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站在电影院的自动电梯上,电梯正向上升,一个肥女人转身和背后的丈夫说话,手肘撞向雅悠,雅悠几乎平衡不住向后仰,力祺情急拖住她的手,好让她靠着站住了脚。
力祺一直握住她的手,到超等的休息室,去买零食时才发觉,正要向雅悠道歉,却见到她送来一个温柔的微笑。没有冷眼,令力祺很兴奋,紧握她的小手,心竟然“卜卜卜”的跳了起来。若不是要付款,拿东西,他真舍不得把雅悠的手放开。
散场时,人挤,力祺再以护花使者的姿态拖着她的手,雅悠也没有任何不愉快的反应,还边走边和力祺讨论剧情。
力祺从没有这样开心过,活像个初恋的小男孩,拉拉小女朋友的手就兴奋一个晚上。
在酒店餐厅吃晚餐时,雅悠几次抬头都看见力祺注视着她。
“又发觉我像谁?谁的影子?”她说这话,可没有生气或讽刺的成份。
“谁都不像,你是你,独一无二的你。”他面红,十足十初入情场的小子。
“真好!我终于可以演回自己。”
“唉!这三十二年,我过得混混沌沌,一塌糊涂;犯过错,又做了很多傻事。”他哽然。
“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
“对不起,我几乎忘了约法三章。”
“我不是这意思,吃饭时想起不愉快的事,会影响胃口。你的汤冷了。”
“雅悠,你不会怪我旧事重提?”
“那要看什幺。”
他咽一下,小心的说:“小迪好吗?”
“很好,很健康。”雅悠提起儿子便开心:“他三岁了,我为他找到一间很好的学校,下星期开始念幼儿园。”
“三岁了!时间过得真快。”力祺又叹气:“我好惭愧,从未尽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我甚至……甚至连他的样子也想象不出来,我只记得他是个很漂亮的婴儿。”
“他长大了变得又丑又蠢,”
“只要是自己的骨肉,漂亮和丑陋总是儿子。况且父母眼中的子女,总是漂亮的。”
“想过要见见他吗?”
“想,天天想。”力祺喜极急问:“我可以吗?”
“有适当的时间我会安排一下。不过,我不会告诉小迪,你是他的爸爸。”
“我知道,早说好的,我能看看他已经很快乐。”
“快吃东西吧!炸蚝冷了不香脆。”
力祺心情轻松,一顿晚餐,吃得心满意足。
餐后,力祺引诱雅悠吃雪糕。
“我已经吃了甜品和水果。”
“你喜欢吃冰淇淋,而且它和香芒批、蜜瓜又不同类。”结果叫了两大客雪糕新地。
步出酒店门口,雅悠说:“哗!我真的好饱。”
“散散步很快就消化了。”
“主意不错,可惜附近没有散步的好地方。”
“今晚月色很美,我们乘车到海边。”力祺低着头问:“好不好?”
“好吧!反正太饱也睡不着。”
到海边,海滩石不少,雅悠又穿了高跟鞋,力祺顺理成章的握着她的手。
“爸爸说你经常到他家陪他下棋。”
“下班后没有什幺事做,一个人在家里,也是数手指计算我们下一次约会的时间,既然孤清清的,倒不如去陪陪他老人家。再说,我也没有别的亲人。”
“谷大哥呢?他没陪你吗?”
“因为我们的事,谷菱骂他是损友,前些日子我心情坏,他也有陪我。自从你答应和我约会,他没有再找我,只是打电话到公司,关心我们的友谊进展。他常称赞你十全十美,鼓励我努力。其实,他离婚后,反而少出外寻开心,专心专意巩固自己的事业。”
“谷大哥和谷大嫂离婚了?”
“没有爱情基础的婚姻,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雅悠低头轻踢一颗小石:“像我们一样。”
“其实也不一样,我知道你以前很爱我,我呢……”力祺说来也心酸:“毛病都出在我身上,唉!身在福中不知福,思想有问题、心理变态……弄到家散人离,最悲惨是失去一位最好、最值得疼爱的妻子。我真该死,其实死了也好,换一个人,重新开始。”
“现在我们交朋友,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还不满意?”
“满意,满意,”力祺忙着说:“只是,如果我懂得珍惜你,就没有那幺大的变故。兜一个大圈子还不知道结局如何,也不知道你是否接受我的诚意。”
“时间是最好的证明,真诚应该经得起考验。”雅悠站起来,看看他,他比以前真是消瘦憔悴了,显然他过得没以前好。
力祺也在看她,月光下的雅悠魅力四射,又另有一番美,他情不自禁的双手拥住她的腰,他正在低头,雅悠忙用手抵在他的胸前,柔声说:“进展得太快了,一天之内拖手、拥抱还要亲吻?”
“不,雅悠,我不敢,因为我尊重你,我只是想吻那你的面颊,可以吗?”他求着。
雅悠看他,略作考虑,把右边脸迎上去。
力祺珍惜地在她的面颊上吻了一下:“雅悠,你好可爱。”
“可爱比美丽好,起码你不是被美色所迷。”雅悠浅笑。
“我是被美色所迷,但是,你除了很美丽,还有很多吸引我的优点,真是数之不尽。所以,我对你的爱慕是由外至内,因为你拥有外在美和内在美。”
“谢谢。”雅悠看看表:“我们回去吧!我还有一份文件,明天便要决定是否通过。”
“你不是说过明天不用上班?”
“是呀!但我也要批阅文件,玛利下午到我家里拿回公司,后天有个重要会议。扫你的兴真不好意思。”
“不!只要你告诉我喜欢怎样做,我一定照办。”力祺再次拖起她的手:“我送你回去。”
力祺一直送雅悠到大门口,接过雅悠的钥匙,替她开了门,在她左边面颊一吻,把钥匙交回给她:“晚安。”
雅悠向他甜甜一笑,然后消失在门后,力祺心情轻松的离去。
晚上睡得很好,一夜无梦。
※※※
第二天公众假期,他下楼吃早餐,周伯把一个活页夹交给他:“司机说少爷昨晚遗留在跑车里。”
力祺打开一看,不是,呀!那不是雅悠要签的文件?他马上站起来吩咐周伯拿外农,早餐也忘了吃便开车到雅悠家去。
他着急,因为睡得太好,现在已经十时三十分了。
菲籍女佣来开门,力祺送雅悠回家时,在电梯遇见过她,因此,她开门让他进去。
屏风后是客厅,雅悠正在讲电话,看见力祺很诧异,力祺扬扬手中的活页夹,她一脸的惊喜,说了几句便挂上了电话。
“吓死我,我到处打电话去问,怎样也想不到留在你那儿。”雅悠接过文件很高兴,忙招呼他坐下。
“你把它留在我的跑车里,吃早餐时周伯交给我,我早餐也不吃便赶来了。”
“我给你去弄早餐,今天亚桂有事出外,露丝的烹任手法不合你意。”
“不要走开。”力祺捉住她的手:“早餐不吃无所谓,多看你一眼便足够。”
雅悠坐在他身边,菲佣递茶来,雅悠叫她倒杯鲜奶。
“妈咪。”小孩的声音:“齐叔叔来了没有?”
里面走出来个健硕小孩,脸圆嘟嘟,粉红的皮肤,鲜红的小嘴,样子漂亮可爱到不得了!
“雅悠,他是……”力祺看着雅悠。
“小迪。”
“这幺大了?多健康可爱。”他站起来,又蹲下去。小迪看见陌生人便停下来,雅悠过去对他说:“那是林叔叔,过去让林叔叔看看你。”
力祺连忙张开了双臂。
小迪穿著白短靴,“蹬蹬”的走过来,到力祺面前打量他一会,便向他欢笑。
“小迪,孩子。”力祺一把抱他入怀,不知怎的心一热眼眶一热,他跟着把小迪抱得紧紧的。
“叔叔,你哭?”
“是的,叔叔看见你……”他哽咽着:“太开心。”
“叔叔不要哭。”他用胖手指擦力祺的眼睛:“妈咪说,男孩子不哭的,小迪也不哭。”
“叔叔不哭。”力祺尴尬一笑,把儿子抱起来:“小迪,你那幺重?真强壮。”
“你还是第一次抱他。”雅悠看见他父子俩心里也很难过:“他满月时已经十四磅了。”
“小迪,林叔叔不好,所以叔叔失掉很多。”力祺举起儿子转呀转,儿子像他母亲一样贪玩,笑,开心极了!
“当心啊。”雅悠在一旁叫。
力祺怕雅悠担心,放下小迪,看见小迪打扮得趣致漂亮:“准备上街?”
“是呀!齐叔叔和我去海洋公园看大鱼。”他靠住力祺玩他的钮扣。
力祺心里一寒:“齐家卓快要来了吧?”
“咳!二十分钟左右。”
“我要走了。”力祺捧起儿子的脸,吻着他:“我今天真好运,可以看见小迪。叔叔要走了,希望可以再见你。”
“跟叔叔说再见。”雅悠把小迪拖开去,一面呼唤菲佣,她送力祺到门口:“谢谢你把文件给我送回来。”
“齐家卓真幸福,可以和你们母子俩欢度假期。”力祺握握她的手:“再见。”
力祺咬紧牙关,下了楼,上了车,把车驶到停车回旋处,伏在驾驶盘上哭了起来。
※※※
快下班时,雅悠来了电话,说工作实在太忙,不去吃下午茶了,请力祺在吃晚餐的地方等她。力祺也无心去吃下午茶,办公室总有做不完的工作,他也留在公司,差不多到约会时间才离去。
雅悠到来,穿件粉红色的裙子和小外套,一坐下先道歉。
“我也利用时间好好的清理一下积压的工作。”
“我临时取消下午茶,不是因为公事忙不过来,是为了小迪。”
“小迪怎样了?”他急忙接住问。
“嗳!这小胖子一上学就不听话。”雅悠一时倒忘了对面的是个男朋友,向丈夫诉说儿子的事情应该是合情合理:“他要我亲自送他上学下课。上学无所谓,我大不了不吃午餐,但他三点半下课,今天三点半我正在接见一位法国客,谈生意总不能谈一半,我请别人去接他,他连亚桂也不要,一定要妈咪。”
“小迪不是念上午班,下午十二时三十分下课吗?”
“是呀!但他小少爷早上起不来,穿衣服,吃早餐慢慢来,一副享受派头,两天上课两天迟到。我只好求学校把他转到下午班。我承认是太纵容他,他从小没有父亲,自然应该对他加倍疼惜。啊!力祺,对不起。”
“你说的是实话,小迪出生三年多,我根本没有尽过半天做父亲的责任。”力祺难过,但不逃避:“雅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
“你先说说听。”她喝着橙汁。
“如果你哪天忙得走不开,让我去接小迪下课。不是爸爸,做叔叔的也可以尽点力。”
“我说过他谁都不要,大概,初上学,他不习惯,亚桂带大他,他都不要。”
“让我试一次,他不要我,我马上通知你,我比较容易控制时间。”
“好吧。”雅悠想着,点点头:“明天,明天我们百货公司有个小规模时装表演,晚上我们要请出口商吃饭,我和家卓要忙到很晚。不过,你要答应我两件事,第一……”
“不要暗示我和小迪的父子关系,以免不公平。第二呢?”
“不要带他回家,人人叫他小少爷,他回来问我,我怎样解释?”
“好!我全部照办。”力祺打开餐牌:“吃饭吧!你没有吃下午茶,饿坏了!唔,今天有新鲜运到的纽西兰带子……”
※※※
早上力祺把工作做妥。他把其它工作分配好,告诉乐妃下午不上班。他两点半便急不及待来到学校,早到也有个好处,他可以把汽车停在学校门口附近的车位。
三时三十分正,传出钟声,一位男工开了铁门,然后两位亚婶守住铁门,跟着两位老师模样的小姐走出来,后面跟着许多小孩。
父母、佣人都挤了上去,老师分别把每一个学生交到家长的手里,很照顾,很有纪律,力祺看了很满意。
其中一位老师可能发觉力祺面孔陌生又有点超然,如此贵气威武俊朗的家长不多见:“先生,请问……”
“我是来接林耀迪的。”
“啊小迪,她妈咪来过电话;但,除了她妈咪,小迪谁都不肯跟,昨天邓先生、齐先生、甚至桂姐他都不要。”
“我想试一下。”他恳求。
“请你等等,我先把小迪带出来。”那位小姐走进去,不久,她拖着穿著校服,背个小书包的胖小迪出来。
“小迪!”
“林叔叔。”两条小腿跑跑跑,力祺一揽就抱起他。他四处看看:“妈咪呢?”
“喜欢不喜欢林叔叔?”他边说边接过他的书包。
“喜欢!妈咪呢?”
“你看叔叔的汽车漂亮不漂亮?”
知道孩子喜欢新鲜,而这类劳斯莱斯跑车,由于生产少,价钱昂贵,保养困难,全市一共只有三辆,小迪一定没有见过。
“好漂亮!小迪也有一辆。”
“那是林叔叔送给小迪的模型车。”力祺捏捏他的鼻尖:“不能开动的。”
小迪咭咭笑。
“车子外面好看,里面更漂亮呢!要不要进去看卡通片?”
“汽车会放卡通片吗?”
“叔叔不骗你,这汽车能放卡通片——小云、蓝精灵、小甜甜……进去看看好不好?”
“好呀!好呀!妈咪呢?”
“我们先去看看汽车是不是真的能放卡通片。”力祺把小迪送上汽车,扣好安全带,又向老师打个招呼。上了汽车先开了电视,小迪看见卡通片便拍手掌。
力祺确定儿子不会跳下车,便打了个电话给玛利,请她转告雅悠已接了小迪,怕她担心。
车到海滩,小迪又问:“妈咪呢?”
“你回过头去看车后座是什幺?”
“哗!好大只蝴蝶。”
“这不是蝴蝶,是蜻蜓;这是风筝,你玩过风筝吗?”
“风筝是什幺?”
“你没玩过,我们等会到海边,把它放高,它可以在天空上飞,很好玩。你妈咪以前最喜欢玩放风筝,我相信你也会喜欢。”
“妈咪呢?”第五次问了,带孩子真不容易,母亲在他心目中何等重要,大概他从小没有父爱——可怜的孩子。
“妈咪在工作,很忙。妈咪说小迪是个最乖最听话的孩子,小迪知道妈咪没把工作做好会不开心。所以妈咪说,小迪爱妈咪,小迪会让妈咪做好工作,妈咪忙的时候,小迪愿意暂时和叔叔在一起。小迪,你爱不爱妈咪?听不听话?”
“小迪爱妈咪,小迪听话。”
“叔叔陪你放风筝,让妈咪工作好不好?”力祺停了车,把他抱到膝上问。
“好!我们去放风筝。”
“先别忙,下课应该吃些点心。”力祺打开前面的小冰箱,把一瓶鲜奶拿出来,还有鸡肉三文治。待候儿子吃饱了,用湿毛巾替他抹了嘴和小手,然后才给他下车。
力祺一面拿风筝、线辘一面说:“刚吃饱别跑得太快。”带儿子比开高峰会议还要用足精神。
他先把风筝放起,才叫小迪过来握住小棍,表面上是小迪放风筝,其实真正操作的是力祺。
“叔叔,我会放风筝,你看我把风筝放得多高!哗!蜻蜓好漂亮……叔叔,它飞得真高……”
小迪可能遗传了母亲的血统,喜欢玩,更喜欢放风筝,但老仰起脸向天,扭住脖子,玩久了也累。
“会不会跳飞机?”
“会!在美国,妈妈天天陪我跳飞机。叔叔,不玩风筝了吗?我喜欢。”
力祺用硬币画飞机格:“已经玩了很久,现在我们来玩跳飞机……”
两父子在海边看过日落,力祺才带小迪去吃晚餐。
力祺自从再见雅悠,被她感染,他喜欢吃海鲜,想不到连儿子也喜欢吃海鲜。
小迪同样喜欢吃雪糕。力祺小心地侍候儿子,在儿子的面上,他见到雅悠,也见到自己。因此他常情不自禁的,揽住儿子亲吻。
饭后时间早,力祺带儿子去日本公司买雅悠喜欢吃的松子、糖和小糕饼。
虽然雅悠没有跟他们在一起,大概她现在正和齐家卓肩井肩;但他没忘记雅悠,玩什幺、说什幺、吃什幺都会想到她。
小迪虽然常问妈咪,但显然也喜欢和力祺在一起。力祺几次话到唇边,想问小迪为什幺不让齐家卓、邓公子接他?在三个叔叔里面,他最喜欢谁?到底他没有问,因为他答应过雅悠,他尊重雅悠,如此煽情的问题不该问孩子,更不能用这方法争取孩子的心。虽然他是父亲,他天天渴望妻与子重投怀抱。
他知道这两位情敌常送礼给儿子,这个可不能落后,他问儿子最喜欢什幺玩具?
“我是想要一个洋娃娃。”
“妈咪的百货公司的洋娃娃最漂亮了,妈咪一定带了很多洋娃娃回家给你。”
“一个也没有。妈咪说:男孩子不应该玩洋娃娃。可是,叔叔,我真的好想有一个洋娃娃。”
“或者叔叔买一个给你。”
“现在就去吗?”
“不行!我先要问过妈咪,听听妈咪怎样说,当然我会代你求情。不过,要是妈咪真的不高兴,叔叔就不能买。叔叔不会做妈咪不喜欢的事。偷偷做也不可以,你明白吗?”
“我明白,你听妈咪的话,你乖,所以妈咪疼你。”
“谁告诉你妈咪疼我?”他真心花怒放。
“没人告诉我。你乖嘛!妈咪当然疼你-!”
“以前妈咪很爱我,唉!现在不同了。孩子,时候不早,回家吧。”
※※※
亚桂等在门口,大概一直在露台守候着。
力祺看见她便问:“三年没见了,亚桂,你好吗?”
“托少爷福,亚桂很好,少爷呢?”
“家里没有了少奶和小少爷,根本没快乐没幸福。看我,又苍老又憔淬。”
“怎会?少爷一表人才,消瘦些是真的。有家室,总是好。”
“刚赶及小迪洗澡时间。”力祺把小迪转过亚桂怀抱:“小迪,洗澡了。”
“叔叔不要走,你等我洗澡。”小迪的小手抓住力祺。
“但叔叔……”
“得啦!得啦!你不洗澡叔叔以后不带你去玩,”亚桂哄他,边走进去边说:“少爷,随便坐,露丝会来招呼你。”
“叔叔,”小迪还在叫:“等我!”力祺一直看着他进浴室,他把买给雅悠的东西交给菲佣便告辞。
力祺回家洗了澡,便躺在床上等雅悠的电话,一面在想着小迪。
如果三年前他不是想歪了做错事,今天一家三口已经团聚享受家庭之乐了。
唉!真该死,自作孽!
电话铃响,力祺忙拿起电话:“雅悠,你回来了。”已经十二点。
“刚回来,衣服还没有换。”电话里传来雅悠娇甜的声音:“小迪洗完澡出来哇哇叫,他说你答应等他。”
“我是想等他洗完澡陪他睡觉,但你只是批准我接他下课和他出外玩。可没说过我可以留下来,一直陪他入睡。”力祺也知道儿子会不开心:“你说过要被疼爱和受尊重,未得你同意的事我不敢做。小迪没哭吧?早睡啦?”
“没哭,只是不开心,闹了一会就睡了。你真有本领,他连亚桂都不要,竟然肯跟你。”
“这大概就是父子心灵相通,那一点潜在的天性。”
雅悠顿了一会没说话,可能怕接上口,一会才说:“小迪说今天玩得很开心。”
“是的,他和你一样喜欢放风筝、跳飞机和吃雪糕。啊!雅悠,小迪想要一个洋娃娃,但是他说你不肯给他。”
“没道理嘛!男孩子都喜欢玩枪、飞机和电子玩具,他偏像女孩一样,老想要洋娃娃。”
“不要怪他,那是遗传。”
“遗传?我小时候也不常玩娃娃。”
“但我喜欢洋娃娃,大概受了父亲的遗传。”
“好吧!我明天挑个洋娃娃带回家。”
“不!我答应过小迪,先向妈咪求情,妈咪批准,我便给他买一个。”
“给足我面子,好吧!由你送给他。”
“时候不早,你洗澡睡觉,明天还要上班。”力祺关心她。
“你等电话也等累了,晚安。”
“晚安。”力祺向电话吻了一下,抱着电话,很快就睡熟了。
※※※
力祺一大清早就来了。他要带雅悠和小迪去拍照、拍电影,因为他家只有三年前小迪的婴儿照,雅悠也大不相同。
雅悠穿套粉红色的运动装,粉紫意大利运动性,粉黄运动袜。长发束起扎了条马尾,上面一束黄丝带。雅悠那牛奶般白嫩的脸蛋上脂粉不施,清纯得像个娃娃。
力祺轻抚一下她的面颊说:“又像个BB女。”
“嗳!打回原形啦!”她俏皮的叫。
“本来已经很好,近年就更出色。前天上夜总会消夜看表演,你明艳高贵;今天去游山玩水,你青春活泼。不同场合不同美态不同形象,十全十美。”
“口甜舌滑。看,真正活泼的小肥孩来了。”
小迪穿一条七彩图案的吊带短裤,纯白T恤前一只粉红色小猪,蓝白靴鞋,白色三个骨袜,头上一顶蓝白鸭子帽,摇着两条肥手臂,由里面跑出来。
力祺走上去抱起他先转几个圈,小迪笑个不停。
力祺一手抱住儿子,一手拖起雅悠:“我们出发啦!小迪,跟桂姐说再见。”
小迪用五只胖手指按住嘴,给亚桂一个飞吻。亚桂笑得眼睛都睁不开——
整个早上,力祺、雅悠、小迪到处拍照,司机帮忙拿活动摄影机,把一家三口的幸福、美满全拍进镜头。
下午力祺和他们到香港仔吃海鲜后,便到英美俱乐部,教小迪游泳和玩回力镖。
雅悠也很喜欢玩回力镖。
在那儿吃过美味而丰富的法国餐,小迪玩了一整天也疲倦了,于是力祺便先送小迪回家,准备放下他,换过衣服再去看电影。谁知小迪拉住力祺不放。
“小迪,乖,玩了一天,浑身汗。”雅悠哄儿子:“桂姐给你洗个澡舒服舒服。”
“我去洗澡,叔叔就会溜走,我要守着他。”小迪伏在力祺的腿上不肯离开。
力祺看了看雅悠,不知如何是好,当然儿子讨人喜欢他是疼进骨髓里,但他不敢对小迪有任何承诺。
“如果小迪乖,去洗澡,叔叔就在你房间等你。你不去洗澡,叔叔马上走。”雅悠说。
“真的呀?”
“妈咪有没有骗过你?”
“叔叔?”小迪望住力祺。
“叔叔最听妈咪的话,妈咪叫叔叔留下,叔叔不敢走。”
“桂姐,洗澡-!洗澡-!”小迪欢呼着跳上亚桂的怀里。
力祺看着儿子好开心,忽然想起:“雅悠,不能看戏了。”
“你介意?”雅悠想起三年前。
“怎会?只要和你在一起,做什幺都开心。我是怕令你扫兴。”
“我才不会,儿子至上,况且是我答应的。看你,一身的尘,到我房间洗把脸。”雅悠说:“不要把泥沙带到孩子的卧室。”
力祺第一次进雅悠的房间,雅悠给他准备好洗脸的水,力祺洗脸,雅悠也进了浴室。
力祺由洗手间出来,参观一下雅悠的房间;精致、雅洁,床头只放着她和小迪的相片。
“房间很简陋,没你家豪华。”
“但温暖,我喜欢这儿。最初我以为有三张相片,齐家卓、邓公子和我。现在看见只有一张,很高兴。”
“喜从何来?”
“因为,证明小迪在你心中占第一位。而小迪是我们的儿子,表示我最有希望。”
“嘘。”
“不要让人家听到,怕不公平?但这是事实。”
“对呀!还有许多事实。比如,你把我当菱姐姐的影子,人一生只能爱一次,你从来没有爱过我,以后也不会,甚至后来生了儿子仍然不当我是林家媳妇也是事实。”
“雅悠,你终于把这口气吐出来了。”力祺关上房门.用两只手环抱她的腰,她挣扎一下,但力祺死不放手:“你继续骂我、罚我,打我……”
“我没有这个气力,刚才真失仪。”雅悠别过了脸。
“你就当以前的林力祺死了,现在这个是新生的。我坦白向你承认,你才是我第一个初恋情人,也的确只是发生在我们分开又重逢的那一天。我详细检讨过我由始至终没有爱过谷菱。我仍然坚持人一生只能爱一次。所以,我现在爱你,将来爱你,一生一世。”
“你以前追求我的时候,也是天天说爱我,对我万般的情,千般的痴。谁知道一结了婚,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人家的影子、泄欲工具……哎!我不说!”
“是我该死,又是头号色魔,对一个没有爱的人便只有欲。现在不同,只要心里有爱其它都不重要。你怀孩子,和小迪出生后对你的种种冷淡,将来我会加倍补偿。我会很疼爱你、很珍惜你、很尊重你。”这些话力祺藏了很久,巴不得全部倾出来:“其实你离开也好,否则我死也不知道自己原来爱的是你,更不知道你对我何等重要。小迪又是多幺可爱。雅悠,打令,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的,除了你我谁都不爱。”
“太难。”雅悠摇着头:“离开你的第一年,我痛不欲生,每晚抱住小迪哭,想着你无情无义。我由英国到法国、法国到意大利,没有一天不想你恨你。直到去美国,时间长了,又忙着应付大量功课,我终于逐渐把你忘记。回来时,我对你无恨也无爱,眼中根本没有你这个人。为了小迪,我愿意和你做个朋友,因为你始终是孩子的父亲;但我曾经受骗,到了今天,我仍然不相信你真心爱我。”
“你要我怎样做你才相信我深爱着你?把心挖出来给你看好不好?”
“好呀!行动比说话有力一百倍。”
“好吧。”力祺放开雅悠去翻各个桌面。
“你想找什幺?”
“找刀呀,把心剖出来……”
“发神经,人没有心会死的。乱讲,喂!那指甲锉很锋利的……”
“死有什幺可怕?你不肯相信我,我生不如死。”力祺把锉子抢过去,热泪盈眶,颤声说:“没有你,我会死,其实我早就该死了。”
雅悠心好慌:“如果你真有一点爱我,如果你尊重我,把锉子放下。要不,以后我不再见你。”
“雅悠……”
就在这时,有人轻轻敲门。
“你别胡来,八九是亚桂,你吓着她也吓病孩子,挤点笑容啊!我去开门了。”
站在门口的是个小人儿,穿套绿色间条丝睡衣,脚上一双毛睡鞋。
八九是亚桂替他敲门,然后知情识趣地走开了。
“叔叔真的还没有走?”小胖子嘻嘻笑。
“妈咪把他关在房间里,他走不得。”
“妈咪好办法。叔叔,你哭呀?”
“没有。”力祺笑着过来抱起儿子:“唔!好香!睡觉-!你的房间在哪儿?”
进BB房,力祺把小迪放下床。小迪交抱着双臂:“叔叔说故事。”
“说故事?”力祺看着雅悠。
“还是由妈咪来说吧……”
“不要!今天叔叔说,明天妈咪说。叔叔,快说呀!我不要听白雪公主,我要听外星人。”
力祺凑近雅悠耳边:“老牛拉琴,我怎会说故事?”
雅悠耸耸肩:“为人父母真不易,并非为赋新诗强说愁。”
力祺开始说故事,最初雅悠还忍得住,后来索性躲在椅子里掩口笑。
力祺上气不接下气,直至看见小迪眼皮垂下来,两条肥臂也滑落身旁。
“孩子睡了。”力祺回头看见雅悠的样子,自己也忍俊不禁,捏一下雅悠的下巴:“笑!我累死了。”
雅悠起来替小迪盖好被子,拨好头发,拉上床围栏,调校好冷气,拉上窗幔,再回头把力祺买给他的新洋娃娃放在床头,力祺弯腰轻吻他红扑扑的圆脸。雅悠关上灯。
“还剩一盏呢?”
“床头的灯不能关,关上了他半夜醒来会哭的。”
一切妥当,才关上房门。力祺吐了一口气,带孩子不容易。
“你忙了一天,回家洗澡睡觉吧。”
“我想和你多聊一会,你还不肯信我呢,我放不下心。”
“你再不走?还有,你再拿刀拿叉的,以后就别再来找我了。”
“好吧!别生气,我马上走。”
雅悠瞟他一眼,送他到门口。力祺挽住她的腰,偷情似的在她唇上吻了一下才离去。
※※※
雅悠接小迪下课,看见他鼻红眼红,便心痛的问:“小迪,你哭过?”
“MissNewton罚我和胡子平站课室门口,因为我们打架。”
“打架?你怎可以和小朋友打架?他打你,你告诉Miss,不准回手。”
“是我先打胡子平。”
“原来是你犯事,你为什幺打人?”
“上星期胡子平说我不是好孩子,因为我没有爸爸,人人都有爸爸,全班就是我没有。我告诉他我有许多叔叔。”小迪呼呼的:“今天胡子平骂我,没有爸爸的人是坏孩子,妈咪有许多叔叔,妈咪是坏女人。我听了就打他,他又打我……”
“小迪。”雅悠蹲在地上抱住儿子,泪向肚中流。
“妈咪,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爸爸?我不喜欢胡子平骂我,但我答应了Miss,不再打他,如果我没有爸爸……他还会骂我的。”
“你明天回去告诉胡子平,你有妈咪,也有爸爸?”
“妈,我真的有爸爸?”小迪揽住母亲的脖子:“谁是我爸爸。”
“邓叔叔、齐叔叔、林叔叔,你喜欢哪一个?”
“林叔叔。”他想都不想。
“是不是因为他和你一样姓林?”
“是呀!我们都姓林,多好。”小迪笑了,刚才还含住一袋眼泪:“我明天告诉胡子平,林叔叔是我爸爸。”
“不,不,妈咪没说是林叔叔。”
“妈咪,就要林叔叔吧!小迪喜欢林叔叔。”他摇着母亲求着:“Miss说我再打架就不要我上学了。”
“我明天跟校长说替你调班,以后看见胡子平便老远跑开。”雅悠抱起儿子:“我们回家。妈咪还有许多工作……”
雅悠好烦,她忘掉力祺,齐家卓便出现,她想过离婚后嫁齐家卓。她对齐家卓比对力祺有信心。如今她已是女强人,不能再失败。
※※※
星期天推了所有约会,带儿子回家探望父亲继母。莫依芙看见宝贝孙儿便要带他去吃叉烧包。离开酒楼时碰见许玉娴,莫依芙请她回家吃饭。玉娴想和雅悠先去逛街,傅庆坤夫妇,便带孙儿回家。
玉娴大学毕业后,已经是一间机构的行政助理,下半年公司还会派她去美国深造。
和老朋友在一起,雅悠不再隐瞒自己的心事。
年纪渐长,玉娴已经不再是以前那口没遮拦,直言直语的女孩子。
“小迪的幸福固然重要,但是,如果你没有幸福,将来家庭不完美,小迪一样过不好,所以最重要还是你自己。”
“家卓爱我,也爱小迪,力祺未再加入前,我们三个都很快乐。”
“你由美国回来,也说过找到真爱,结果你和力祺一面闹离婚一面又在一起,连我这个第三者也糊涂了,”
“他拼命追求我,谷菱要我给他一个机会,他毕竟是小迪的爸爸。”
“你到底爱齐家卓还是林力祺?”
“我也不大清楚,我是准备嫁家卓;但力祺又曾经是我的丈夫,完全忘情是假的。”
“你怎幺这样糊涂?”王娴摇摇头:“他们两个当中,谁对你好些总有分别吧!对了!还有邓公子呢?”
“他早出局了,没时间应酬。我清楚知道家卓很爱我。但似乎力祺又全面一点,小迪的影响很大。”雅悠叹气:“他以前追求我,也是情深一片,谁知道结婚以后我竟然变成了名贵宠物,他的心还在那个有夫之妇的身上。”
“我明白了,你怕他演技太好,你两母子一回林家,你又再变钻石笼里的金丝雀!对吗?”
她们正经过一些高级衣店和宠物店:“像这些。”
“我对他就是没信心。”
“你们俩进展得怎样?”
“他对我们两母子很关怀,很周到,表面上是一家三口幸福的模式。”
“我说的不是表面模式,你明白。”
“没什幺,”还带点少女娇羞:“拖拖手、吻吻脸、拥抱一下……”
“两小无猜?以前他认识你几个月便在酒里加料,”
“现在他自己连酒都戒了。”
“上次酒会我和他聊了一阵,他说只喝香摈和啤酒、鸡尾酒的酒精多了也不喝。”
“他自己说因为喝酒失去了我,是为我戒酒。他对我规规矩矩,说是尊重我,我不喜欢的他不做。又对我说如今才发觉真爱可以控制情欲。所以他对我没有进一步的要求。”
“问题的结论:第一,你以前死心塌地的爱他,如今感情冷了,又有距离,你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仍深爱他、需要他;由于他不敢亲近你,你也不敢确定他是否真爱你可以完全没有欲念。所以,你们两个人也接受考验。若你仍然爱他,他能够改变,爱你的人比爱你的身体更多,你们应该是天生一对,是否?”
“唔。”雅悠点点头。
“听他老提小迪,似乎蛮疼他,”
“那小东西才爱他老子。”
“父子情深,血浓于水呀!我看他也变了些,踏实了,专注了,没那幺浮。”
“奇怪,玉娴,甚至亚姨对他都有好感,常替他说好话。”
“别人对他好,是他先对人好。像上次酒会,他竟然向我道歉,要求原谅,我认为没这个必要。以前我对他也有成见、不友善。他就说:‘玉娴,你对我怎样没有关系,我爱雅悠就应该尊重她的好朋友。’我听了反而难为情,咳!我最欺恶怕善。”
“你是说他变了。”
“他对我们这些外人好不好,没有关系,最重要是他是否真心爱你,是你要和他过一辈子。同时,你到底爱谁多一些?姓齐?姓林?那要你自己去实验求证。”
※※※
力祺、雅悠、小迪一家三口从外面回来,因为亚桂今天要上大屿山听经吃素。雅悠便要亲自替儿子洗澡。至于菲佣,小迪怕她皮肤黑,不大肯接近她。
小迪贪玩,把雅悠弄得一身的水,力祺自告奋勇替小迪穿衣服,叫雅悠去洗澡更衣。
力祺手忙脚乱的为小迪穿上睡衣、睡裤,他还是第一次为小孩穿衣呢!小迪吵着要看他们前几天拍的录像带,力祺告诉他要等妈咪。准备好一切,力祺把小迪抱在怀里。
雅悠出来,穿件粉红色束腰带花的真丝晨褛,一双高跟拖鞋,鞋头一个粉红色的娇俏毛毛球,走起路来婀娜多姿,充分表现女性的魅力。
力祺一直看着她,然后拖她的手让她在身边坐下。
睡袍衣襟分开,露出里面的同色睡裙。她就像被粉红色包围着的公主,很美。
“叔叔,看小迪翻跟斗。”
力祺关上大灯,只留下两盏地灯,然后用遥控器开了电视。
画面全是小迪古灵精怪的样子,还一本正经的唱“小小世界”。力祺扶住他玩前翻后翻;雅悠和他赛跑,他赢了哈哈笑。
小迪一面看一面笑,因为父母故意让他上镜做英雄,所以他很开心。
力祺突然听不到笑声,低头一看,小迪原来已经睡过去了。
“我抱他睡觉。”力祺悄声的,连灯也不敢开,原来已经十点半,菲佣也睡了。
“要不要我来?”雅悠轻轻的。
“你继续看,下面都是你的。”
力祺拍拍她,把儿子抱进房去。
他把小迪抱到床上,盖上被,拉上围栏,调较了室内气温、拉上窗幔,再回头看儿子,把娃娃放在枕边,吻吻他的苹果脸,关上灯(除了床头的小灯外),然后关上房门。
走出来,再次回到雅悠身边,雅悠正笑得前仰后合。
力祺跪地扮狗吠的样子奇趣无比,力祺也忍不住笑:“谁拍的?我说过不要拍,都是小迪,他撒娇要我扮狗……”
“我拍的,哈……准备你开高峰会议时拿去放映,哈……”
“我完蛋了!我完蛋了……”
雅悠笑得倒在力祺怀里,力祺捏她的脸:“你好顽皮,儿子都像你。”
雅悠还是笑,长发散在力祺的臂上,雅悠实在娇憨诱人,把力祺整个吸引住。他抱住她亲了她一下,有点怕,看看雅悠,雅悠的眼神很温柔,他用另一角度吻深一点,雅悠已娇羞地垂下眼皮,力祺放大胆子,紧抱着她热烈亲吻。
雅悠虽然和他有夫妻关系,而且有了儿子;但是,力祺从未这样投入、痴迷、陶醉,或者是第一次吻自己心爱的人。
两个人热得像一团火,浓到分不开,突然力祺放开她一点点,回口气问:“打令!再次嫁给我好不好?”
雅悠满面绯红,她用劲摇一下头:“我还没有想过……和你复合。”
力祺眼神一抹失落,只一会,他轻吻她的红唇,抱起她让她坐好。
“你不是想要我吗?”她轻声问。
“是的!但我不想勉强你!我说过尊重你,所以要控制自己,不能冒犯你。”
“不开心?有点烦你?”
“以前有同样情况我会很烦躁,想扔东西发泄;但奇怪,刚才我只不过有一点点失望。”力祺伸手揽着她的腰:“现在又很开心,因为我们感情进步了,而且证明真爱可以没有肉欲。”
“真的?”
“难怪你不相信,以前我表现太差,在你眼中简直是个色情狂。那是因为我想歪了,以为夫妻必须灵欲一致,既然你是我妻子,我当然要享受丈夫的权利,那是心魔,把我害死了。幸好,过去无论婚前婚后,除了你我从来未和任何女人发生过灵或欲的关系。现在更不可能了,因为我爱你,别的女人,我根本看不进眼里更别说要我碰她们。”力祺握起她的手吻她的手指:“现在最重要的,是怎样争取挽回以前你对我的爱心,而不是占有你。”
“你也知道我以前很爱你?”
“一直都知道,也知道你现在对我的爱情已经没有那幺深。以前是你爱我,我不懂得接受;现在是我爱你比你爱我多。我想,大概是那位齐先生吧。”
雅悠低首无语,她不敢说她一点都不爱齐家卓。她不是个无情的人。
力祺一直看着她的反应,很忧心!
※※※
雅悠和齐家卓吃晚餐,她看来无精打采。
“雅悠,”齐家卓把手盖在她的手背上:“最近你瘦了,不大开心,是不是我和林力祺令你困拢?”
雅悠顿一顿,终于点了点头。
“不用为难,你可以重投林力祺的怀抱。”
“怎幺可以?我曾经……”
“你曾经暗示过,等你办妥离婚,会和我一起生活。”其实这些日子,齐家卓是有苦自己知:“但你想不到,你离去后力祺才知道他是多幺爱你,他又重新追求你。虽然你不想接受,但是,他毕竟是你的初恋情人,更何况你一向念旧。”
“怎幺办?”雅悠呼了一口气。
“我退出。”
“那怎幺可以?对你太不公平。”
“只要你婚姻幸福,一家团聚。”家卓默然神伤:“我如同身受。”
雅悠眼眶一热,喉咙哽着说不出话。
“我活该的,我们从小认识,我爱你在力祺之前,但我太自信,不懂得掌握机会,否则,我们的感情会一帆风顺,你也不用受那幺多苦。”家卓握着雅悠的手:“我了解你,我不会怪你负情。况且,我和力祺,你始终要选一个。不要因为我破坏一个大好家庭。小迪很需要力祺,到底父子情深。”
“家卓,我心很乱,带我离去。”雅悠快要哭出来了。因为家卓处处为她设想。她感动得要以身相许。
※※※
“雅悠。”力祺入屋便看见雅悠静静的坐在客厅一角。亚桂奉过茶便马上回BB房。
“一袋宝石。你看,各种颜色、不同形状,你可以拿去设计新首饰,看看哪一位太太小姐好运。”力祺常会东托西托,只要雅悠略为透露需要什幺,他便会在第一时间为她办妥。
“力祺,我想跟你说些话。”雅悠没心情去理会自己的兴趣和嗜好,她一夜没有睡过,又用大半天时间说服儿子。
“什幺事?你说吧。”
雅悠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我不想继续周旋在两个男人之间,我很累,所以,我必须作出一个选择。力祺,我希望离婚后移民到澳洲。”
“啊!”力祺整个人瘫软在椅子里。
“对不起!力祺,我……”
“不用解释,我尊重你的选择。”力祺抖擞精神,当自己被判“死刑”,他用以往在商场上的强者态度去应付,表现不俗。
“我知道小迪很爱你,而你也很爱小迪,我不忍心拆散你们。所以,我把小迪交回给你。”
“失去你后,我的确很需要小迪,感谢你为我想得这幺周到。”
雅悠进房去,不一会把小迪带出来。
小迪一看见力祺,便奔过去:“爸爸,爸爸,小迪有爸爸了。”
力祺抱起儿子,惊喜交集。
“乖乖的跟爸爸回家,嗯。”雅悠早已学会抑制自己,虽然她实在舍不得自己的亲生骨肉、相依为命的心肝宝贝。
力祺一面接过雅悠送来的小皮箱,一面痛苦地凝视雅悠,今天一别,不知道何日再相见!
雅悠垂下眼皮含住了泪。
力祺牙关一紧,对儿子说:“小迪,我们走吧。”
“妈咪,妈咪……”小迪伸手去拉母亲。
“你答应过妈咪什幺?你不要爸爸了?”雅悠一面开门,一面哄儿子。
力祺匆匆把儿子抱走。一直把小迪抱上汽车,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掩面饮泣。
“爸爸不要哭,爸爸乖,不要哭……”小迪伸手去拉父亲的手。
“儿子。”力祺把小迪拉进怀里,放声痛哭。
爸爸哭,儿子也哭。力祺怕吓坏儿子,他连忙擦去眼泪。为儿子抹把面,替他扣好安全带,挤着苦笑对小迪说:“回爸爸家,啊!”
※※※
周伯看见小少爷很意外,也很开心,谁看见个漂亮大娃娃不着迷?力祺吩咐他明天请人来为小迪装修一间套房,这几天,父子俩暂住一房。
晚饭后,力祺抱着他看电视,小迪不断的问:“妈咪是不是不要我们了?”
“不是!妈咪和齐叔叔要出国办事。”
“妈咪什幺时候和我们一起住?”他黑宝石似的眼珠子。十足像他母亲。
“要……过一些时候。”他吻吻他的眼睛。儿子不单只漂亮可爱,还有母亲的影子。
“为什幺我有妈咪就没有爸爸?有爸爸又没有妈咪?我想带你们去见胡子平。”
“因为……”力祺没有办法回答这个令人肠断的问题:“你很想妈咪?”
小迫不断点头,扁扁红唇。
“我把你送回妈咪家,你和妈咪齐叔叔一起住,好吗?”力祺轻抚他的苹果脸。
“不要!我不要齐叔叔,我要爸爸。”他想了想,一字一字的说:“妈咪叫小迪陪爸爸,不要令爸爸寂寞。妈咪说:‘爸爸只有一个人,没有人理他,好可怜的!’”
听者心酸,力祺把儿子紧紧拥抱着。
“爸爸,不看电视了,我想睡觉。”
力祺抱儿子上楼,到卧室,把他放在床上,替他盖好被,拨好头发,吻吻他。
“我要和爸爸一起睡。”小迪拉他。力祺便顺着儿子躺下。
不一会,小迪睡着了。力祺轻轻坐起来,望住儿子,无限感触、哀伤。
他很高兴得回儿子,但是,他更需要雅悠。他爱得她很深、很深。
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局!
“妈咪,我要妈咪,呜……呜……”
“小迪!小迪!”原来小迪做噩梦,他一身的汗,一面的泪水。
力祺抱住儿子没有放过手,但他还是一整个晚上又哭又叫——他太想妈妈。
第二天,力祺抱着小迪,拿着皮箱,回到雅悠的家。
“力祺,怎幺了?”雅悠看见力祺两只熊猫眼,儿子眼肿面青,把她吓了一大跳。
“小迪睡不好,一整夜做噩梦喊着要你。”力祺把儿子送回雅悠怀抱。他疲累地坐在椅上叹息:“儿子还太小,需要母亲的爱护。他不能离开你,所以,我把他送回来。”
“但是,你……”
“我知道你忍痛把儿子给回我,是怕我孤独、寂寞。”他惨笑:“我活该的,这是报应。”
“不要这样说。”雅悠拨着儿子的头发。她不是不知道,力祺母亲已死,父亲不谅解他,身边真的没有半个亲人:“小迪真的很喜欢你。”
“我也很爱他,既然我爱他,就得为他的幸福着想。雅悠,小迪暂时跟你,等他大一点,懂事了,再由他决定跟谁。”力祺想了一晚,想得很通透。
他站起来,打开小皮箱,把一个盒子拿出来,交给雅悠:“我把这个带来给你。”
雅悠不肯接,她认得出:“那是你妈妈的首饰箱,为什幺给我?”
“这是妈给林家媳妇的传家之宝。你曾经是林太太,我妈妈的儿媳妇,林小迪的母亲。不给你给谁?”力祺放在桌上:“除了签离婚书,我们没有机会再见。今天你不收下,改天我要送去飞机场。”
“应该留给你将来的太大。”
“将来?”他又惨笑:“我不会再结婚,我始终坚持人一生只能爱一次。我等着儿子长大……”
彼此都难过得说不出一句话。
力祺吸口气,来到小迪面前,疼惜地捧起儿子的脸。眼睛、鼻子、嘴唇一一吻遍过:“以后要听妈咪的话,代我照顾妈咪……”
“爸爸,你答应明天和妈咪一起送我上学去见胡子平的。”
“噢。”力祺从外衣袋内拿出一张相片,对儿子说:“你把相片给同学看,这是妈咪,这是爸爸,这是小迪,别的小孩有的,你都有。相片放好了,嗳?”
他再看妻子一眼,雅悠心碎的回望他,他颤着手抚抚她的脸,然后转身便往外走。
“爸爸,你不要走!”小迪尖叫:“爸爸呀……”
力祺站着,几乎一分钟,终于他硬着心肠继续走他的路。
“妈咪,不要让爸爸走……”小迪跳下地,雅悠抓不住他,他跑,也许跑得太快,也许看不清楚,一骨碌便仆倒在地上。
“小迪!”夫妇不约而同的惊叫。一个急转身;一个奔向前,同一时间扑上去拥抱儿子。
三个人的脸都被泪水蒙住了!
小迪一只手揽住母亲,另一条手臂绕住父亲的脖子:“爸爸不要走,我要妈咪,也要爸爸。妈咪,妈咪,帮小迪拉住爸爸。”
雅悠缓缓的把手按在力祺的手背上,力祺张开怀抱,把心爱的妻子和儿子,紧紧拥进怀里。
(完)

上一章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