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骨肉相残!

更重要的一点,直到现在,依然没有见到李家方面的人马参与此战!要知道,李太师多年积累下的部署实力,虽然其中高手未必会很多,但对于一般军队来说,却绝对是一股精锐中的精锐!若是一旦加入战局,必然会引起决定性的变化!至不济,也不会让二皇子这一方陷入如此苦战,随时有倾覆的可能!
皇帝那边虽然也必定另有后手,但李悠然操控此战的主导方针却是要以最大限度地引动京城混乱,最大可能的制造事端,越大越好,他心中早已笃定如山:反正一会儿君莫邪就会出来收拾残局!眼前的迳场大战,就当是看看热闹了,无论死多少也不会放在他李大公子的心上,全死光子-才是最好……
“这个李悠然……倒真是个人才!”君莫邬叹息了一声,喃喃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他举目看着平等王府那边的方向,想着小鬼杨就的样子,心中却是在想到:这个李悠然,我到底给不给他留下?若是留……是好还是坏?
如此人才,杀了……倒也真是舍不得,但若是留着……这世间除了自己,还有谁能控制得了李悠然的惊天才华与绝世心计?杨就……他许吗?
面对着千军万马的厮杀,但君莫邪却是自顾自的沉思起来,似乎面前的厮杀,根本不配一观,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铺面而来的杀气和呼喊的声浪,伴随着初春的风吹过他的额头,几缕长便这么随风飘起,瘩出了他微微皱着的眉头……
这一刻的君莫邬,看起来竟然有些深沉忧郁的味道,就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面对春花秋月流水岁月在莫名的忧愁着……
“万岁!万岁!””就在这时,战场中一阵呼啸,山呼海啸一般响了起来,君莫邪淡然抬头一看,却是皇帝陛下久攻不下,竟然手持长剑,纵马飞身亲临战场,他身后的御前侍卫们唯恐他有失,急忙也跟了上来。
皇帝御驾亲征,而且还是亲临战场,这对士气的鼓舞无疑是极其巨大的!御林军一方几乎都是红着眼睛不要命也似地扑了过来……所谓一将拼命,万夫莫敌,眼下更不止是一将拼命,一时间,二皇子一边压力倍增,纵然有上乘的阵法为辅,李悠然的绝妙指挥也要不支!
而众人围拢护卫的三皇子见己方已是占据了全面的上风,二皇子那边眼见开始节节败退,也顿时来了精神,龙精虎猛的大喝一声:“拿鼓来!本太子要亲自为父皇击鼓助威!希望父皇英明神武,一举击杀杨旦这个十恶不赦的叛逆!”
很快就有手下搬过来一张大玫,三皇子一甩披风,英姿飒爽地迈步向前,接过鼓槌,便是一阵狂风暴雨一般的疾敲!居然甚有节奏,看来盛传这位太子殿下平日里为他的妻妾们擂鼓助兴裸身蹴鞠……也不是什么捕风捉影的事。看今天的劲头,分明是久经训练啊……
鼓声密集如雨点,周围士兵纷纷大叫:“陛下威武!太子殿下威武!我军必胜!!”欢呼声震天投地,似乎现在已经取得全面胜利了一般一一r一一一
但大家浑然没想到,这位太子殿下之所枞存他父皇击鼓助威,乃是因为……皇帝都上阵了,自己这个太子不上去吧不合适,可上去吧……可是这位“威武”的太子殿下又实在太怕死,这才想出了这么一招折中的办法!
击鼓……虽然能鼓舞士气,但……毕竟是后方啊,而且是大后方,就算是冷箭……都射不着……不得不说,这位太子殿下也算是有才,起码算是急中生智!
战场前方厮杀浇斗愈演愈烈,双方尽都是鼓声如雷,旌旗招展,人山人海;就在这时,却突然间生了一件让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情!
三皇子杨黠……额,也就是如今的太子殿下,突然间把鼓槌一扔,热血澎湃的站起身来,一伸鸡也似的脖子,仰天长啸,那啸声穿云破日,果然是: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他这边长啸才毕,突然大踏步的迈出,用一种誓死如归的凛然气度,走向自己的战马!步履矫健,坚决!铿锵有力!背脊挺直,两条罗圈腿尽量的走着直线的猫步,尽显一国之太子的凛凛风度和罗园气概!
所有看到的人无不在心中夸赞:这!才是我们的太子爷!看,多么的英姿飒爽,多么的视死如归!多么的英雄豪迈……额?这是咋回事,这是什么说法呢!?只见太子殿下雄纠纠气昂昂一个翻身上了马背,突然两腿一夹,在所有人都膛目结舌之中,抽出马鞭,啪的狠狠抽了战马屁股一鞭子,大喝一声,平常公鸭舫的嗓子这一刻显得格外的豪迈豪壮:“本太子去也!男儿生当为国死,阿须马革襞尸还!父皇,您的小**来啦!”
居然还临场做出一句诗来!而且这句诗竟还是这般的激昂澎湃,足以流传千古!果然是有文有武,文武双全啊,真不愧为众望所归的太子爷啊。
有些人又是满口子的称赞起来,但听到太子殿下最后一句,却顿时都傻7眼!一个个张大了嘴合不拢来,满脸的惊愕之色……父皇!您的小**来啦”这叫什么话?
难道你父皇平常都不带着这玩意儿不成吗?还要你去送?若是没有……那络们哥三个哪里来的?可若自称?迳也太出格了吧?难道这是人家父子之1昝的爱称?霎时间众人大眼瞪小眼,尽都愣住。这等古怪一幕的导演者除了君大少爷昝是再无他人了!
说来这**的出现,也是比较有来历滴也,三皇子杨黠,名字中的那个“黠”字,比较不大有学问的君大少貌似真不认识,再说也没有认识的必要,所以一向都是拆开念‘吉吉,的。此刻隐身中对太子殿下施展了摄魂**,但言谈中却是带出了自己的习惯称呼,备然而然的就是“您的小**来啦……”
比较没文化的君大少爷居然连累得天香新任太子殿下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血肉横飞的战场之中闹出了这么一个大笑话。君大少心中很是有些抱歉,不过太子殿下明明喊的是‘吉吉”至于别人听成什么,那只能说这些人的想法实在是太不纯洁了,本少爷倒也不必过分内疚于心了……
再说了,反正他也是快要死的人啦……爱称呼啥就称呼啥吧……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所有人都楞成一圈的时候,太子殿下扬鞭催马,眉飞色舞,壮怀浇烈的从万马军中势不可挡的冲了出去,一马当先,一路冲向战场中的父皇!口中兀自不住口地高喊着:“父皇!您的小吉吉来啦……”
一时间,交战中双方人手尽都是瞠g以对!有些人直接错愕的举着刀剑,忘了砍下去,只是歪着头看着这策马狂冲而来的太子爷,一脸的不可置信……
然后,二皇子一方先从凶神恶煞之中醒悟过来,跟着更爆笑了起来……一个个捂着肚子,笑得涕泪横流:“国主陛下,原来您出来打仗,唯恐伤着宝贝那话儿,居然要事先保存起来了……陛下真是高瞻远瞩,臣等佩服到了五体投地啊!天香国有陛下这等小心谨慎的国君,何愁大事不成啊!大家都是男人,我们可以理解您的做法,哈哈……”
满场尽是一片哄笑,竟是无分敌我!
皇帝陛下气得一张脸了青,有心作,可是这个当口能作何人呢?作对方,谁会理你?作自己人,岂不寒了战士之心,没奈何之下,手足颢抖的大喝:“孽障!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
太子殿下杨黠雄赳赳气昂昂地冲过来,却兜头吃了一记大热屁,不由得满脸惊诧和委屈:“父皇,是我啊,我是您的小吉吉啊,我来为您助战来了啊,你怎么还骂我呢,我是您的小**啊,你不要我:i;……r……”
君莫邪纵然在隐身之中,也险些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不过,戏演到这个份上,也基本差不多了,可以落幕了!神识在这位太子殿下头脑中一指,太子殿下突然义愤填膺的怒吼起来:“羊蛋!给你老子我滚过来受死!”这一下更牛,直接成了他二哥的老子!
皇帝陛下瞬时气得嘀歪眼斜!可还未来得及训斥于他,却见太子杨黠怒吼如雷,一边嘴里不干不净继续大骂着,一边扬鞭催马,如入无人之境,战马矫若游龙,凌空一跃,跃入了战圉,泼刺刺的向着二皇子那边飞驰而去!
敌方人马凡是遇到他,或者是挡在他面前两边的,亢不人仰马翻的退开,马蹄到处,就像是一艘大船驶过了平静如水的湖面,波分浪卷一般生生地开出一条康庄大道!
竟然是一派万马军中要取上将人头的绝世风采!
“嗷~~~~太子殿下威武!”这边已经有马屁精开始声嘶力竭的助威叫喊起来了!
叫声尤自未落,太子殿下杨翡已经势如破竹的冲到了二皇子的面前,战马希津津一声长嘶,前蹄人立而起,有如天神降世!
[.]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