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男绿女 第20章 风物长宜放眼量

上回说到,经历了无数波折的武铁军和杨伟俩战友终于重逢了,两人说到兴起之处,武铁军就拉着杨伟要商量一件大事,什么大事呢?这开篇就把杨伟吓了一大跳,武铁军居然要杨伟帮他挣五百万,要说别人说这话,杨伟就当他是白日做梦,财迷心窍罢了,可武铁军不同,杨伟最了解这武队长,18岁从军,差不多在部队就呆了二十年,从一个大头兵混起,后来又上军校,再后来提干,对于八十年代以后世界各国的特种作战颇有研究,他这骨子里就是个纯粹的军人,连结婚娶老婆生小孩这事都没放在心上,后来还是组织介绍才给武铁军在战地医院物色了个护士长两人成了家,那年武铁军已经是三十多了,那媳妇杨伟见过,长得水灵水灵的,杨伟几个战友合着乘人家探亲时到招待所听窗,被武铁军还砸了一暖瓶,不过这人要真说起来,对特种作战比对作爱的兴趣还高,对下属比对老婆还关心,这也是杨伟最尊敬他的地方。他知道武铁军这人直性子,小过小错他会偏坦你,但涉及地原则问题,他是毫不让步了,就像亲自把杨伟送进监狱一般,而杨伟怎么说起来,对这人也恨不起来。
  这个世界有财迷、有官迷、有色迷,搁武铁军,杨伟认为这货就一战争迷。一个人迷什么都无可厚非,这东西说穿了就是一种追求、一种理想,有这种追求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但武铁军有一点绝不会迷,那就是钱!要说这世上有不好色的男人估计没人相信,但要说有不好财的男人,这可多的去了,像这种在军营扎根长的男人,对钱根本就没什么概念,现在突然提到了笔。而且是一大笔钱,这很自然地就勾起了杨伟的兴趣。
  武铁军说地第一件是退伍兵的事。年前凤城公安局三名指标,武铁军本来打算招收个警校毕业或者复转军人来着,嗨,想法还没定,这说情地就有几十号人,连市委里头的大小领导都盯着这几个空缺呢!武铁军再一细查,这说情的里头。这二三流大学毕业生倒是不少,但偏偏就没有一个是对口专业的,居然还有学蓄牧专业的想进公安局,***,莫非想来公安局放羊不成?而另一个现状也让他不得不担忧,光市区就还有100多复转军人无法安置,全市就更不知道有多少了。有的在家已经等了两三年了,有地安排了进企业。基本就是没上岗就下岗,刚就业就失业………
  当然,这种条件下。进个正经单位就是最好的选择了,这公安局要在全市算起来也算个数得着的好单位,有传言道:一万二万进进门、花上十万进个人。说得就是现时下凤城就业的现状,要真想进个工商、税务、财政等热门单位,没这个数这事还就办不了。中国向来是礼仪之邦,什么意思呢。你不送礼。我怎么帮?………武铁军刚上任就碰到了一群送礼的,还真把他吓了一跳。这就为难,想要的人没有、想帮的人自己还碍于领导地面子没法帮、不想帮的还偏偏跟了一**!
  “你这说得什么意思?”杨伟瞪着大眼,一脸无辜说了句:“哥,你是公安局地还是民政局的,这烂事你也操心!”
  “别插嘴!什么毛病,听我说完再发表意见!”武铁军抽着烟,不耐烦在杨伟脑袋扇了一巴掌,就跟多年前一样,还是把他当个长不大的小娃娃。就听武铁军说道:“我地意思是,咱们帮这帮战友们就业怎么样,都是当兵的,都不容易,咱们不能看着战士们为国流血流汗,这到了了回地方了,再流泪吧!”
  “得得得,武哥,我连自个吃饭就业都是问题呢,你就别逼我跟你一起忧国忧民了,我没你那高尚的贞操!”杨伟缠杂不清地说道,挪挪**,离武铁军远了几公分,看样是以防再打躲起来方便!
  “是节操,你个蠢货。”武铁军待要再打,却没够着,看杨伟一脸贼笑,又被气笑了,这八成是杨伟故意说错损人的。又是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这事先挂着,我跟你说第二件,第二件你最了解……”
  武铁军又是侃侃而谈,杨伟一听,居然是自己最了解的事:保安!
  经过了年前保安服务行业的整顿,在凤城一时间这个行业成了真空,中国人最不缺乏打擦边球地本事,而保安不是被打绝了取缔了,而是换了一种面目重新出现了,比如在凤城娱乐行业,这黑保安是必不可少地,现在依然是没有少多少,经历了大检查之后,原来黑保安都陆陆续续又重新上岗了,只不过换了一身衣服而已;全市的各大单位遵纪守法却守出问题来了,自己雇保安不合法,合法地保安还没地方雇,全省许多地市都是公安直接插手保安培训服务的事,但真正要发展壮大、走向正规,公安无论在财力和物力上都是无法胜任这项工作的。所以,武铁军给杨伟提出了一个建议:要创建凤城首家的保安服务公司。
  杨伟一听头就大了,马上摆手:“武哥,你都知道我是黑保安出身,我再回这行业图个啥呀,我有毛病不是?”
  “咂,正因为你从事过这个行业,才有从业经验呀,干这还不是轻车熟路!将来,把这培训、招聘、安保、监控都纳入一体,那可是个好生意啊,别人想干还干不成呢!我就指着你把公司办起来,挣上几百万,把复转军人创业基金扩展壮大一下,多好的事啊,你小子怎么不开窍呀?”武铁军说道。
  “嗨,等等!这什么意思,好像是我挣钱,让他们花,天下那有这等好事,那干嘛你不能挣钱给我花来着!”杨伟大跌眼镜,这老武几年不见,会算计了。
  “你他妈少跟我装傻充愣啊………”武铁军手够不着。这就伸腿又是一脚,这口气一转又是说到:“为国。你要真是个蠢材,这话我就不跟你说了,说了你也干不成,在部队的时候我就看得出来,你小子虽然文化不高,但这心比别人多了一窍,干点奸商的事准成。再有。有我这公安局长给你做后台,你怕什么,还怕自己挣不了钱,咱就再退一万步讲,你自个挣那多钱干嘛,你得学会帮更多的人呀!我前段时间好好学习了啊,人家国外好多富豪。最后把身家全部捐给的慈善事业,这人品。你学着点,别光顾你那一亩三分地。我对你要求不高,三年。三年给我在凤城拿回五百万来,你自己挣多少我不管,怎么样?”武铁军说道,眼里满是自信,对杨伟的相信。
  “前期投资得多少钱?”杨伟被夸得晕晕乎乎,看样多少是有点动心了。这年头。靠着大树好乘凉。靠着大官好挣钱的理谁都懂,保安行业怎么个挣钱杨伟却是多多少少知道点的。要真有公安这后台撑着,除了笨地傻的,绝对没有挣不了钱地。
  “第一是要有场地,十几亩吧,训练场地,可以选离市区不太远的,地价便宜!第二是要有一部分建设资金,得一二百万吧!手续你不要怕,我通过省公安厅帮你办,别小看这手续,光这手续就把一大批想在这上头挣钱的人拒之门外了!”武铁军说道。
  杨伟一下子有点蒙了,这可是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投资啊,而且自己投得起,偏偏还不敢投,为啥,公司的事杨伟是当过几天经理有所耳闻的,这账面上的钱才是钱,自己口袋里装地基本是黑钱。而且真让武铁军知道自己有几百万身家,他不揪着你打破砂锅问到底都见鬼了!这杨伟一转眼还是不想干:“武哥,你这几百万投资,这不开玩笑吗,我就一穷和尚出身、前世都是放羊的,我梦都没梦到过那多钱!”
  “这个嘛,我也有准备!”武铁军在杨伟诧异的目光中,起身从办公桌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杨伟,说道:“这是我的复转安置费,二十万一分没动,还有你当兵时候在我手里存下的两万块钱,这事我跟你的师兄弟们说了,估计大伙凑和凑和,还能给你凑个三五十万,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想办法了!”武铁军一脸正色地说完,这样,绝对不是开玩笑。“哥呀!我………这………”杨伟一看盒子里地两张存折就愣了,存折下面,还有六枚军功章,最大的一枚是个八一勋章,是杨伟当年追逃时地嘉奖,是军区的首长亲自给他戴上的,那枚勋章后来就拉在了部队,杨伟出狱后也没心思再去想这东西。
  杨伟很小心地抚摸着自己曾戴在自己胸前无比荣耀地军功章,大漠上、雪原里、高山上,一次次与死神擦肩的经历像昨日刚刚发生过一般,如此清晰。那一个个已经倒下的或者还在战斗着的同伴们,那脸庞如此熟悉,就像在身边。当年睡在冰冷的大西监狱中,杨伟觉得自己上当了、自己受骗了,妈的卖命当炮灰这么多年,最后落了个这下场,可今天,再见故人,再见曾经戴在胸着地军功章,胸中依然是无法压抑地激动,军人之于一个真正的军人,这不是一个称号,而是早已镌刻在骨子里地血性,武铁军如此,杨伟,也是如此,不管你脱下军装成了高官商贾还是贩夫走卒,这刻在骨子里的血性却永远不会改变!
  这就是中**人,世界上唯一有资格称为“万岁兵”的中**人………
  沉默了一小会,武铁军看杨伟有点傻傻地看着军功章,就开口了,这声音听上去却再没有戏谑的成份,满是苍桑和沉重:“为国,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我还是感觉你身上还有军人的血性,这么多年,住监狱没把你打倒、混在都市里也没把你身上的棱角磨光,我一直担心你丢了本性,可今天一见我很高兴,你还是你。这些年你想想你干的事,你能当流氓地痞、能开饭店、能当黑保安、能看厕所、能为小姐出头收嫖资,为什么就不能为军人做点事情,何况你还是个军人,一个真正的军人………这次我到各县区。在泽州碰到了个越战退役的老军人,被地雷炸掉了一条腿。回来晋钢就业下岗,你知道他现在干什么?大正月天,蹲在大街上给人钉鞋,那情景看得人直想哭,你能想到他和你一样,也有一枚八一勋章呀!………还有,记得雪豹战队薛雨林吗?你老欺负人家孩子。这你不会忘了吧?”
  “记得,突击手!还跟我打过架。每次喝完酒数他捆我最凶!”杨伟低声说道,这是一个战友。
  “牺牲了,想捆也捆不了你了!”武铁军的话让杨伟又是吃了一惊。就听武铁军说道:“你被抓两个月后的事………最窝囊的死法,雪地潜伏时感染了肺炎,等围剿毒贩打扫战场时才发现他地尸体已经冻僵了,这孩子平时恨得你咬牙切齿。你知道整理他遗书的时候他写地什么,他说。他对不起你,他要等你出来,亲自去接你。和你一块喝顿酒,而且我以后再下命令,他再也不捆你了…………他连给父母都没留下什么话呀!”
  每次出征的时候,雪豹战队队员都要留下一封遗书,万一死在特殊任务中,这遗书就会交给家人。如果你活着回来了。遗书就会交还你自己,每次战友们还拿这个开玩笑。杨伟乍听有此等事情。一双眼睛不由自言的潮润了,鼻子酸酸的。吸吸鼻子,杨伟把脸歪过一边,飞快地把眼里滴出来的泪抹掉,问了句:“他家还有什么人?”
  “父母都在,都是军人,他是独子。”武铁军说道。
  “那天我得去看看二老,给二老磕个头……”杨伟有点动情地说到,这次,两大颗泪滴没有来得及止住,直接滴在了军功章上,亮晶晶的,煞是好看。
  “好了,这事强求不得,我本来找你就是把这你的这些东西和钱还给你,我这当哥地心就尽到了。”武铁军沉吟了半晌,开口说到。
  “别,哥,我干!我他妈干,有你在我怕个逑!”杨伟不管三七二十一,抹了把鼻涕眼泪,恶狠狠地说:“大不了,我把你们的钱全赔光了!你们再把我捆着磁禁闭拉倒。”
  武铁军先是一愣,然后又是咬着嘴唇哭笑不得地看着杨伟一幅无赖的样子,在部队的时候每次犯了错就是这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最后是嘉许地骂了一句:“小兔崽子,天生就这幅流氓得性,改不了了。”
  “那哥,我还有帮原来当过黑保安的兄弟们,要不都拉来入伙得了,跟我一块混得,人都不赖。”杨伟静了静,提了个要求。
  武铁军被这事问得是哑然失笑,这杨伟是个什么性子他多少揣得准,你给他一碗饭,他回头能还你一袋米,可能是从小没爹疼没娘爱的缘故,对这感情看得很重,这顿了下就说道:“你看着办吧,不违法不犯罪我就不管,还和以前一样,不管你还是你地流氓兄弟,犯了事,别指望我会保你。”
  “哥,那我要交不够五百万,到时候完不成任务咋办?”杨伟问道。这是提前打预防针,别到时候不好说话。
  “为国呀,这事呀就是尽心,这个复转军人基金还是筹划中,到时候会有专人管理这个基金,会向全社会募捐,不是你一个人是努力,我们这脱了军装的和穿着军装地都在关心这事,你尽心了,到时候那怕只捐了五十块钱,都是好的。你要不尽心,心思就不在这上头,就捐五百万、五千万,我武铁军照样一脚把你踹出门去!”武铁军解释道。
  “啊,这我就放心了!”杨伟如释重负,说道:“别我到时候卖了老婆都给你凑不着钱,又得收拾我。”
  “就你这样,能找着老婆都奇了怪了。”武铁军实在是无语,没好气地接了句。
  杨伟却是心情大好,这答应了这么大一件难事,反而觉得心情好多了,也舒畅多了,心里暗自忖着,看来,咱哥们也挺高尚的啊。这高兴之下,就邀请武铁军吃饭,什么饭,拉面一碗!
  “哈……哈”武铁军爽朗地大笑起来,这是凤城最低档次地请客了,而且请得是个处长级别的人物,也只有杨伟说得出这话来,应了声:“好,给你这个面子!我去!”
  杨伟的创业就从这天开始了。开始的第一天却是没有什么波澜,下午和一身便装的武铁军边吃边喝,喝到最后喝出了军人作风,扔了酒盅对瓶吹,王虎子一看这阵势就叫了声苦也,原来一个大哥喝醉了就耍酒疯,这又来了个大哥大,还没准出什么洋相呢!不过奇怪的是,今天两人都没耍酒疯,一开始是说,喝到最后,两人就哭,先是杨伟哭,后来连武铁军也哭,听着说起什么什么人名、谁谁谁牺牲了,家里还有什么人………再到后来,两人都哭累了,就着桌子,都睡着了…………
  唉,我真背,昨天看着7多张催更票,我以为是当天拿地,结果更了才知道,拿地是前天的催更,气死我了!看书地小心点的,投催更看准时候,别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血本无归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