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如此参悟,真我,本源!

相信大家都猜出来了,这位黑衣人,正是命真大路,令三大圣地所有高手都闻名色变的九幽十四少,天下第一疯狂人!
但这千余年来的天下第一狂人,此刻正自欲哭无泪,郁闷憋屈到了极点!
天罚一役之后,这位当今天下的第一狂人,也是真正意义上的当时第一高手,遭受了多位圣者,圣皇的狂轰乱炸,几乎将一条命去掉了九成半还多!伤势沉重到了连它都难以承受的地步!
最起码来说,要想在短时间之内恢复原本的风骚,那是一丁点的可能也没有了……所以,虽然心中无限的不乐意不甘心,但他也只有躲起来养伤,企图早日东山再起,君临江湖!
但过了不过一个月的光晕,有一歌,在整个大6疯狂的流传开来,而且还是以流行般的惊人度,在几天之内就风靡整个玄炫大6!
嗯,忘了介绍一下,九幽十四少这位狂人,倒也不负自称“公子”之名,骨子里竟也是以为狂热的音乐烧友!甚至,连他自身的兵器,也是用九幽寒刃融掉之后,自己打造出来的意见怪异的乐器,似琴非琴,似筝非筝,似萧非萧&总而言之一个四不像!
他自己给那古怪的乐曲取个名字,曰“神曲”!
那一曲荡气回肠的“笑傲江湖之曲”在他无意之中听到了半圈之后,立刻惊为天簌,简直迷倒了茶饭不思的程度,但最难受的是,无论哪里流传的,却仅都不全……而且,怎么也要比原作少了几分意境,这让自认为乐曲大家的九幽十四少很是郁闷。
在打听了一番之后,终于确定了这曲子最初出处乃是这菊花城!同时还伴随有一个唯美传说:一位风度翩翩、浊世独立地白衣公子,在弹冠楼顶放声高歌,悠然弹琴,更在举手之间,击败两大尊者高手,从容飘逸而去,一路潇洒唱歌,几如天上地仙……
就之一夜之间,那位神秘的白衣少年,瞬时成了全天下女子的偶像……
貌似也成为了九幽十四少的偶像!
但恰在这时,九幽十四少也洞悉了,三大圣地也因缘际会派出无数的顶级强者,汇集到这菊花城。九幽十四少伤势虽然略有好转,但仍是颇为沉重,根本无法真个动手交战,但却在经过仔细的考虑之后,还是不辞劳苦,千里昭昭赶了来……
三大圣地去,无非就是对付那个神秘的白衣少年,若是真的成功了,那么,这一笑傲江湖之曲可就真的成为绝唱了!
也就是说,从此之后,或者就再也听不到原唱了……这对于爱音乐成痴的九幽十四少来说,不*是杀了头也难以忍受的事情!
所以他来了。
而且,九幽十四少自信,只要自己不露出行迹,不贸然动独门玄功,那么,就算是三大圣地和飘渺幻府所有的祖宗级别人物都在自己面前排队,也认不出自己!
所以他虽然不能动手,但却对自己的安全并不担心!
今天,乃是他刚刚进入菊花城的第一天!而且进入这个他心中的“音乐圣地”还不足半个时辰!正在向着“著名的”弹冠楼方向走去,心中也正在想象自己那位心中的“偶像”能够做出“笑傲江湖之曲”那样的曲子的大能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却万万没想到某项还没有见到,却兜头就遇到了这么一位极品!
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头,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粘上了自己;尝试着甩掉,竟然甩不掉,后来又较量了一路,九幽十四少也终于确定:这家伙,到也蛮不简单的,也算有根自己同桌吃饭的资格!
二来也是对这小子有些好奇:他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最重要的,他没有认出自己的真正身份?为何一眼就看中了自己?难道自己身上还存在什么破绽吗?
所以九幽十四少也就顺水推舟地接受了这家伙的邀请,反正都是要到弹冠楼,正好顺路;还能有人请客,有何乐而不为?十四少可不认为自己会被眼前少年克住,
但九幽十四少现在是真后悔了!现在的他觉得,自己接受面前这家伙的邀请,乃是这一千三百多年里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
若是时光能够重来……就算本公子玄功还在,那么,也是可被他揍一顿也不与他同桌吃饭……额,同桌吃饭还在其次,最主要的是:绝对不要和他说哪怕一句话!
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貌似自己就只是问了一句名字吧,后边引出事情,居然就让自己差点崩溃了……若是再多问几件事……九幽十四少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恐怖啊……
最恐怖的是,自己偏偏还不能动用半点玄气。
现在可是身在菊花城的内中,却是名副其实的是非之地,三大圣地高手云集。若是换做以往,就算暴漏了他也不怕,但现在自己实力未曾恢复,却是不敢泄露踪迹!
别看三大圣地之人,现在恨与其对抗的敌对实力恨的牙根疼,但若是在剿灭敌对势力和毁灭自己之中选择其一,百分之一万都要选择自己。
这里实力最强的圣级以上强者,大部分都是跟自己不死不休的老相识了,相信只要自己但凡是露出那么一点点的气息,立即就要如蝗虫噬五谷一般的涌过来,把自己啃得一点骨头渣都不剩!
以自己现在的能力,不要说是战而胜之,只怕连逃走都是问题!
但若是想要不动用功力,就把自己面前这个凡人的苍蝇甩掉……
以现在的能力不*是白日做梦!
所以九幽十四少悲剧了!
而且还是大悲剧!
自其降生以来,纵横九幽境地、玄炫大地前所未遇的大悲剧!
剩下的九幽十四少强烈地有一种龙困浅滩、虎落平阳的挫败感觉!
知道菜摆满了桌子,这位天下第一狂人还没有从那憋屈的情绪之中走出来,看着君莫邪的眼神,活脱脱的要吃人!
“请请请。请用,请用,千万别客气;”君莫邪殷勤待客,若是荣一位好客的主人的角度来评价君莫邪,他绝对称职加十分滴,但下一句话,让九幽十四少立即又有了一种先掀桌子的冲动:“……反正没钱,霸王餐嗬嗬嗬……不吃白不吃,吃了叫白吃,嘴快有,嘴慢就没有了……”
九幽十四少拿着筷子,刚喝了一口酒,几乎呛了出来,无奈的看着君莫邪:“本公子恨好奇,你……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你可不要胡说啊,本少爷哪里无耻了?本少爷好心请你吃饭,你还污蔑本少爷,你这人可是太难相处了!不过呢,你既然问到了,本少爷这么大度,还是可以指点你一二的,这个无耻啊,可是没有止境的!无耻,乃是一条通天的康庄大6,是一门易学难精的大学问,值得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探索,去钻研,去就和,我们要坚持不懈的努力,持之以恒的奋斗,锲而不舍的钻研、孜孜不倦的学习……无耻的境界,我们要不断滴冲击新高!当然了,本公子刚才只是泛称,因为本公子怎么会无耻呢……”君莫邪昂扬顿挫,宛若在作诗一般。
“唉~~~~不必再说下去了,我已经从你身上,已经看到了这门学问的最高境界!相信在这门学问上,您的成就已经是震古烁今,空前绝后了……”九幽十四少痛苦的叹息一生,抓起酒壶,仰起脖子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大口,脸上,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申请。出了喝酒,对满桌子的好菜也全然没有夹了一筷子的心情。
食欲全无,就算勉强入口也只是如同嚼蜡一般,不如不吃!
君莫邪心中偷笑一声,但她的神识却在密切的注意着面前人的一举一动,并且与自己心中的理解做着印证。
她现在早已认了出来,面前这个人,正是当日不可一世的九幽十四少!而且也看了出来,九幽十四少得伤势很明显还没有痊愈,否则,君莫邪又岂敢在他面前这般放肆?这可是个实打实的疯子,若是仍有几层实力尚在,只要一掌拍下来,自己保证变成肉饼!君大少爷虽然不会妄自菲保,但对这位九幽十四少的惊人实力还是很认可的。
但现在却是没有这份顾忌了,君莫邪自然也不会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一味的从东拉西扯,口若悬河,但却其实是另有目的。否则以君莫邪的性格,他又怎么会作出贪图一时口头之快而留下莫大隐患的事情?
但这一番接触下来,君莫邪却现。这位九幽十四少貌似并不是像传说之中那样的残暴!
九幽十四少身上,也没有什么架子,更没有风度可言。
其实这却是君莫邪也在一直追求的一种境界!
也正是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废话的目的所在。
因为他在参照!在参悟!
九幽十四少刻下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代表着它自身的成就。而这份成就,也在一步步的印证着君莫邪的境界,引领着他的参悟!
人,从贫困低贱之中一步步奋斗到成功,是一个过程。没有自身地位的时候,是一个样子;但一旦成功了,无论原本是如何沉稳的人,也会有些许时间的忘形。
这是人性使然,无可厚非!
于是那部分人就开始追求无谓的气度,风度等等一切外在的却能够表露所谓的“内涵”和“底蕴”的那些东西。
不管是然物外,还是淡泊度世,或者是飞扬跋扈,其实都是一种表象的伪装,所谓的贵族气度,更是如此。可以的追求之于,及时似乎用有了,但迷失了自我真我!
唯有在这样的境界之中再进一步,达到真正的巅峰,才开始认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而这个境界的人,往往都是自己骨子的真性情来面对天下。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完全没有任何的掩饰,丝毫没有做作伪装,这,便是做人方面的返璞归真!与武学玄功的返璞归真异曲同工!
但,这种真性情的返璞归真,菜是真正的然境界!也唯有刻下的九幽十四少菜是真我,菜是自然的最佳诠释!这种境界若是与武学的返璞归真彻底的融合,菜是真正的高手!
而这样的卓人物,却何其稀少!整个星球,数千年里都未必能有一个能够达到这样的境界!
这,才是真正的境界!君大少爷本身都没有达到的境界
自万年以降,拥有这份返璞归真气度的,以君大少爷所知,就只有两人,至多只有两人,一个乃是九幽第一少,第一少本身以*至越万物自然的更高层次,返璞归真自不待言,而另一人,就是眼前的九幽十四少!
君莫邪想要看看,他的这种境界,到底到了什么地步?能否能与本身玄功真正融为一体不分彼此?而自己距离这样的境界,到底还有多远,是触手可得,还是远远不及!
自从断断续续地听说过九幽诸少的事迹之后,君莫耶心中就隐隐地有了一种这样的明悟;因为,不管是褒是贬,但谈论到九幽诸少这些人的时候,无论是谁,基本评价都是一样的!
疯也好,狂也罢;这些人活得,都是他们最真实的自己!
由此,君莫邪突然在某一天想到了一件事:这,会不会是一种独特的修行法门?所以他在有了这份明悟之后,菜专门去鸿沟塔之中的资料库里一阵翻,翻到最后,至高境界的时候,君莫邪菜得出了一个令自己膛目结舌的结论!
这还真实一种境界!
这种境界,就叫做真我!
若是连“真我”都没有了,抛弃了,遗失了……还谈什么修道成仙?还谈什么破碎虚空成就大道?所以,在道法中,还有一种称谓,就是:本源!
而君打少爷真正意义上接触到得九幽诸少,除了未必再有机会遇到的九幽第一少之外,就只有眼前的九幽十四少了!
所以,君莫邪今日才会这般千方百计地挑起九幽十四少的负面情绪,就正是在借助九幽十四少的表现,来参悟自己的“本源”!
现在,随着九幽十四少的情绪越来越显得有些不受控制,君莫邪心中的感悟也是越来越多。甚至,突破在即!
真我本源,原来如此!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