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酸涩的柔情……

此时,他还刻意保持着阴阳遁的隐身状态,自然是无形无影无声无但进入石洞之后,君莫邪却是大大一怔。地面很是干燥,也很干净,但,怎么说什么也不像是一个女子的久居之处吧。
缺少了意料之中的脂粉味。洞中寒气竟比外界尤胜几分,洞壁光滑,莹莹光,不用看君莫邪也知道,这个洞,直接就是在万年玄冰里面掏空出来的!
但这洞的内部却是颇为宽大的,深幽,而且曲折地拐了几拐,直到洞的深处,君莫邪才稍稍感到了一丝些微的暖意。
左边最里面,乃是一张窄窄的床铺,被褥叠得整整齐齐,隐隐有一股幽幽的香味,缓缓飘逸着。
右边有一张石桌,而正中央位置却是一个蒲团,一个白衣窈窕的身影静静地坐在蒲团*。,黑披肩,面朝着北面的方向,一动不动。
君莫邪的手指触摸着光滑的洞壁,突然觉得有凹凸之感,仔细看去,却见这四周的洞壁上,竟然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字,君莫邬定睛一看,不由得心头一震……
君无意的名字!整整刻满了三面洞壁,字迹纤细,看那样子「应该是用指甲生生的刻上去的;而且每一个字都是清晰之极,一笔一划,工整端正!
要以单薄的指甲在这种万年玄冰的洞壁上刻字,就算是天玄颠峰强者,只怕也未必能够!而寒烟瑶当初自愿幽禁在此处的时候,却绝对不是天玄!
那时候她就只是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家,也就比如今的寒烟梦略长,而且自幼娇生惯养,哪里能有这般深厚的玄气修为?既然如此,那这些字迹却又是怎么形成的?
君莫邪心中在震撼着,他细心的觉到,有些字迹分明上面有暗红色,想必,是磨破了指甲流出了鲜血……
看着这石洞中简单到极点的摆设,看着那条纤弱的身影,还有这满石壁君无意的名字,种种一切,不言而喻,君莫邬莫名地鼻头一酸,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感觉涌了上来,似乎是一阵酸涩的热流……
什么都不必说!
寒烟瑶,果然还是君无意心中的那个寒烟瑶!
自己的三婶!
夜夜望天香,今生不回头!
这个女人,果然是终生不曾回头过!
君莫邪飘过她的身侧,看着她凝望的石墼,不由得心中又是一震!
这最后的一面石壁上,竟整整齐齐地剁着四个灵位!
依次是君无悔、君无梦、君莫忧、君莫愁!
落款却是:不肖弟媳寒烟瑶恭立!
不用再说什么了,君莫邪已经深深的明白了这个女子的心!
情比金坚,爱比海深!
这位娇弱的女子,原来在心中早已经将她自己看做了君家的媳妇,君家的人!
难怪她会在萧家把持下受到这样的待遇!
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君莫邪已经在心里承认了这位三埤!这是一个刚烈的可怕,但却执着的让任何人都能够感动的,值得尊敬的女人!
突然,就在这时,坐在蒲团上的寒烟瑶轻轻的叹息了一声,轻轻地道:“来人是谁?请现身出来吧。”
君莫邬立时就是大吃一惊!我的阴阳遁可是从来都没有人能够觉,就算是尊者级的强者也从来没有看破过,面前这个女子充其量现在也就只得天玄颠峰修为,如何能够一口叫破的到来?
“请出来吧;你的身法固然极尽奥妙,我没有觉,但我却仍能感觉得到你的存在。”寒烟瑶轻轻的抬起头,眼神清澈幽冷,她的眼睛非常漂亮,毫无表情,五官精致,就像是巧手雕琢,每一分每一厘都是恰到好处;看到了这个女子,君莫邬突然间了解了一个名词的真意。冰清玉洁!
寒烟瑶整个人就如是一个钟天地之灵气所凝聚的精灵,空灵琉透
宛如空山夜雨后的翠竹,一尘不柒。:$身上下全没有任何一点修饰
也没有任何饰物,但却如清水出芙蓉,似乎任何饰物佩戴在她的身上,都会消减了她身上的这种出尘之气!她就只是这样站着,已经是足矣让任何看到的人心旷神怙!
而且面对着这样一个绝代风华的美人儿,绝对还不会让人从心底升起什么亵渎的感觉!唯一有的,就只能是欣赏!
也唯有冰清玉洁这四个字,才能勉强配得上这位绝色美人,这位苦命的红颜!
寒烟瑶的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闪了闪,继续道:“暗处的人,我承认你的隐泉法门极之独到,我甚至没有能力令你现身,我只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实;此间石洞,我已经独自居住了十年,整整十年……而在十年之中,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在这里居住过,这石洞里,每一个角落,每一点细微地方,我都十分清楚,每天每时每刻什么样的味道和感觉,我也是清楚明白得很。甚至连同是什么样的天气,洞中的气流如何流动,我更加明白得很。”“你虽然隐身巧妙,我若只凭本身实力也确实无从觉,但这些出玄功之外的感觉却都告诉我,有人进来了!”寒烟瑶静静地道:“话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你还不出来么?以你之实力,需要畏惧与我见面吗?”
君莫邪不禁苦笑一声,撤去阴阳遁的隐匿法门,现身出来。他确实是真的忽略了这一点。寒烟瑶在这狭窄的石洞中独居十年,而且无人陪伴,每日凄凄清清,胡思乱想,孤独寂寞之下,岂能不研究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而刻下,却正是这项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一点用处也没有的无聊研究暴露了自己绝无仅有的神妙阴阳遁!
君莫邬唯有元语,甚至是彻底的元语了。
事实上,这也不算是寒烟瑶的特殊本事,这样的灵敏感觉,只需要下山与人群混杂几天,回来之后立即就合消失无踪,但寒烟瑶却偏偏就是十年里没有一步下过雪峰!
此处山洞内部虽然不小,但……就算是给一个人一座城那么大空间居住,十年里没有任何人为伴,只怕这个人也会对城中每一处的花草树木都有莫大的了解……
只因为孤独与寂寞会逼着这个人去栽点事做,就算是再无聊的事情,也总比无事可傲要强!要不然,真会让人生生的疯的!
“你是谁?”寒:\}8瑶静静地看着面前这个风神如玉的少年,突然间心中剧烈的跳动了一下=怎么会■■■■■■这么像。那个人:\}难道■■■■■■想到这里,寒烟瑶的身子不由得摇晃了一下……
君莫邪歉然一笑,没有回答,却整了整衣衫,向着石壁上的四个灵位恭恭敬敬的拜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才站起身来。这个动作,却比任何言语都有说服力。
寒烟瑶只觉得头脑中“轰”的一声,一阵头晕目眩,脸色瞬时苍白如死,剧烈地摇晃了几下,只觉得自己眼前金星乱冒,她深深地喘了几口气,用力的抚平自己心中激烈的情绪波动,但心跳却是越来越显激烈,似乎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一般……
她急忙用手扶着洞壁,急促的喘了两口气,眼中的热泪却是突然断线的珍珠一般的掉落下来,哽咽的道:“你是……莫邬?”
眼前人那熟悉的面容,宛若曾经见过,君莫邪一句话出口,寒烟瑶就立即确认了他的身份来历,只是,虽然她已经确认了,但却仍是这般的不敢置信……
眼前之人本是自己除那人之外,最盼见到的人,但却也最畏惧见到的人!
因为这是自己盼望了十年的事情!而且是早已经绝望的事情!
君莫邪微笑道:“三婶真是好眼力,莫邪有礼。”
寒烟瑶一阵晕眩,几乎软倒在地,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那句话语,腰胧着泪眼,使劲地用手撑着冰凉的洞壁,有些梦幻似地问道:“你…刚才…你刚才叫我什么?”“三婶!”君莫邬清晰地道:“三叔派我前来探望您,最迟明天,我们就可以将您接回去了,让您与三叔团聚。”
这一刻,君莫邬突然觉得自己来的时候那种考虑寒烟瑶如果变心自己便会如何如何的那种想法简直是不可饶恕……根本就是典型的渣滓想法,真真的异想天开……如此情深意重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背弃变心?
寒烟瑶清楚地听到了这一句话,也清晰地听见了君莫邬对自己的称呼,但她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不敢相信的甩了甩头,似乎仍然没有清醒,眼泪刷刷的流着,却突然勉强到极点的微笑了一下,似乎要竭力的使自己的形象在亲人面前好看一些,但她却没有成功……
她喉咙中突然一声闷声的哽咽,她的撑在石壁上的右手也在一瞬间似乎失去了所有力量,无力地顺着冰壁滑下来,整个人就这么软软地滑倒在地,她无声地抽泣着、哽咽着,突然两手将头紧紧地抱住,浑身颢抖起来,肩膀剧烈的耸动,无声的、却是竭斯底里的哭泣起来……天知道寒烟瑶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
相比较起君无意,寒烟瑶无疑冬痛苦得多。她毕竟是个女人,是个感性的女人!
十年里,内疚、思念、自责、盼望、却又害怕,更不要说那无边无际的孤独和寂寞!
她在心中一直认为自己是君无意的女人,是君家的人,但却从来没有胆敢奢望过,君家会承认自己这个罪孽深重的媳妇!而她心里,却又是无比渴望着这个身份,她甚至想过,只要在有生之年能再见君无意一面,哪怕让自己即刻就死,也是心满意足的!
若是自己身死之后,能够在墓碑上刻上一个“君”字,这一生,也满足了。真的满足了,再也没有其他的任何愿望!
她从来也不敢奢求君家会让君无意迎娶自己过门,甚至连这么想也不敢。
因为她知道,当年的事,对君家的打击是多么的巨大,对君家的伤害又是多么严重,还有对眼前的这个少年的伤害……
但如今,君莫邪的这一句三郁,虽然只是轻飘飘的两个字,但在寒烟瑶的心中,却是如山岳一般的沉重!因为,这代表了君家的承认!
君家的人,专程来看望自己了。!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