被统统杀个干干净净!
楚阳前世不过武尊实力,但一旦发动这一招,却依然将无数敌人瞬时屠戮!
现在的楚阳乃是天级层次,比前世之时高了不止千倍万倍!
自毁根基。全力发动这一招的威能,绝对可以屠戮一位圣人!
当然,施展这招的代价同样惨重,先伤己命,再陨敌命!
只是,己命之终乃在敌命陨落之后,快意恩仇,自己纵死而不留遗憾!
楚阳缓缓的将刺入自己心脏的长剑拔了出来。
剑尖上沾染了九劫剑主的心血,殷红夺目,剑尖轻轻震颤,自发地散发出一股深沉到极点的哀伤意味弥漫天地,同时,一股足以毁灭天地的恐怖气息,同步出现!
沉沉压下!
楚阳飘忽的往前一步,漠然的道:“来吧,不管这里有多少人,一起上路,共赴黄泉吧!”
……
“糟了!刚躺下没一会怎么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呢?这他妈的叫什么事,什么事值得这么拼命啊?!”九劫剑中,那个影子惊疑不定的突然闪现:“我的个天哪,这下子可怎么好,这不好玩啊……”
……
帐篷里。
铁补天睁开眼睛的瞬间,便看到了一个黑衣青年,正带着邪异而满足的笑容盯着她看。
铁补天第一反应却并不是惊慌,而是异常平静的坐了起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见依然完好,便放下心头大石,冷淡的说道:“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便是墨云天的青年领袖,鬼蜮第一嫡传弟子,我的名字便是元殊途!”元殊途得意的笑着,居高临下的望着铁补天,充满挑逗意味的道:“美人,方便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铁补天皱了皱眉,道:“我这样的丑女,也能被叫做美人吗?难道这是墨云天那边的审美标准吗?这种审美标准却与我们这边大大的不同啊!”
元殊途哈哈大笑:“美人,不用故作姿态了,别人或者看不穿你的伪装,但本少主却是例外,本少主从小便精研观女**,一眼就能看出来其中玄虚。”
铁补天淡淡微笑道:“佩服。却不知这位公子将我带到这里,将欲何为呢?”、
元殊途见她身在如此境地仍能如斯镇定,也不禁暗暗惊异,邪笑道:“第一,我喜欢女人,或者应该说我喜欢玩女人,而你正好是我最喜欢的类型;第二,你还是楚阳的女人,而楚阳那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得罪了本少主;所以,我更要玩弄你,相信玩起来肯定会格外的过瘾,加倍的过瘾。”
铁补天冷冷道:“只怕会让阁下失望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