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师兄弟相见

咱么是给你们墨云天面子不错,但,却并不代表我们妖皇天就怕了你们墨云天!若不是妖后陛下的命令,谁他么稀罕理你们?
现在居然还敢跟咱们摆起谱来了……
……
楚阳一觉醒来,只觉得浑身轻松,之前的所有伤患,已然尽数消失无踪,而且,自身修为居然又有增长,增长的幅度还相当不小呢。
超级版九重丹,功效的确是不同凡响。
“如今貌似快要到天人初级巅峰了……”楚阳感受着自己体内汹涌澎湃的力量,有些出神的想这。
正在感受着,突然隐隐听到风声嗖嗖,有人正向着自己这边摸过来。
通过气机的感应,可以基本确认来人没有什么恶意,这点判断楚阳还是可以做出的,但即便如此,楚阳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来人没恶意是一回事,可是他的身份来历却又是另一回事!
不是说没有恶意就万事大吉了,眼下兵凶战危,任何一点不经意的意外,都可能导致极可怕的后果。
楚阳不敢怠慢,悄悄放出神识查看一下,唯有确认来人是谁,才好做下下一步的对应策略,乃至一看之下不由得一怔。只见白雨辰等人正在向着自己这边走来,虽然这班人都已经易容改装,但,那本就是出自楚阳手笔的作品,楚阳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现在,白雨辰断臂已经用造化之功重生。两条手臂自由摆动,与常人无异。
前后左右,看似全然不相干的十几个人。其实都在向着自己这边过来。
楚阳叹了口气。
他们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
幸亏,现在自己已经将三大门派的人手消灭得差不多了……
要不然,就这样的热血冲动,只会送死。
若单只是送死也还罢了,这个热血冲动,极可能引爆极其可怕的后果,动辄可能导致全军覆没!
现在的楚阳并不知道。就在他陷入深度睡眠的那会,三大门派仅存的一小部分人也都已经被谈昙给坑死了,此刻的孤竹城。再无对白雨辰等一干人熟悉的活人了!
风声飒然,白雨辰等人各自以最小心的方式,几经周折,几番徘徊。先后进入到了这个小院之中。在外面的人。完全都没有人发觉这一细微却异常的变化。
只是当他们真正站在楚阳面前的时候,却一个个都不说话了。
“我知道你们出来做什么。”楚阳微笑了一下:“说实话我还是很欣慰的,但事实,却是你们根本不应该出来的。”
白雨辰和煦的微笑,恭敬的道:“庄主大人,即便是要对于最恶劣的情况,我们一干人等也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始终就那么龟缩着不出来,只有庄主一个人在外面浴血厮杀保护我们。这种滋味,却是生不如死。”
楚阳默然的叹了口气:“好吧。”
那些人中的每一个人都是各自门派之中的超级精英。哪一个也都是傲骨天生之辈,楚阳保护他们,他们自然心怀感激的;但越是感激,就越不能允许自己坐享其成,并无出力!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车旭初说的这句话,几乎是所有人的共同心声。
楚阳沉默了好久,道:“既然如此,我就允了你们的心意,咱们就一起天翻地覆的大干一场!”
三十个人,昂首挺胸、气态俨然地站在楚阳面前。
当初离开墨云天来到东皇天,人数足足有千人之多,时至此刻,死得就只剩下这些人了!
“大浪淘沙始见金!”楚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各位,这连番战斗下来,你们仍旧活到了现在,足以证明每个人都是有两把刷子的,我的要求不高,就是活下去,只要你还能活下去,就要尽一切的努力活下去,绝不轻言放弃,这是我唯一的要求。”
众人面目肃然。
“现在墨云天军方的大军已经来到了这座孤竹城之中,数量至少要超过三万人!若是平均分配的话,我们每个人至少要对付一千人,甚至更多,如此才能有些微的胜算。”楚阳脸色凝重。
“这一次的情势仍旧是不死不休,但严峻程度却比我们一路逃亡之时所面对的敌人分量还要更加的严重!所以我希望大家……”楚阳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缓缓滑过:“绝不轻言放弃,保重自己!”
“绝不轻言放弃,庄主保重!”
三十个人尊敬的行礼:“若是此次能侥幸不死,希望他日能够陪着庄主一道纵横九重天阙;若是此次最终不免身故,能跟随庄主数十万里闯荡这一遭,也是无悔无憾的快事!”
三十个人鱼贯而出。
聚集在一起,目标无疑太大,还是按照原来的既定部署,三个人为一小组,各自分头行动。唯有在出门的这一刻,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些依依不舍。
此刻一别也许就是永诀,再无再会之期!
此番出去,就是生死未卜,或者就是幽明陌路。
或许,这已经是今生今世最后一次聚集得这么整齐了。
但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逝,随即每个人都是高高的昂着头,走了出去。
能够以这么少的力量,对抗一方天地大军;我们也算是前无古人!
死而无憾,此生足矣!
……
简单的部署了一下,送走了众人,楚阳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
虽然在众人口中得知了三大门派的人因为得罪妖皇天太子而全军覆灭,从根本上消弭了易容被人识破的隐患,但形势却并未就此扭转。
事实上,现在的状况比之前面对三大门派的时候还要更加的恶劣,墨云天军方的真实实力实在太强大了,凭楚阳这边的人力说是螳臂当车都是高抬了楚阳,实在是相差得太悬殊了,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较诸前次面对梦无涯之时更甚!
面对这样的恶劣局势,到底该如何利用现有的人手,以最低的伤亡,取得最大的战果呢?
这个问题,楚阳想了好久,始终还是没有任何的主意。
己方可用的人员实在太少;尽管人人修为不低,但相比较起现实的局面来说,却还是太弱了。
当双方实力相处太过悬殊的时候,绝对的力量是要凌驾在一切谋略算计智慧等等之上!
而楚阳现在要面对的情势,基本很接近这种情况了。
若是九劫空间现在可以重新启动,楚阳还可以拿出大把大把的不完全版九重丹,给每人分上几颗:来,等你受了重伤立即吃下去,然后立即复原,然后再度生龙活虎的投入战斗之中去吧……
若是能够那样的话,就算只是耗,也能多耗死很多很多的敌人,只要药物足够,甚至把敌人彻底耗干也未必不可能。
但问题是……自己曾经的最大超级外挂根本就不能用啊。
九劫空间打不开!
如此关键的时候,掉了链子!
楚阳深深地叹了口气,心中祈祷:老天爷,您不要再玩我了,拜托赶紧让九劫空间打开吧……我真心的受不了了……
正在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胡思乱想着,突然外面又有了动静,看那动向,分明还是向着自己这边而来的!
楚阳这会心中可是真正纳闷了:怎么回事呢?选择这里本就是为了隐蔽,今天可倒好,接二连三的上人,简直是门庭若市了……
貌似这回肯定不会是白雨辰那班人,他们貌似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去而复返的,那这一波的访客会是谁呢?墨云天军方没可能这么快就找上门来吧……恩,应该不是,这一波的访客也没有杀气,很是祥和的说,可这城市里我貌似就没有熟人呢……
不,怎么就没有熟人,今天不就撞了吗?难道真是……
噗噗两声,两个人从正门,光明正大的走了进来。
一个公鸭嗓子神气活现的叫道:“痒痒昂~~~痒痒昂~~~我知道你在这里,你的帅师弟谈昙来看望你了……”
楚阳顿时怒火万丈,一个纵身闪电般的纵出去,二话不说,劈头就揪住了对方一撮头发,随即就是一阵有如狂风暴雨的拳打脚踢:“我让你痒痒啊昂!我让你痒痒昂!你个混账玩意!你个该死的混账玩意~!”
那神气活现的声音瞬时变成了最最凄惨最最诚恳的求饶:“师兄……师兄啊啊啊……师兄您饶命啊,饶命啊……”
“饶你?!做梦去吧,老子今天就要代替师傅清理门户,打死你这个没有尊卑大小的混账玩意!”楚阳拳如重锤脚似流星,毫不留情,狂风亦已渐次演变为暴风、飓风。
他妈的,从九重天大陆一直到九重天阙,又横亘了两片天地,这才在此遇到的第一个兄弟,不痛痛快快打一顿如何能发泄心中的兴奋情绪!
刚才兵凶战危不是合适场合合适时间,原本还在遗憾,没想到你小子送上门来,天予不取,如何得了,天可见怜,终于让我有一舒心怀的对象了!
痛打半晌之余,谈昙貌似终于是被打急眼了:“你还打啊,差不多的了……我靠……你……你个混蛋,你再打我可还手了……我可真还手了……卧槽你还打……看拳……”
砰砰砰……
噗噗噗……
…………
<这一更补昨日。>(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