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送你一份大礼

君莫邪一直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眉头紧皱,仿佛在沉思。
李悠然激动了一会,喘了两口气,这才平静下来,深深吐了一口气,道:“这就是我的选择之所在。男子汉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若得三少点头,我李悠然再无所惧!”
君莫邪沉沉的笑了笑:“难道,我现在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有!甚至有更恐怖的影响力也未可知,现在的天香局面实在很明白,只要你君莫邪想要这国家亡,那么,天香帝国的覆灭就只在旦夕之间!甚至,在一夜之间屠尽皇室,也只是一个念头而已。只不过你还在顾忌君老大人的心情,再者,应该也是没有确凿证据,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李悠然咬咬牙,道:“若是三少仍是不能确定立场”那我也只好去至尊金城!若无三少的一点承诺,便有机会与三少为敌,悠然也只好选择一个明哲保身的方向”。
李悠然温文的笑了笑,大是坦然地说出了自己的两个选择。
君莫邪霍然站了起来,背着手踱了两步,眉头紧锁。
李悠然今天却是已经将话说得到了家,君莫邪也绝对相信,李悠然今天所说的,绝对是心里话。但,君莫邪虽然相信,却是不能释怀的。
以李悠然的品行,纵然眼下说得乃是真话,但在将来一旦与他生利益冲突,他的翻脸无情也是在预料之中的,因为李悠然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君莫邪不相信李悠然的承诺。一点也不相信。
再者,李悠然虽然野心大,能力也确实是不错,心机手段更是了得,但君莫邪并不认为,他就是管理国家的好材料。
此匆的李悠然是一个权臣的雏形,也是权臣的最佳候选;但却未必适合做一国的君主。
“或者是你将我看得太高了君莫邪皱着眉头,道:“李悠然,你今天把话说得足够坦白,所以,我对你也不隐瞒;你”实在不是一个君主的适合材料!你应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才是你的最佳位置!但若要是君临天下,你还欠缺了很多。”
“三少的意思是”不认可我的提议了?”李悠然有些失望,声音也有些尖锐:“到底是为什么,你们都认为我不适合君临天下?你这么说,我爷爷也这么说”哈哈,难道杨怀宇的三个废物儿子,能比我更强?他们都能有机会等着做皇位,我为何不能尝试?。
“你不能!因为你欠缺几分霸气,这个是骨子里的东西,你却是欠缺太多的度量,也欠缺足够宽广的心怀,更重要的是,你心中最重要的,始终是你自己。所以,你若是诚心诚意辅佐一代帝王,你将会是一代权臣,不仅能位高权重,甚至能名留史书,正邪是非,自有后人评说。
也能让国家强盛一时,但若是想要决策天下,君临宇内”你能力不够!”
君莫邪面对着这位昔日的对手,认真的说出了这段话。
“真的很巧合啊,我爷爷也是这样说”他说我若为臣,可保李家基业不堕;但若是为君”必然横祸来临,举家灭族!跟你的说法基本一样”
李悠然脸上有些额废,犹如一只斗败了的公鸡,突然狠狠地抬起头,脸色狰狞:“难道,让我李悠然一辈子居于别人之下?我不甘心!”
“你口口声声的你爷爷”实际上,你这一生已经被塑了形。你始终在你爷爷阴影之下,但你并没有觉得难受
君莫邪尖锐的道:“在朝堂上,你在皇帝之下;在家里,你在你爷爷之下;在同辈人之中,你在我之下;在玄者江湖,号称天才的你却更是完全排不上号!但你照样过来了这么多年!若不是你师傅将你推荐给了至尊金城,我绝对相信你还会继续的这样下去,甚至”一直到死!你都不会真正亲手去实现你这最大的野心!我说的这些话,对与不对,你自己心中比我更清楚!你逼我给出一个承诺,其实就不过是要一份对抗你爷爷的筹码而已,对吗?”
“更何况,我真的不喜欢你!始终都不喜欢!但你今日既然对我坦诚,我也不愿骗你。”君莫邪重重的道:“李悠然,到此为止吧”。
“哦?你另有皇帝人选?。李悠然沉默了一会,一缕头散落下来,遮住了他白哲的脸庞,尖然抬头,目光锐利:“难道是杨默?。
他不等君莫邪回答,就突然笑了起来:“难怪你做主让杨默入主贵族堂,难怪你让杨默负责招呼最难应付的皇家,原来你是一直在锤炼他。一直在锻炼他!”
李悠然笑得很冷,甚至,很失望,很绝望。“相信你不敢动他!”君莫邪冷冷一笑,似是似不是地避开了这咋小话题。对于李悠然这种人,承认了他就会想办法使绊子;不承认他又会怀疑,不如这样,若是若否地;二极,反而让他疑神疑鬼,举棋不定六而且,君莫邪认也可以**裸的说,这就是威胁!
“是的,我现在不敢动他!甚至,在天香城我都不敢动!”李悠然哈哈大笑:“既然如此,那么我选择去至尊金城!但,等我的实力到了我敢动的时候,我会回来。”
“或许到那时,一的早已经物是人非!对于高层次的玄者世界,你还了解得太少了!人世间,并非只有权势!”君莫邪若有所指,沉思着说道。
“我到了至尊金城,或者会与你为敌也说不定!”李悠然抬头,看着君莫邪:“因为你与天罚的关系,而我这段时间,已经了解了某些事情。”
“不,你不会,决计不会!”君莫邪冷笑一声:“因为你很聪明,在我崛起之前,或者你会,甚至你曾经做过什么;但是现在,你不敢!只要我君莫邪一天未死,你就不敢跟我为敌!但我若是死了,第一个落井下石对付君家的,却极可能是你!”
“三少真是太了解我了。”李悠然潇洒的笑了笑:“我虽然聪明,心机城府都不错,却始终有这个瞻前顾后的毛病。”
“所以你才不适合为君。”君莫邪冷漠地道。
“我不会放专的,一定不会放弃,事在人为,人定胜天。”李悠然站了起来:“君莫邪,我要走了。三天之后,我会前往至尊金城;以后再想相见,或者遥遥无期。诚如你所说的。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其实我也一样,一直将你当对手,从未想过能跟你交朋友,甚至,在此之前,都未曾想过有一天你我会如此平和的谈话。但临走之前,送你一句话。”
“什么话?”君莫邪饶有兴趣的一抬眉。
“这几天,要小心,千万要小心。”李悠然哈哈一笑,道:“就当做是我对你的小小回报吧。虽然你并未答应我的任何要求,更未给出我想要的承诺,但你毕竟听了我的诉说;再说,我实在不愿意,你死在别人手里,我一直在想着,若是能亲手杀死君莫邪,那对我来说,将是一件多么令我快乐的事情。”
“你这个愿望,相信今生今世都不会有实现的机会了。”君莫邪目光一闪,站了起来。
“我做了半辈子伪君子,而你君莫邪却只怕要做足一辈子的真小小人。其实我们两人,少了谁大家都会觉得寂寞。这个愿望,不实现也罢!虽然今生注定不能为友,但你在我前面,却始终是我的动力!”李悠然哈哈一笑,突然脸色一整:“三少,告辞了。”
他一拱手,转头而去,竟不回顾。
他今日里什么目的也没有达到,请求君莫邪的事情也是尽皆惨遭挫折,但他竟然立即就放下了,没有看出有半点不满或者愤怒。
甚至,在临走的时候还提醒了君莫邪一下。
君莫邪又缓缓坐了下来。
李悠然的话可说是很有意思。从他的话里,可以听出来,现在三大圣地的人,恐怕已经到来了!而且,即将对君家展开行动。
李悠然这一份礼,可说是送得不轻,很是不轻!
“你虽然从骨子里看不起李家的人,但你却未尝完全没有牵挂。你虽然崇尚无情、绝情,但你毕竟还有情,人总是人,如何能当真无情!”君莫邪看着李悠然的身影消失在转角门,低声说道。李悠然临去至尊金城之时,送这一份大礼,绝不是看君莫邪顺眼,更加不是为了报答所谓君莫邪今日听他倾诉,而是他根本就不看好天香皇室!只要君莫邪一旦动手,天香改朝换代只在旦夕之间。
所以李悠然临走卖这一份大人情,就是等于替李家换一个保命符。意思只有一个:到了那种时候,希望你对李家,网开一面,至少不要殃及池渔。
李悠然实在是个很聪明的人,不愧是天香第一才子的名头。尤其是在知进退这一项上,他准确地猜测到君莫邪的想法,但他毅然选择了替君莫邪保密,并未有任何的要求或者要挟,又或者条件交换。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现在的他,惹不起君莫邪!
就算做了,也不会有任何回报。
那就索性不如卖一个好!
君莫邪摇了摇头,叹笑一声。今日若是李悠然胆敢冒犯或者说出什么不逊的话,那他就死定了,君莫邪绝对不介意将他当场诛杀!
但李悠然却很聪明,竟然没有让他找到任何出手的理由!
又或者是君大少爷真的有点欣赏他,邪君要杀某人,需要理由吗?!
天空中一阵风雪花飘飘扬扬的落了下来,落在脸上手上,一片沁入心底的冰凉。
下雪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就在今天悄然而下,是否,这也在预示着什么呢?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