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暴怒!

在此之前,君莫邪已经从自己能够设想到的最高极限来设想异族人的实力!但却依然没有想到,这一战会惨烈到了这种地步!
一开战,天罚竟然就损失了八位圣尊、一个鹰王、三千鹰族战士、两千熊族战士!
前后两个多时辰,就是这么惨重的代价!
而就实力而论,所有参战的战士每人都拥有一颗可以恢复任何伤势的回天丹,那可说是等于多了一条性命的宝物,最终却只剩下不足六分之一的人手!
那么,整今天罚森林,就算精锐尽出,又能抵挡多少时间?
异族人既然有这么强悍的实力,那么,以往历届的夺天之战,三圣一凶又是怎么打赢的?
要知道,君莫邪可就是以历代的夺天之战为参考模本,来设想的。(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圣者就能够参加夺天之战;圣皇是夺天的主力;圣尊,已经是最高层次的战斗。
一直以来,君莫邪就是这么理解的!
可眼下看来,似乎自己的理解有误!
但自古寒他们口中所说的意思,似乎就是这个意思啊。最多,再加上一位最高层次的巅峰决战,却也绝不会超过几个人。
“雪烟,夺天之战的旧战场,在什么地方?”君莫邪问道。
“以此往西南,约一千里的一个地方。”梅雪烟已经为鹰王缝合好了身体”鹰王的浑身翎羽,又已经整齐的披挂在身。与生前一样的威猛!
梅雪烟正呆呆的站着,闻言下意识的回答道。
“圣地有人镇守?”君莫邪一扬眉。
“怎会无人镇守?”梅雪烟道:“历代以来,三大圣地天圣宫都有极为强劲的力量镇守在那里!万年以来,这夺天战场,从未失守过!”
“恩,那里有人镇守?!”君莫邪的眼中顿时露出了刀锋一样的光:“既然那里另有高手镇守,那这边已经打得热火朝天、天翻地覆的了,他们怎地还不过来?这边的变故可不是一般的变故,而是阻隔两大陆的分隔天柱崩溃了!”
“他们如今,到底在何处呢?”君莫邪缓缓的抬头,看着远方,用一种异常淡漠的口气说道:“天柱山崩,威力巨大,如此威势之下莫说是普通人,就算神玄中人、至尊高手,甚至是尊者层次的高手,也有很大机会葬身在其中,即便是圣者,在这样的凛然天威之下,只怕也要受伤!但,却一定无法伤及圣皇!圣尊!既然是如此重要的地点,相信驻守在其中的高手”至少也要达到圣者层次吧?!既然他们没死,更不可能不知道这场变故,异族人此次可说是挟铺天盖地之势而来,他们会看不到吗?!可是为什么?他们为什么始终没有来到?”
君莫邪说出这番话时候的声音很淡漠,但,莫说是熟悉君莫邪的梅雪烟,就算是脑筋比较迟钝的熊王熊开山,也清晰地感应到了君莫邪口气之中,那种彻骨的寒意!
自君莫邪两世为人以来,从来就不曾有过如此惨重的损失,此战之后,这支先头部队足足损失超过八成以上的兵力,其中还包括了一位天罚兽王鹰王,八位天罚圣尊前辈,鹰族全部的精锐高手。
就侥幸存活下来的不足千人的熊族勇士”也个个带伤,战力大减,这样惨重的损失,如此之多的自家兄弟离己而去,君莫邪怎能不伤痛。
若说梅雪烟芳心寸碎,柔肠尽断,君莫邪同样不遑多让,甚至更严重,起码梅雪烟还可以在自己独处的时候偷偷流泪,还有君大少爷的安慰!
君莫邪却只能将这一切一切的哀痛痛楚尽埋心底,甚至不能向任何人倾诉!因为,他是男人!又是领袖!
其实平心而论,天罚此战,牺牲诚然良多,但战果却是辉煌到了极点,以自身五千余人的损失,足足毁灭了对方超过二十倍以上的兵力,其中更包括了象征异族最高层次实力至尊天忍十三人,百多位狂刀地忍,以及十数万的异族大军,这等战果,纵观这万年以降的岁月,玄玄大陆一边从来也不曾取得过,这样辉煌的战绩,相信不但是空前的,也一定是绝后的!
然而再辉煌的战绩,却也不入君大少爷的心怀,即便再大的战果,却也换不回自家子弟兵的性命!
君莫邪是一个极端护短的人,在他心中,莫说十万二十万,就算是全部的异族人,也不如自己的天罚兄弟一人重要!
君莫邪从来都知道战争是充满牺牲的,只要有战争,就一定伴随牺牲!可是他却不希望这个牺牲会降临到自家人身上,所以才会不记代价的给天罚玄兽们提升战力,更将如“回天丹”这样的逆天神药配备到人头,确保人手一颗,可是却依旧避免不了牺牲!
君莫邪心中的哀伤痛楚可想而知!偏偏却又没有一个可供宣泄的对象!所有异族都已经逃得没了踪迹,而这事却又似芋牵扯不到天圣宫、三大圣地身上……
可是就在这个当口,却让君莫邪意外得知了原来尚另有人负责镇守,而且还是人数相当可观实力非常高强的高手,君莫邪突然彻底的暴怒!
暴怒到极点!
刚才在大战战轮回之余,了解到天圣宫三大圣地实力之后,他本还在盘算双方实力,但在此刻,却已不考虑!敌人的实力,不必再盘算,杀下去就走了,早晚会知道。无论对方实力强也好,实力弱也罢,反正肯定都是要杀个干干净净的!
既然双方注定就只能有一方活下去,那实力到底如何,是强是弱都无所谓!
然而,在得知在天柱山此地的镇守高手明明有实力参战,却始终没有出现,这一结果却让君莫邪直接愤怒了,怒火瞬间上升到了极限!
天罚联军这次基本可算是全军覆没,在如斯的惨烈情况下,那些人居然没有出手支援!
若是他们出手襄助,天罚八大前辈圣尊会全部陨落吗?鹰王和鹰族勇士们会全数牺牲吗?
君莫邪此言声犹在耳,梅雪烟的呼吸蓦然停止,一双秀眸中,射出了难以掩饰的刻骨仇恨!刚才悲痛过度,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多想其他的。但此刻被君莫邪一言提醒,梅雪烟只觉得遑如天劫突来”竟遭五雷轰顶一般,一颗心猛然的爆炸了开来!
为什么?我们天罚为了帮助你们,对抗异族人,可谓是全力以赴,自天柱山事故伊始,就派出军力,不远万里赶赴战悔……
这些,全是为了夹陆,为子你们!
可是……为什么我们第一批联军日夜兼程赶到了,更在第一时间与异族展开大战,到了最后近乎是全军覆没!
而近在咫尺的你们,居然始终没有出手参战支援,甚至直到如今,还是另一个人也没有出现!为什么?!
难道在这等时刻,你们居然还是选择了柚手旁观!坐山观虎斗!?
真当我们是没有脑子的白痴吗?!
“该死!”梅雪烟咬着牙,从牙缝里迸出了这两个字,自刚才就隐蓄的那一身杀气再也压抑不住,瞬时升腾而起!
你们虽然没有直接动手杀我们,但我的兄弟,却等于是间接死在你们的手中!
这样的混蛋,甚至比那些侵略者异族之人更可恨!
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君莫邪同样充满杀机的冷哼一声,却再也没有说话。径自拿出了最好的药,为侥幸存活下来的一干熊族战士疗伤。
长空鹤唳,自天际远远传来。眺望观视,远处却如同连天白云,浩荡而至!
第二拨的支援人马。鹰搏空和风卷云两人率领着残天噬魂和鹤族三百玄鹤,终于到来!比预期的时间,足足提拼了半个时辰!
君莫邪脸上生硬如铁!
是夜”天罚邪君府联军在距离战场三十里之处,扎下帐篷营家,却始终无一人能够入睡。
也没有任何一人哭泣,整座营地静寂的可怕,压抑的气氛让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凌晨时分,鹤王鹤冲霄连同虎王带领第三梯队六千战士来到!
寂静的深夜寂静的营地中,突然传出了鹤王一声足堪惊天动地的悲啊……
梅雪烟一夜没睡,甚至连姿势都没有移动过,就那么坐在帐蓬中的鹰王尸体前面,整整的一夜、静静的一夜。
天罚惯例,死去的兄弟在身死之后的第一夜,须得有亲人长辈守灵,就是寓意送他最后一程。梅雪烟”乃是鹰王最尊敬的大姐,本应是不二人选,但她同时也是天罚皇者,天罚规矩皇者不能为子民守灵,即便是为自己的兄弟、同为天罚兽王的鹰王也不允许。
天罚玄兽,强者为尊,亘古如是,身为拥有最强实力的皇者是不能为任何子民守灵的!
但梅雪烟却不顾一切的将这条规矩彻底无视!默默地陪着自己的兄弟,度过这最后一夜,送他最后一程。
八位圣尊以及三千鹰族战士的灵牌,尽都整齐排列。灵台上密密麻麻,犹如玄鹰们仍是在列阵冲锋……
君莫邪、梅雪烟、鹤王鹤冲霄、熊王熊开山、虎王胡裂地五人静静地坐着。如同五尊雕像,纹丝不动。
鹤王、熊王、虎王的嘴角,不住的抽接着,但强自忍耐着,一句话也不说。因为他们害怕,只要一张嘴”就会忍不住哭出声来。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