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八章 圣君是不是天魔?【补4】

“现在看起来形势好似一片大好,实则不过只是镜花水月,空中楼阁。”莫天机轻声道:“不管是反对木沧澜,谩骂木沧澜,又或者是反对元天限,怀疑元天限,民众的耐心与持久性,总是不会长久。”
“他们总是很容易被外力动摇、改变的……而且一旦改变,就更加容易盲从新的动向。”
“这是人性,若真到了另一个物极必反的时刻,势必将兵败如山倒。这一节,同样是毫无对策。”
“我们就算出尽所有手段暂时保持这种舆论热度,但我们……始终不是神仙,绝无可能长久的保持下去。他们总有一天会习以为常的。”
莫天机冷笑:“人类的适应性实在太强大了,这一节,真真令人深恶痛绝!尤其是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更是如此!”
楚阳不禁苦笑。
虽然承认莫天机分析人性的说法很有道理;但现在……却真不是分析人性的时候。虽然莫天机所做的分析乃是针对眼前战局来论,但楚阳听了心里依然不舒服。
——连楚阳听了都会觉得不舒服,那么一旦被别人听见了,那可就是真正的动摇军心了!
楚阳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严肃,瞬时正色地,甚至很有些沉重的提出来一个问题。
“天机,你说……”楚阳斟字酌句,沉缓说道:“……那位圣君大人,会不会也是……天魔?甚至可能……”
莫天机一下子瞪圆了眼睛:“传音说!”
楚阳苦笑:“其实我对这件事思量了好久;为何当年紫霄天帝紫豪孤身抗击天魔。圣君不管不问?为何紫霄天帝的五大护卫,全数死在了圣君辖区之内?为何圣君此后又与东皇发生战斗?为何元天限身为天魔,却被他这般护着?”
“一个人若是能够去到圣君那样的位置。难道真的有糊涂人吗?”楚阳皱眉问道。
莫天机皱起眉头,艰难的思考着。
这个问题,他考虑得的确是有些艰难。
因为楚阳这句话实在是有些石破天惊。虽然之前莫天机心中也有猜测,但,他的习惯却是在没有把握的时候绝不说出口来。
就只得他自己一个人摸索盘算。
骤然被楚阳将这个足以炸裂天地的问题摆到了明处,莫天机也有些措手不及,欲言又止。
而且。莫天机明白,楚阳现在之所以会突然提出这个敏感的问题,乃是想要自己站在对立的角度。来分析,来论证,来证明……圣君不是天魔!
这无疑更加的增添了许多难度。
“我自己以为……”莫天机的额头上渗出来细细的汗,不自觉的伸手抹了一把。道:“……圣君。应该……不是……天魔……应该不是。”
这句话说得可谓极为勉强。
楚阳很不满意:“证据呢?”
莫天机翻了翻白眼,几乎骂人:你说他是天魔,但是你的证据呢?这不是为难人么……
但这句话当然不能说出来。若是自己真的说了,莫天机毫不怀疑楚阳当场会暴揍自己一顿!
因为现在绝对不是抬杠的时候!
楚阳看着莫天机。
“证据呢。”楚阳再度很认真的问。
楚阳知道,莫天机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有些事,需要逼迫他去寻找,那么。就算完全没有理由,莫天机也能找寻出理由!
那句“无理搅三分”的名言正是在莫天机这种人身上得到发扬光大的!
而楚阳现在。暂时,至少在眼下,就需要这样的一个理由!
哪怕是无中生有!哪怕是不堪辩驳!哪怕仅仅只是推测!
也可以!
莫天机闻言皱着眉头,艰难的思索斟酌着。
事实上,自从当日莫天机知道了圣君力证元天限不是天魔魔孽的时候,就已经对圣君的身份起疑,作为一个合格的谋士,本就要设想周全,就算是再荒诞不羁的可能性也不能放过,可是圣君,这个九重天阙第一人,如果连他都要怀疑,如果连这个第一人都可能是天魔化身,那九重天阙还能有什么希望?
莫天机虽然明知道圣君有嫌疑,却仍是强迫自己放过这个线索。
这也是之前一系列传言之中,并没有质疑圣君为元天限力证的最主要原因!
那是一个不容动疑的禁区!
可是此刻,楚阳却在明明白白的质疑这个禁区!
良久良久,莫天机才道:“如果一定要说,那么却是有几点,可以证实圣君不是天魔。”
楚阳眼睛一亮:“说说?”
其实楚阳打心眼里就不希望圣君是天魔,宁可相信圣君只是因为什么外力所蒙蔽,又或者是因为什么特别因素,哪怕是利欲熏心,也要比圣君本身为天魔所化来得好!
“第一点理由,很简单,也很客观;圣君当初乃是九重天阙公认的天阙第一高手,当初由他主掌天阙,并非是他如何的德高望重,德行过人,而是他的武力乃是绝对的巅峰第一,无人可及!”
“九帝一后以下,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才让他占据了圣君的这个位置。而他当时若当真是天魔,大可以将九帝一后全部灭杀,毁灭天阙最精锐的精英。就算力有未逮,不能够全部杀死,但,找借口说是失手一次两次,却也不会是什么太大的事情,毕竟当日的九君一后,不过是一些个顶尖武者,非是如今权倾一方的王者。”
“因为那是生死之战!”
“若是那样的话,九重天阙必然将实力大损。而圣君并没有这样做,成全了今时今日的九君一后;此其一。”莫天机一边说,一边慢慢的整理着自己的思路,斟酌着用词。
楚阳默默点头。
“第二点,就是……这九重天阙的十方天地,实则乃是圣君亲自规范出来;这实在是一项通天彻底的巨大神通;而且……十大天地除了中极天之外,各自有一小块疆域巧妙连接……当然,除掉相对的那两大天地。”
“而连接的这个位置很微妙,就是……毗邻紫霄天!”
莫天机拿出一张地图,在地图上指出来这几个位置。
楚阳认真的看着,脸色也变得有些疑惑。
“这些完全可以说明……圣君当初划分十大天地的时候,真正的目的,一来是让天阙规范起来,有各自的严格统治规范,还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重要原因则是……防备天魔入侵!”
莫天机沉思着,说道:“这是一个相当卓越的防卫阵势,纵然我亲自摆布,只怕也不过如此。”
“九重天阙,实在是……太大了!想要完全统一,根本不可能!”
楚阳仔仔细细的看着,说道:“也不尽然吧;若是天魔入侵,各大天地派出兵马,的确从这里走乃是最佳最快的路径,但,反过来呢;若是天魔真的有所动作,入侵各大天地;这些个路径岂不也是相对来说最便捷的道路!这样做,很难说是真正方便了谁。”
莫天机笑了笑:“老大,你心中认定了圣君有问题,过于偏执了,这一节的思量却是过于偏颇了;天魔当初单只是对付一个紫霄天,就付出了那么巨大的代价!导致百万年不能再动一动;哪里来的实力同时对付十大天地的合力?”
“若是不分兵,天魔或者还能算得上是心腹之患!但若是分兵进击,天魔部众就变成了跳梁小丑,何堪一击?!”莫天机哼了一声。
显然对楚阳这次的鸡蛋里挑骨头很不满,若不是十足的证据,自己怎么会提出。
“还有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圣君上位以来,除了当年的紫霄天事件之外,这些年里面,九重天阙的整体实力,包括人口,以及高手数量,都要比百万年前……增加了数十倍不止!”
“不管增加的是财力、还是人力、或者高手修为……”莫天机说道:“全部都是实打实的战力!”
“从这一点上来说,圣君对于九重天阙,实在是有莫大功绩!”
楚阳搜肠刮肚,寻找破绽,却发现当真无法反驳,无从反驳,不由得郁闷起来,道:“照你这么分析起来,圣君其实乃是一个大好人?至少是天阙的大功臣,但,既然如此,当初紫霄天孤军血战又是怎么一回事?现在那么的鼎力帮助元天限,又是怎么一回事?这也说不通啊?!”
“若是圣君是好人,一心为了天阙着想,那么,难道紫霄天帝紫豪和东皇雪泪寒反而成了坏蛋么?”楚阳用力摇头:“虽然彼此接触不多,但我以为,这两位帝君,绝对不会是卑鄙小人!更加不会与天魔有任何的联系,这点没有质疑的余地。”
莫天机沉重道:“我虽然肯定圣君有莫大贡献于九重天阙,确实是天阙功臣,但却肯定没有说过……圣君是好人。”
莫天机露出一个讥诮的笑容,道:“古往今来,能够登上这等高位者……甚至是下三天的一国之君……也不会有一个好人!功臣和好人之间,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吧?”
“好人,实在难得登上高位。所谓帝王心术……从来就不只是说说而已的。”(未完待续。。)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